第七章 碎衣狂魔

作者:回帖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大概过了半分钟,风停了。笔~趣~阁www.

裙摆受到地心引力,慢慢地往下落,露出了一脸懵逼的缪思诗,和一脸傻x的郑飞。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两人莫名沉默起来。

“完了,尴尬了!刚刚我还说什么都没看到,这下真的是什么都看到了!”郑飞眼睛滴溜溜地眨着,每次到了非常尴尬的时候,他总会有这个坏习惯。

然而缪思诗怎么可能知道这是他的坏习惯,她只觉得对方眼神不怀好意,原本对他拥有的好感也瞬间降到了冰点。

她已经没有想继续说话的欲望了,她长吐了一口气,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轻声道:“不好意思,我该走了!”

说着,她就转过身,朝着女生寝室的方向走去。

郑飞叹了口气,想到【幸运果】毕竟增加的是幸运,而不是姻缘,内心不免感到无奈,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抱过校花,看过她全身的人啊!

想到这,郑飞有不禁得意的搓了搓鼻子。

然而就在这时,郑飞突然发现缪思诗的鞋带开了,而缪思诗本人却浑然不觉。

这样下去她可能会摔倒!

郑飞想了想,便上前几步,伸出手,正准备拍她肩膀,提醒她一下,然而就在这时,【幸运果】又开始发威了。

只见原本匀速行走的缪思诗莫名其妙跨了一大步,刚好躲过了郑飞的拍肩。

郑飞的手刚落到一半,差之毫厘地错过了缪思诗的肩膀。

出于本能,他快速地向前冲了一小步,然后拍了过去。

然而不知道是月色昏暗,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郑飞居然隔着她背部的衣服,把一根带子抓在了手中。

而这根带子,郑飞想都不用想,这正是胸兆背后的带子!

瞬间,缪思诗只感觉胸口一紧,然后发现好像有人抓住了她胸兆的带子。

顿时,她停下了脚步,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而郑飞手中抓着带子,也同样进入了懵逼状态。

这……

郑飞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此时尴尬的心情,然而诡异的是,两人居然就这么维持着一停,一抓的沉默中。

滴答!

滴答!

滴答!

足足过了三秒钟,郑飞突然回过神。现在可不是尴尬的时候,我的手里还捏着别人的带子呢!我得赶紧松开解释啊!

想到这,他连忙抽回了手。

只听“啪”的一声,背带打在了缪思诗的背部,传来了响亮的拍肉声,同时郑飞还看到原本扣紧的背带,由于强大的反作用力,居然“咔”的一声,断了!

是的,断了!胸兆的带子断了!

缪思诗回过神,“啊”的一声,连忙抱胸,捂住向前滑落的胸兆,同时转过身,双眼冒火地怒视着郑飞。

郑飞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想提醒你一下你的鞋带开了!”

缪思诗根本不听郑飞的解释,要知道能干出这种事的绝对是超级变态啊!而且更可怕的是自己居然还对他曾生出好感!天啊!我眼瞎了还是吃错药了吗!

她沉着脸,抱着胸,愤怒的说道:“不要你管!变态!”

说起来,作为完美女神的缪思诗,她从有没过骂人的经验,即使对方再怎么惹怒她,她也从未像今天这么愤怒过。她感觉自己就快崩溃了,自从见到了这个变态,还没说满5句话,就经历了拥抱、被狗扑,被风吹裙子,被拉断胸兆带子这么多的事情。难道他是我命中克星吗!或者说今天我中邪了吗!

她已经无力再吐槽了,也不想再和这人扯上关系了。

她疲惫地就转过身,刚准备离开,然而就在这时,一只脚却突然踩在了鞋带上,瞬间失去了重心。

“小心!”

郑飞原本处于自责状态中,内心还有些失落,但是见到缪思诗快摔倒了,表现的机会来了,于是眼疾手快,连忙上前扶了过去。

然而【幸运果】的威力哪是她和郑飞能料到的。

只见缪思诗莫名其妙扭动身体,180度翻转了过来,而郑飞原本能抱住缪思诗,但是由于她的翻转,两人失之交臂。

眼见着缪思诗快要跌倒在地上,郑飞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衣服。

“嘶啦!”

一声脆响传来。

只见缪思诗跌倒在了地上,而她身上的连衣裙,居然从肩部一直裂到了裙子根部。

一件衣服基本上就被郑飞扯了一半!

而这事还没完!由于刚才胸兆背带断裂,郑飞居然把缪思诗的上半身看的一干二净!

缪思诗屁股坐在在了地上,疼得喊出了声来,很显然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是多么糟糕。

而郑飞虽然大饱了眼福,但是这事却是他干的,真的要解释绝对解释不清。

完了!完了!完了!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脑门急的出汗,握着撕裂的一半衣服,郑飞彻底凌乱了!

不难想象,这事捅出去,他绝对要出大事啊!

告学校?被处分?这仅仅是个小事!

而最大的问题,却是眼前的女生不仅是个美女,还是个拥有无数脑残铁杆粉的第一校花,如果与她结了梁子,别说东理大学了,就连寝室里的老大和老四都饶不了自己。

要知道,老大和老四都是校花的脑残铁杆粉啊!万一被他们知道了这事,他难以想象今后会发生什么恶果!

大半夜用枕头捂死他?饮水机里下毒?带的饭菜里面加砒霜?半夜用剪刀让自己断子绝孙?

郑飞打了一个寒颤,他不敢想象自己到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就像一个热锅上的蚂蚁,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就在这时,脑海中灵光一闪。

对啊,虽然我认识她,但是她不认识我啊!只要让我逃走了,到时候天高任鸟飞,不就什么事儿都没了?

他低下头,看到缪思诗还未回过神,于是当机立断,立马扔下碎布,喊了声对不起,然后抬腿朝着寝室方向狂奔而去!

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郑飞一阵猛冲,眨眼间就拉开了缪思诗十多米远。

缪思诗只感觉一阵狂风呼啸,然后发现眼前这人居然跑了。

咦?他跑这么快干什么啊?

缪思诗回过神,突然发现那人手中扔给她的布料有些眼熟。

这和我衣服的布料不正是一个品种嘛!缪思诗笑了笑,突然疑惑起来。

他哪来的布料?刚刚还没见到他手里拿着布啊?

难道是?

缪思诗心中莫名惊慌了起来,她低下头,突然发现自己的衣服居然少了一半,这块布正是自己身上的!

而且最可怕的是,自己的小白兔居然露了出来!

难道他看到了!

缪思诗呆滞了一秒,陡然一声尖叫。然而叫了一秒钟,突然想起现在尖叫岂不是引来人围观?于是她立马停止了这愚蠢的行为!

回过神的她,心中简直快要怒到炸了。她抬起头扫了扫郑飞的身影,发现周围空无一人,而郑飞早就跑的影儿都没了。

她指着郑飞消失的地方狂吼:

“臭流氓、死变*态、人渣!本姑娘记住你了,今后千万别让我找到你,不然本姑娘弄死你!”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