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我能帮你

作者:回帖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郑飞不愿轻易放弃,毕竟这关乎到命运值的获取,他还想争取一下,然而还未开口,张医生却见他不愿离去的模样,原本和善的表情也变得阴暗了下来。

“我再说一遍,我这里不欢迎推销员!你给我出去!”他指着郑飞,同时对身边的学生道:“你们把他送出去!”

郑飞咬了咬牙,看到两名学生朝自己走过来,心中纠结起来。

以他现在的身体条件,别说两名学生,就算保安过来,也未必能让他离开这里。但是当他看到张医生厌恶的表情,他就知道张医生已经把自己当成卖假药的了。如果他不能展现【黑玉清宁水】的实际效果,他估计呆在这里也只会徒增张医生对自己的厌恶。

犹豫了几秒钟,郑飞便决定退出了问诊室。

问诊室内,学生小陈一边埋怨,一边把记录郑飞症状的笔记扯下,然后扔进了纸篓。

“哎,没想到这人长得这么文质彬彬,居然是个卖假药的!枉我记了这么多字!”

另一个学生小李耸了耸肩,道:“行了,少说两句!以后肯定会遇到这种情况,今天就算跟张老师长见识了!”

张医生摇了摇头,道:“等你们两个入了职,一定要分清推销员和患者,尤其是刚才那种推销假药的,见到了,一定要第一时间把他赶出去!”

“是,老师!”

张医生见到两人洗耳恭听的模样,满意地点了点头,表情也恢复了刚才的从容与和善,然后点击了叫号器,让另外一个患者进了门。

————

郑飞坐在皮肤科候诊室,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的目的至始至终都只有一点,不管是某宝网的价格限制还是推销给知名医生,他都是为了找到既能赚钱又能赚命运值的渠道。如果仅仅为了钱,他完全可以找制药商推介,又何必跑到医院受这份罪呢。

他原本以为只要让医生看到药的效果,他们就会为之折服。然而,他们一个个精得跟猴子似得,他还没开口,就直接把他赶了出去,这让他还怎么推销啊!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了陌生的手机铃声,一位阿姨进入了他的视线。

阿姨气质典雅、五官精致,看样子就知道她年轻的时候一定非常漂亮,然而此时她面色疲劳,眼袋乌黑,尤其脸上数十块硬币大小的黄色斑点,活生生地让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妈。

这应该是黄褐斑吧!

这种病通常由于内分泌不调引起的,尤其在更年期妇女中更是常见。

阿姨看着来电显示,表情显得有些紧张,吐出一口气,足足过了几秒,才接通了电话:

“喂,老公,什么事啊?”

她的语气温柔、绵长,而电话那头却传来低沉且不悦的声音,郑飞虽然离得很远,但是超越常人的听力却让他听得一清二楚:

“我今天不回来了,晚上加班!”

阿姨抿了抿嘴,原本平静的面容闪过一丝愤怒,接着又变成了哀求:

“老公,今天是饭饭10岁生日,你忙了这么久,最起码也要回趟家,陪她过生日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随后便冷声道:

“知道了,我让小丽把礼物送过来!”

话音刚落的瞬间,阿姨沉默了几秒,随即双眸闪过一丝氤氲,紧接着豆大的泪珠一颗颗落下:

“半年了,已经半年了!自从我得了黄褐斑,你就再也不关心我们娘俩了!伯强,你是我的丈夫,不是小丽的丈夫!你可以不要我,但是不能不要饭饭啊!”

她哽咽的哭了出来,而电话那头却一阵沉默。

“你知道吗,饭饭天天在家盼着你回来,没事的时候就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她想爸爸。她还画了很多你的画像,说等你回来要给你看。你知道我当时的感受是怎么样的吗?你知道当一个女人知道她的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而自己却又无能为力,她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吗?”

“你又在胡思乱想了!好了,别哭了!真是公司里面的事情!”

听到对方的解释,阿姨哭得吼了出来,惊得所有候诊室的人都把目光集中了过去:

“你就是嫌我难看了,你就是被狐狸精勾引了,你就是不要我和饭饭了!呜呜呜呜!”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然后直接骂道:

“够了!无理取闹!”

说完,他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阿姨哭的带雨梨花,脸趴在膝盖上一阵痛哭。

就在这时,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婶走了过来,拍着她的背说:

“妹子,别哭了,为了这种男人哭不值得!”

身后,另外一位中年妇女安慰道:

“是啊,妹子,听姐姐一句劝,像这种只看长相的男人,还是早点看开吧!”

阿姨没有回复,只是一个劲的哭。

她想起了结婚的时候,她为了孩子和老公,辞职在家相夫教子。虽然经济来源全部由老公支持,但是生活却非常美满。

然而自从半年前长出了黄褐斑,她期待的未来却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脸上数十块黄斑犹如挥之不去的噩梦,不管她吃药,涂药膏,甚至做手术,都无法去除。

医生告诉她,这病的源头不在脸上,而在体内,只有好好调理身体,这些黄斑才能根治,不会复发。

她安慰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看着越来越松弛的皮肤,以及越来越丑陋的容颜,她老公态度也从担忧变成了厌恶。

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与她对话的语气也越来越陌生,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愿亲近起来。

此刻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嚎啕大哭了。

“哎,作孽啊!”

两位妇女看着阿姨哭泣的模样,内心一阵心痛,毕竟这种事她们感同身受,太多男人有了钱就花天酒地,甚至在外面拈花惹草。

足足过了近十分钟,阿姨缓过了气。

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感谢两位安慰她的妇女,然而她的眼神却泛着一丝空虚的落寞。

就在这时,郑飞双眸露出一丝明亮的光彩,他走上前去,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姐姐,你好!我觉得我能帮你!”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