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木偶戏(四)【一更】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这些妓女真是恶心,简直就是社会的蛀虫”王朗转变他一开始笑呵呵的面容,眼神阴郁的说道。笔《趣》阁www.

林探长佯装同意的点点头,他发现,这个群里面的人全都是以王朗为中心,也就是说王朗是他们的头目,他说什么,这些人就做什么。就比如说,原本说说笑笑的大家伙儿突然听到王朗这么说也一本正经起来。

“林师傅,你觉得妓女怎么样?王朗主动凑了过来说道。”

林探长有着多年的办案经验,在心理战这一方面可不比眼前这个专攻心理学的王朗差多少。他知道王朗之所以这么问自己首先是要了解自己的想法,然后在再溃自己的心理防线,通过重新修筑自己对于妓女的看法来达到操控的目的。简单来说也就是相当于一种催眠吧。

知晓王朗心中所想的林探长依旧装作老老实实的模样,他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紧接着说道:“妓女,太恶心了,爹妈生养的不知道保守贞操,我自己也有个女儿,要是我知道我自己的女儿干的是这个我得气死过去!”

林探长敏锐地看到,在自己说完自己有个女儿的时候,王朗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欣喜,尽管他很快就隐藏了起来,但是这一瞬间的小动作自然是瞒不过神探老林的火眼金睛的,老林知道,这个王朗看来是要从“女儿”这个方面下手了。

“林师傅,女儿多大了?”王朗面容和蔼的说道,一边说话还一边不动声色的向着林探长身边靠近。

林探长注意到了这个举动,他选择做个“不动明王”,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亦不动!林探长从个衣服的内兜里面掏出一支烟,随后递给了王朗一只,王郎摆摆手拒绝了,于是林探长便自顾自的抽起了烟,一边抽着一边说着话。

林探长每说一句话,王朗便有意无意的晃了晃自己手中的车钥匙。而群里的其他人则三五成群的围在二人身旁有说有笑的互相攀谈着。

林探长脸上依旧波澜不惊的模样,但是心里已经惊涛骇浪了,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王朗真是个心理暗示的高手,如若现在在王朗面前的人不是林探长而是一名日夜辛劳的出租车司机的话绝对已经对这个王朗百般信任了!首先,王朗不动深色的想自己靠近,这个举动在有意无意之间拉近了两个人心灵之间的距离,增添了一种亲切感;随后他又不断的以“女儿”为中心找话题跟自己闲聊,可别小看了这些闲聊,对于一个夜以继日不辞辛劳的父亲来说,唯一能让他敞开心扉的就只有他的孩子了,两然在谈论女儿的时候其实已经在无意之间增加了王朗在自己心目之中的可信任度;最为危险的还不是这,而是王朗和他周围的这群人,周围这群有说有笑与自己无关的人将王朗和林探长二人包围了起来,这在新厉山就构成了一间封闭的“心理密室”而在这个密室里面只有王朗和林探长二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话题的深入,林探长对于王朗的信任感自然而然的会增加许多,最最严重的是,王朗看似无意的晃动手中车钥匙的这一动作给林探长制作了一个让心里安定接受别人所说的话的心理暗示,这就与催眠师在用钟表给人施加简单的催眠是同一个道理!林探长难以想象一个星期的如此高强度的心理暗示对于一个压力巨大,精神高度紧绷的出租车司机来说根本难以抵御的住!

林探长如今可以说是百爪挠心的感觉,他一面要装作自己已经上当,心中对于王朗的信任度增加,一面还要保持清醒,让自己不要被对方催眠。林探长之所以要如此做就是为了能够得到一句话,那就是王朗所下达的杀人命令,现如今,林探长已经完全肯定了自己的推理,缺的就是直接的,有力的证据!

一群人有说有笑,时间过得很快,林探长首先提出了离开的要求,王朗欣然同意,随后林探长便开着出租车在城区之中绕了一大圈之后回到了警局,他可是留了个心眼儿,万一这个王朗安排人跟踪自己,自己直接把车开到警局,那自己不就暴露了么!

不过尽管如此,林探长还是失算了,因为再上一次见过面之后,王朗便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林探长,林探长失算了,看来自己还是暴露了!不过时间在过去了一个星期之后,新一起妓女被杀案又出现了!林探长知道这时才知道,自己的如意小算盘落空了,这个王朗远比表面上要狡猾得多!但是现在还不能对他实行抓捕,因为这样一定会打草惊蛇,抓回来之后虽然之前的三个杀人犯一定会指认都认识他,但是被催眠、暗示的过程是他们三人主管接受的,这完全不能构成一个有效的证据!而又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刑事拘留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时间一般为十天,最长为十四天,而过了这十四天之后还没有证据就必须要释放这个王朗,到时候万一王朗离开案发地,那么这件案子岂不是就要让这三个冤大头的出租车以命抵命了!

林探长左思右想,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那就是先把这个王朗的底细打探清楚,随后再根据得到的资料进一步制定方案!

不得不说老警员的线人网真是厉害,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那个王朗的资料便放到了林探长的桌子上!从王朗七岁上学开始一直到现在在医院工作的所有资料应有尽有,足足有一本《三国演义》那么厚!林探长知道自己在没有得到上级许可的情况下便贸然行动是触犯了法律的,但是为了能够帮助段本善、肖俊毅和陈庆宇以及之后可能被抓捕的那个冤大头翻案!

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段本善的二审判决已经下来了,是死刑,由于他犯的案子跟女人有关,跟有可能在三八妇女节之前就执行了!而细细数下来距离执行的日子也不过就只有区区的十天左右了!

林探长仔仔细细的把王朗的相关资料阅读了一便,他发现有一个地方极为奇怪,那便是这里面诶有关于王朗母亲的记录,而王朗从小就被别人欺负,曾经有因为打架进过少管所,父亲也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去世,在那之后他便被叔叔一家收养,不久前他的叔叔一家又因为食物中毒进了医院,一家三口直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看来是成了植物人了。

林探长看完之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发现这个王朗还真不是一般人物,如果是平常的孩子的话经历了这种事情很有可能就破罐子破摔自甘堕落了,而他不一样,他竟然经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成为了社会的中上层人士!

就在林探长还在心里想着王朗的故事的时候,他的女儿夏瑶探头探脑的进来了,看着正在聚精会神的父亲,夏瑶大吼了一声!吓了林探长一跳,他下意识地将手那一摞厚重的有关于王朗生平的资料往桌子下面收去。

夏瑶看出了不对劲,她满脸狐疑不怀好意的笑着,一边笑一边向父亲靠近,嘴上还说着:“老爸~在偷偷看什么小秘密呢~”

林探长一见来人是自己的女儿送了一口气,随后说道:“你别跟别人说昂,我查了一下那个群主的资料,你看看吧。”

这资料上面有照片有名字,夏瑶拿起来一看脱口而出的说道:“这不是我的心理医生么,你调查他干嘛。”

林探长听了夏瑶的话眼珠一转,随后说道:“丫头,你还记得我上次给你打电话问你数字那件事么?”

“记得啊,对了爸!你是咋知道的!”

“我早上起来给你做了七道菜,又跟你说一星期七天你不好好吃饭,我在卫生间还摆了七个瓶瓶罐罐,而你要去看的心理医生又在七楼!我在问你问题之前向你做足了心理暗示,所以你能够想到的肯定只有七这个数字。”林探长说道。

“奥!爸!你真厉害!你从哪学的啊!”夏瑶惊讶的说道。

“我这不过是最为简单的心理暗示了,我现在认为,你的心理医生,也就是这个王朗,他就是这起妓女连环被杀案的罪魁祸首,幕后主谋!”林探长肯定的说道。

“爸,你可得有证据呀!”夏瑶自然是不相信自己的心里医生会做出这种事情。

“……”林探长原本还想跟夏瑶说明自己如此判断的原因,但是随后他又放弃了,因为他知道,在真相彻底水落石出之前自己的所有理论都只是猜想!他现在只能抓紧时间找到王朗的犯罪事实,不然谁也救不了段本善。

不过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段本善出事了。

“林老,你去看看吧。”

林探长知道,这个段本善看来是熬不住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