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木偶戏(一)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1976年?毛主席和周爷爷逝世的那一年么?”警校毕业的夏瑶倒是没把这些大人物的生辰和死亡时间忘记,她脑袋一歪,问道。笔?趣?阁www.

“对,就是哪一年,你还记得我跟你讲过得那个诡异的案子么?”林探长一边在地下室之中不停地翻找着,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常年未曾触碰过的过去的书籍上面落满了灰尘,它们都随着林探长的动作在地下室里面飞舞了起来。

夏瑶闻言埋头苦苦思索了一阵,随后只得无奈的摇摇头回答道:“不知道,我还真忘了那一年发生的案子了。”

林探长从层层压摞着的黄皮纸下面抽出了一本比《三国演义》还要厚重的皮夹子,这种皮夹子一看就知道是中国七十年代末期的那种特制的牛皮皮甲,在前后皮面的中心用一块铁夹子紧紧地夹住连接两块皮面的皮带。

不过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中间连接的皮带已经干瘪碎裂了,恐怕是被地下室里面的湿虫给啃食去了。林探长轻轻的吹拂去皮面上面的灰尘,随后小心翼翼的说道:“你可还记得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木偶案?”

一听闻“木偶案”这三个字,夏瑶不由得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因为这是他小时候最最畏惧的一个警察故事,她原本以为这是父亲哄骗自己的众多故事之中的一个罢了,不过当她在警校毕业,进入工作之后才知道,这则故事并不仅仅是一个睡前故事,而是一个确确实实发生过的案子!堪称是中国的“开膛手杰克”!

林探长把女儿叫过来,随后一点一点动作缓慢的打开了那一卷牛皮卷宗,一股书页发霉的特殊气味扑鼻而来,而随后映入了二人眼帘的便是那一张张泛黄的照片和照片旁的一堆黑色的小字……

1976年,丙辰年,这一年属龙的人按照算命的说法来说那真当是“五行沙中土,天上飞龙!”意思就是说这一年出生的人一生的命运都将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可是就在这样一个祥瑞之年之中却放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国家的领导人相继去世,“******”被抓住,结束了残害中国知识分子多年的**********,但是这些历史大潮的背后却是有着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故事。

在那样一个电视才刚刚兴起的时代,人们的娱乐方式多的还是观看木偶戏,千家万户的不管是小孩子还是大人都会在晚饭过后去家门外的大广场上人头挤人头的挤在一起观看木偶戏,笑脸洋溢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但是好景并没有持续多久,木偶师这一个让多少少年都憧憬的职业却一度成为了千家万户的噩梦。

从1976年的中上旬开始,全国各地相继出现了大批的木偶师离奇死亡的事件,在事件伊始,警方还以为这不过就是常见的连环杀人案罢了,但是随着死亡人数的不断激增以及凶手作案范围之广逐渐引起了国家的重视,多名享有声誉的警探被召集在一起就为了破除这一起案件。

这些木偶师的死法千奇百怪,有的是在遭受重击之后而死,有的是窒息而死……,但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便是每一个木偶师的尸体旁边都会安放一个表情诡异的木偶。

这起案件在全国范围之内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以至于最初兴致勃勃信心满满的警探们都开始怀疑这不是人做的,而是巫术,是蛊术!但是受过洋教育的林探长知道这些都是封建迷信,能够做到这种手段的绝对是人类,不过很有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在协同作案!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每一名木偶师在死亡现场都没有发现激烈的打斗痕迹,这也就意味着是熟人作案,可是全国如此多的木偶师难道都是熟人在作案么?

好在这起案子过了一年后逐渐消散了,也没有木偶师再死亡,一切又回归到了平静。最后不过是这起可以称得上是屠杀的“木偶案”的凶手并未被抓到。

夏瑶在与林探长看完这一本厚重的卷宗之后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微微涨起的胸脯悄声说道:“爸,你为啥说这两个案子很像啊?”夏瑶声音很低,生怕四周有着什么一般。

林探长眼神微眯,他说道:“因为当初我们在查找这起案子的犯罪嫌疑人的时候,有一个人有着充分的证据证明案子就是他做的,可是他却死活都不承认,哪怕是最后到了法场之上都不肯低下头,而且更为奇怪的是,在这个人被枪决之后,木偶师的死并未停止。你不感觉这次抓到的这个段本善和当初那个被枪决的人很像么?段本善在监狱里面受了非人一般的虐待,以至于现在的精神状态都已经有些恍惚了。如果他真的杀了人的话早就承认了,没必要如此死撑,可是我今天去提审他,他却依旧紧咬牙关说自己没有杀人,说自己是冤枉的。”

夏瑶闻言脑筋一转提出了一种假设,她说道:“爸,有没有可能他就是想要拼死一搏,就是想要说自己是冤枉的,然后免除死刑,你看咱们国家现在不是实行疑案不结的么。”

林警探闻言立马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不可能,疑案不结是指那些在证据上面尚有疑点的案子,但是段本善这个案子人证物证确凿,一审判决绝对是死刑,不可能翻案,他这样坚持完全没有意义。”

夏瑶听了父亲无懈可击的回答之后只好继续沉默,他看着苦苦思索案情的心中一阵心疼,母亲已经过世多年了,父亲身边就只有自己陪伴,她双臂合抱拦腰保住了林探长的腰。

林探长宠溺的摸了摸耳夏瑶的脑袋,随后说道:“算了,睡吧,时间也不早了,明早你不是还要早起呢么。”

夏瑶闻言如蒙大赦一般亲了父亲一口说道:“哈哈,太好了,那我去睡了,明早还要和那个心理医生见面呢。”

“什么!”林警探闻言心中一震,他冥冥之中感觉案子有了曙光,而这个突破点就是夏瑶刚刚说的那句话!

“啊?我说我明早要去见心理医生啊,不是你叫我去的么,说我刚进警局就遇见不少大案,怕我心理压力太大嘛?”夏瑶回答道。

“对!就是心理医生!”林探长像是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般乐开了花,一个疯狂的假设在他的脑海之中逐渐构设了出来!

“瑶瑶,你说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能够操控别人心智的人,就像操纵提线木偶那样?”林探长跟自己的女儿说道。

夏瑶闻言立马摇了摇头说道:“怎么可能,你当是玄幻小说呢,我看你是这几天紧张糊涂了,你也赶紧睡觉吧!”

林探长闻言笑了摇了摇头了,随后便不再多言,而是回到屋子里面去摆弄一些东西去了。

第二天早上林探长早早地就起床了,起来之后就扎进了厨房里面不出来,他在为自己的女儿忙活早餐。

当夏瑶醒来的时候餐桌已经被摆满了,丰盛的那像是一个早餐,就算是当做烛光晚宴都会觉得饭菜是在是太多了。

夏瑶仔细的数了数,她发现足足有着七道菜!夏瑶狐疑的看着自己的老爸,试探性的问道:“爸,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照顾我?”

林探长没好气的说道:“一个星期里面七天你都在吃剩饭,我不照顾你谁来照顾你!”

夏瑶闻言这才吐了吐小舌头坐下来吃饭了。

林探长抬手就把上前夹菜的夏瑶的手打到了一边,严厉的说到:“去洗手!”

“知道啦,嘿嘿。”夏瑶冲着林探长做了一个鬼脸,随后便蹦蹦跳跳的去了卫生间,卫生间的洗漱台上放着几个瓶瓶罐罐,夏瑶随意一瞥也没放在心上,草草的洗漱完毕之后他便心猿意马的直奔餐桌上面那道丰盛的美食而去了。

一顿风卷残云之后林探长把夏瑶撵走了,理由是别让心理医生等的着急。

夏瑶到了医院,坐电梯上了七楼的心里科室内,当她坐下时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夏瑶冲着心理医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后便接通了电话:“喂!老爸!什么事情!我到了医院了!”

“你在五到十二之间想一个数字!别告诉我让我猜!”电话那边说道。

“爸!回家再跟你闹!我先挂了!”夏瑶一听爸爸居然为了这么个问题打了自己的电话。

“小兔崽子!你爸问你话呢!快说!”一听丫头要挂电话,林警探急了。

“好好好,爸你说吧,我想好了!”夏瑶随便的在五到十二之间挑了一个数字随后说道。

“是不是7!”林警探问道。

“爸!你咋知道呢!”夏瑶这次可真是吓着了,没想到自己老爸居然真的猜中了。

然而电话那头的林探长只是哈哈大笑,随后便挂断了电话,看来是去了警局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