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陈年旧案又翻新!(一)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周令戊心中丝毫怜悯之意没有,甚至还有一丝厌恶,他对纯钧说道:“纯钧,此等顽固凶劣之徒,该当何等刑罚?”

纯钧手法娴熟的在空中变出一串沉重的镣铐,二话不说便将跪倒在地的王婉婷捆缚起来,并且向着周令戊汇报到:“回禀少爷,按照阴司法令裁断,此等女子犯了不忠不贞之罪,按法应当扒光其衣扔到万年寒山上面凉快几日,待不贞之罪赎清之后再带他去到油锅里面暖和暖和!此间赎罪之日应当是十年有余!”话毕,纯钧便拖着早已经吓破了胆的王婉婷向着灯塚之中的冰山走去,此座冰山乃是阴司第八层的冰山地狱其中的一角罢了,但是切莫小看这一角,其冰寒之意哪怕是远在冰山千里之外都会被冻成冰块!

在此番审判过后,周令戊终于是长长的送了一口气,要知道自己刚才的威严气势可都是强装出来的!

“少爷,演技不错啊,刚才就上道了!”孟藤笑嘻嘻的说道,他显出了自己的无脸真身,嬉笑打闹着。笔|趣|阁www。

周令戊此时已然是累的半死了,哪里有心情与他玩闹,只是摆了摆手便要向着自己的寝宫行去,不过他前脚刚一迈出公堂的大门,后一脚就被归来的纯钧给叫住了,纯钧说道:“少爷,我们这还有好多得抓呢,来不及让你休息啊!”

周令戊无奈的说道:“好好,这次是个什么人物,写下姓名来,我们去望乡台上查探一番!”

“少爷,这次是个男人,年岁大概是在四十左右,他叫……”

周令戊将写有这次将要缉拿的罪犯的名字的纸条贴在望乡台的铜镜之上,一阵阵涟漪闪过,浮世的种种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

…………………………………………………………………………………………………

“本市发生了一起性质恶劣的连环杀人案,至今为止已经有多名年轻女子被暴尸荒野之中,具体的案件进展请看本台稍后为您播出的……”

电视上又传出了骇人听闻的事件,这已经是第几起了?恐怕是有八起了吧,这才多长时间就死了这么多人,还真是让这座美丽的城市人心惶惶啊。

林探长关了电视,这倒是让看得正起劲的夏瑶一阵不满,她嘟着嘴端着手中的铁盒盒饭抱怨道:“老头儿!你不至于吧,退了休连这种案子都听不下去了?”

林探长抄起手边的靠枕就扔了过去,没好气的说道:“臭丫头,怎么跟你爹说话呢,吃你的饭,一会赶紧上班去。”

老林,警察局的王牌警探,破获了不下百起的重大案件,其中更是有多起高智商犯罪案,如今人过半百,即使是他在不愿意也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现如今已经在家无业多年了,在街角的小巷子里开了一家侦探馆,不过来上门的都是一些丢了小猫小狗的老爷爷老奶奶。

夏瑶,林探长的女儿,芳龄二八的她现如今是老林退休的警局里面的一位年轻警员。

电视上这个案子已经播了好多次了,老林每次看见都会把电视机关了,要不然以他的性格绝对会差个水落石出的。

但是再怎么克制,多年养成的警觉的习惯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改过来,这不,警局在夏瑶的全力支持下将老林请了回来,当这次这一起连环杀人案的特约警员!

这下可好,平日里假装对案子不上心的他开始忙活起来了,在自己的客厅标注了线索图,将所有死者的住宅,长期活动区域以及尸体发现的地点做了详细的标注。

这么一汇总来看,还真的发现了一个不小的线索,那就是死了的这八个年轻靓丽的女孩子都是妓女。而他们经常出没的地点都是一个叫做“d调酒吧”的地点,而且尸体都是在荒郊野岭所发现的!

经过法医的鉴定,这些女孩儿都是在夜间死亡,而这些所有的线索都推向了一个地方,那就是这个“d调酒吧”!

警方很快就在这件酒吧内外布控了很多的眼线,眼线密集到几乎争做酒吧甚至整条街道几乎都是警方的人,看来警方这次是终于重视起来了!

很快,一个男人的面孔进入了林探长的视线之中,他是一位出租车司机,至少看上去是这样,因为每天的同一时间,他都会将出租车停在酒吧门前,等待客人上车,不过不同的是,他只接受女乘客,而且是那种妆容十分妖媚的女乘客。

在警方的方天跟踪之后,终于在这名出租车司机即将行凶之时将他抓捕归案。

至此,这一起纠结了多日的连环杀人案算是有了眉目,不过唯一的不合理的地方便是被抓住的出租车司机无论遭受了什么样的逼问都是不承认自己杀人的事实,哪怕是在之前的死者身上找到了他的指纹、dna,他还是矢口否认,而且看情况还不像是在说假话,之后也请过心理学的专家来检查他是否有精神分裂的症状,不过当初的答案是这名男子精神正常。但是尽管他如何的喊冤否认,杀人的证据确凿!很快便被收监了。

但是这起案子远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在出租车司机落网之后的不久,同样的杀人案又再度发生,并且手法,时间,还有杀人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便是这一次凶手流窜了不同的酒吧,不同的场所作案。

这一次,警方可就没有那么简单能够破案了,而林探长也陷入了沉思,因为在他多年的办案生涯之中从未有过一个案子让他感觉如此灵异!之前有过人模仿过中世纪的连环杀人犯开膛手杰克的作案手法,但是多少还是会有一些误差,但是这一次不论是死者的死亡方式还是死者的性别和死亡时间都如出一辙,简直就像是凶手是现如今被关押在监牢之中的那个家伙的复刻一般!

林探长冥冥之中感觉,这起案子恐怕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在新的杀人事件开始之后,林探长便申请了提审在押的杀人犯。

被关押的这一名杀人凶手名叫段本善,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而且看样子最近这段时间再见牢里面也没少受了苦,毕竟犯人们除了强奸犯和点炮的人之外,另外一种讨厌的人便是不承认自己罪过的了。

现如今,段本善的状态不是很好,不仅身上淤青众多,看样子恐怕是内脏也有些许轻微的创伤了!

尽管对于罪犯的管理近些年人性化了许多,但是多少还是有欠缺的。审讯照常进行,林探长多年来见过的穷胸极恶的人不少,连环杀人犯也见了不少,他们的眼神无一不是冷酷凶狠的,那种眼神根本不属于人类,而是属于嗜血成性凶恶的狼、老虎、狮子!

但是眼前这个人不同,在他的眼神之中除了恐慌之外看不到其他任何的东西,林探长对于这个段本善的最初印象并不是很好(意思是他觉得这个段本善不是凶恶的人,可能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段本善,你在杀人的时候内心状态是什么样的?”林探长一开口便直奔主题,这些天精神高度紧张的段本善一听“杀人”二字竟然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他双手抱头,将头埋到了裤裆里面(监狱里面犯人的标准姿势),声音微弱到了极点的说道:“我……没杀过人。我那个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那,只是感觉自己做了个梦!”

林探长不觉的眼前这个人是在撒谎,他觉得这个人可能是梦游杀人,如此的话那他不应该付刑事责任的,如果妓女的死亡在段本善被抓之后就停止了的话这个推理很有可能是最为正确的,但是现如今不同的是,段本善入狱之后,妓女的死亡并没有停止,这种恐惧现在已经笼罩在所有红灯去的女子心头了!

“那你有没有什么志趣相投的人?比如说厌恶妓女,甚至想要杀掉妓女而后快的人呢?”林探长揪住问题的关键问道。

“您在说什么呢!我压根就没有厌恶过妓女!我为什么要讨厌他们啊,我们完全没有联系啊!”段本善已经接近崩溃了,看来今天的审讯只能到此为止了。

林探长离开了警局之后便直奔家门,因为他感觉,这件案子和自己四十年前,也就是1976年,中国历史上“灾难”不断地那一年遇见的一个案子一模一样!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家里,在家里密封多年的地下室里面找到当年的案宗了!

而看到在家里忙的手忙脚乱的林探长时,他的女儿夏瑶说道:“爸,怎么了?有眉目了?”

“恩,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76年的大事么?”林探长说道。

“周总理和毛主席去世乐?”夏瑶摇着头问道。

林探长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不,是人偶案!”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