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事情原委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座下何人!还不复归清明!”

说来也怪,周令戊仅仅只是盯着王婉婷的灵魂几秒,原本还面目狰狞的王婉婷瞬间便变回了原本的模样。笔·趣·阁www.看样子周令戊作为提灯人还是有着一点法力的嘛。

“座下何人?报上名来?”周令戊佯装威严的说道。

“民女王婉婷,叩见大人。”王婉婷的灵魂规规矩矩的跪拜在周令戊的面前。

“犯了什么事?如实招来!”周令戊问道。

“民女受了奸人诱拐,错杀无辜之人,心怀愧疚,望大人念及民女冤屈苦命之身从轻发落!”王婉婷的亡灵一下一下的磕着脑袋!不停地在求饶着。

“凡人若是知晓阴司铁面无情便不会犯下这等罪过,就算我饶得过你,天理天法也不会饶你,你叫被你杀了的三个无辜之灵心中作何感想!”周令戊突然装出一副大公无私、道貌盎然的形象,就连角落里偷偷看戏的孟藤都不由的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周令戊瞪了一眼瘫软在地的王婉婷对不知道在哪里的纯钧说道:“纯钧,看看这个家伙说的可否属实?”经过这一段时间,周令戊在装威风这一点上可算是炉火纯青,现如今的他不仅有派头有气势,而且乍一看竟然能把亡灵给唬的一愣一愣的!

刷啦刷啦——刷啦刷啦

一阵阵翻阅卷籍的声音在公堂之上响起,一道消瘦的身形在公堂之上浮现而出,他用能够将热水给冰结的冷漠的声音说道:“回禀少爷,此女所说属实。”

周令戊这倒是没有想到,在他的心目中这个女人完全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魔王罢了,没想到还真的有隐情,这不由得引起了周令戊的兴趣,他说道:“你倒是跟我说说你有什么冤屈!”

在这之后王婉婷声泪俱下的回忆了自己生前的种种,按照她的描述,事情的发展大概是这样的。

原本王婉婷和他的丈夫何守忠两个人是天上地下邻里乡亲都羡慕的一对,男的性格温顺爱妻有加。女的样貌过人老何的工友都说他这是金屋臧娇啊。可惜好景不长,生性放荡的王婉婷耐不住何守忠这种安稳老实的性子,逐渐对自己的丈夫心生厌恶之情,但是碍于二人之间有着一个孩子,王婉婷只能默默忍受。

终于有一天,出现了一个契机,在王婉婷的同学聚会上,她与高中时期的暧昧对象重逢了,那个风靡全校的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聂俊磊再度出现在了她的生命当中。

这二人在何守忠不知情的情况下你来我往,郎有情来妾有意,长此以往擦出了爱情的火花。沉浸在热恋当中的王婉婷一时糊涂与深爱着自己的何守忠离了婚,弃自己三岁的幼儿于不顾,而是带着全家的所有存款与这个自己深爱着的聂俊磊过上了同居的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在同居了一个星期左右,王婉婷便发现这个原本风度翩翩的聂俊磊竟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赌徒,且经常夜不归宿,让自己独守空门,眼见自己在何守忠手里带出来的十五万块钱被挥霍的不剩多少,他开始心生退意,心生悔意,他开始怀念何守忠对自己的勤勤恳恳,对自己的百般照顾。

王婉婷又在聂俊磊不知情的情况下与自己的前夫何守忠开始幽会,很快,何守忠便解开了心中的心结重新接受了王婉婷,但是这一情况被赌博失利借酒消愁的聂俊磊发现了,他对王婉婷这名弱女子大打出手,终于她再也承受不住心中的压抑的心情,主动和聂俊磊提出了分手。但是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张长期饭票的聂俊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放王婉婷走呢?他提出了一个条件,如果王婉婷再给自己十五万作为精神损失费的赔偿便可以自由离去。

天真的王婉婷居然听信了这个魔鬼的话,他东拼西凑凑足了十五万交给了聂俊磊,没想到聂俊磊却翻脸不认账,十五万之后又要十五万!而这个时候因为内疚,后悔,心中的负罪感多重负面情绪压身的王婉婷几近崩溃的边缘。然而恰巧就在这时,精通心理学的年迈的长者钱老出现了,他仅仅在王婉婷的身边说了几句话便将这个苦命的女人最后一丝理智给击溃了。她决定亲手杀了这个将自己完美生活逼入绝境的男人,但是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么可能杀得死聂俊磊这么个身高马大的男人呢?

前夫何守忠坚实的身形浮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她连夜赶到前夫的工厂聚会之上说明了此事,并且跟自己的前夫诉苦说自己在聂俊磊那里遭受到了毒打!一时间气氛过了头的何守忠也丧失了理性,带着工作用的手套就来到了聂俊磊的家中,悄无声息之间便用软绵绵的枕头活生生的将聂俊磊给憋死了。

睡梦之中的聂俊磊连挣扎都没来得及挣扎几下便失去了生命。

第一次杀人的两人在杀人之后立刻恢复了理智,他们慌慌张张的从聂俊磊的家中逃出,何守忠更是害怕的几日没去上班了!

经过了十几日的平静生活,原本以为没事了的两人这一天突然迎来了上门走访的赵警官,王婉婷二人意识到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不光聂俊磊,聂俊磊身边的人也不能留,而王婉婷更是知道在与自己交往的途中聂俊磊有另外一个女朋友,而且还把自己带出来的钱都花在了她的身上,不知道是心生妒意还是为了杀人灭口二人又找到了聂俊磊的女友,简单的寒暄一番过后便将聂俊磊的女友拖至衣柜之中捂住她的口鼻,以至于女子窒息而死。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又将女子四平八稳的摆放在沙发之上,随后慌乱的跑了出去。

但是后来在警方内部的钱老告诉二人杀人不可留活口,不然的话警察就会沿着这一个突破口破解掉整个案子!

王婉婷二人这才意识到原来还有一个人被遗漏了,那便是聂俊磊的朋友小a,他们二人来到小a家中,将其打晕过后打开了厨房之中的煤气,想要营造一种煤气中毒而死的自然死亡的假象,而王婉婷二人为了防止留下祸患躲在了小a家中的一间屋子之内,为了确定小a最后会死。

但是事与愿违,赵警官即使发现了小a并且将他救到了医院当中,二人尾随赵警官前去,而赵警官也因为心中急切没有发现身后跟着的两个人。

王婉婷二人便趁着赵警官离去的这档功夫冲进了病房,拔掉了小a的呼吸器,自重小a还在昏迷之中便死亡了。

在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二人就被警方发现了,随后还是钱老好心收留自己二人,最后还跟自己说自己不久之后将会乘坐飞机到北京去一趟,这一次就是自己二人逃走的契机,到时候万一被警察围住的话只需要劫持自己当人质就好,到时候用刀背逼在自己的脖子上,警察便不敢轻举妄动,你二人便可逃出升天了!

周令戊听完这一番话只得从心中感慨道,物质是多么可怕,他不由得问道:“你们二人为什么如此深信那个钱老的话呢?”

“因为钱老的孙女被那个畜生给祸害了,他的孙女才刚刚十八岁还不到啊!”王婉婷说道。

其实对于这里周令戊还有一个细节不理解,明明自己在望乡台之上的铜镜上面看见的明明就是小a临死之前留下了死亡信息,可是为什么王婉婷在叙述的时候并未说明这一点呢?

王婉婷自己亲口说明二人是亲眼见证了小a没有了气息才走的,那如此说来,小a留下的死亡信息岂不是钱老所伪造的?而这一切都是那个钱老在背后作祟?!最终又来了一个明哲保身,金蝉脱壳!不得不说,这个钱老还真是一位人物!

说完了自己的冤屈的王婉婷对周令戊下跪求饶道:“大人,民女实在是受了恶人的挑拨才走上不归之路,还望大人能够可怜可怜我这个弱女子,让我早日与夫君重逢啊!”

尽管王婉婷的亡灵声泪俱下,哭得楚楚动人,但是这一切在周令戊的面前都不起作用,如若是生前,心地善良的周令戊绝对会同情这种女人,但是现如今他是灯塚之主,他不能心怀恻隐之心。

周令戊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这****女子本就****成性,如今犯了罪过竟还不思悔改,妄图在我这里逞口舌之力,你可知来到了我这里的亡灵在阳世岂有一个是清白之人?见你一入阴司便知晓我为大人,想你在阳间也没少听闻阴司酷刑之事,竟还知法犯法!你可知罪!”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令戊身上的判官气息更加浓重了,许多话更是无师自通!

王婉婷直到此刻才知道自己究竟犯下了多么大的罪过,大急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