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缉拿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要说缉拿灵魂这件事情对于周令戊来说还是第一次,具体的一些细节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笔、趣、阁www。不过好在有着七雄老、纯钧和孟藤这三个人在一旁协助,周令戊做起这些来也算是轻松不少。

早在出门之前,纯钧就告诉自己说:“少爷,一会出了门之后你可就要威严起来了,新上任的提灯人如果不硬气的话在这四百年的任期里面可会是麻烦不断的。”

可是具体到底是怎么个为研发他也没细说,周令戊只得自己去揣摩。

七雄老把周令戊托在手掌上,对于身高九米的巨人来说,周令戊这个平常人的身高还真是不怎么起眼。

纯钧和孟藤二人见周令戊已经交由了七雄老托付,两人身形一转就化为了原形,一个是剑锋锐利夺人心魄的千古宝剑、一个是由藤条紧密编织,其上涂满了硬固藤条的油。

在前往捉拿亡灵的路途之上,七雄老不停的在跟周令戊讲解历代提灯人的在抓捕的时候的手段,还有一些规矩。总的来说就是面对亡灵切莫留有半点慈悲之心,凡是上了纯钧手中卷籍之上的亡灵便没有一个是善茬。再者说其次,提灯人在外办事不光是为了捉拿要犯,更是要留下一个威严的形象以正视听,要不然每天死的人这么多,阳间还不得被这群死人给掀翻了锅。

周令戊听得一知半解,按照他自己的理解来说,我就是要装逼,而且要装的自己特别牛逼!

“少爷,前方再走两步就到了王婉婷死亡的地界了。再往前走就得你自己行动了,不过你别怕,有纯钧和孟藤两个小崽子陪着你。”七雄老在机场前方千米之外便停住了身子,手中提着的一人高地巨大灯笼也被他放在了地面之上。

周令戊闻言不由得慌了神?什么?我自己去?上一次你们抓我的时候不还是三个人一起的么!

“少爷,这个不同,那一次是上一代提灯人大人着急我们才破例一次的,现如今你不同,你刚刚上任,这之后的抓鬼任务都得是你自己完成的。”七雄老解释道。

周令戊闻言即使再不情愿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谁叫自己身在此位,必修此职呢!

要说这世间万物也真是奇怪,周令戊也是亡灵,其他的亡灵也是亡灵,可是周令戊就要比其他人好看的多,他身披着提灯人出行的官服,头戴一顶乌沙之帽,胸口坠着五谷杂粮串成的项链,衣服的正襟熊口之上绣着五彩翎羽的孔雀,细细看下去,这只孔雀竟然还在眨着眼睛,活脱脱的就是一件活物啊。按照古代官人的分级制度来看,周令戊身着的孔雀华冠之服竟然是高居三品的大官呢!按照现在来说的话那可就是********一类的人啊!

周令戊自然不知道着一些,他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向前走去,尽管之前在望乡台的镜面之上见过死者的模样,但是真要去抓捕心中还是多少有点畏惧的。当然,这种恐惧的心里不能流露于表面,不然的话周围的亡灵会怎么看自己?

“提灯人大人,您来了?”身旁的一位体型臃肿的亡灵讪讪的走上前来谄媚地说道。

“额……”周令戊刚想要说些什么以示礼貌,但是被佩戴在身的纯钧给拦住了,他虽未变化出人形,但是也鼓荡出一股气势封住了自己的嘴,并且将这个上前献媚的胖子给掀翻了出去。

周令戊觉得自己这样很没礼貌,待走远了之后他才发作道:“纯钧!你刚才是做什么?”

“少爷,切莫在这一片地界与外人交谈,这一片地界没有一个人是善。像刚才那一只(在纯钧的眼里所有亡灵都如畜生一般。)是死在民国时期的,死了百年的鬼能活到现在除了吃别人的灵魂延寿之外别无他法。他分明就是想要吃了你!”纯钧严肃的说道,一点没有危言耸听。

得知了事情真相的周令戊不由得后背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没想到人死了之后还有这么多的道道。

周令戊没走几步就到了王婉婷灵魂的所在地。那模样比之周令戊当初好看不了多少,由于特警是击打中了王婉婷的头部,在冲锋枪的巨大冲击力之下没有谁能够保证自己的脑袋是完整的,这不,王婉婷拖着自己的另一半脑子漫无目的的来回寻找着,可能是在找自己的男人何守忠呢吧?

“少爷,别傻看着了,该出手了。”纯钧在一旁提醒道。

“你说的倒是好听,怎么出手法呀!”周令戊这个半路出家的家伙哪里知道怎么抓鬼,到现在看见鬼都是第一次!

王婉婷似乎是看见了正在一步步靠近的周令戊了一般,她捧着手中还在不停的向外流淌着脑浆的半边脑壳奔向周令戊,连在脖子之上的另一半脑壳上面的嘴大张着,周令戊都能够在张开的嘴里面看见透过来的光线。

按道理来说以前的周令戊看到眼前这个比恐怖片还要现实主义的可怖场景的时候一定是吓的落荒而逃,可是现在他不仅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反倒是感觉到了一阵热血从胸膛之中燃起。

“喂!这可不是少年小说啊,在这么下去我会死的啊!”周令戊心中奋力的吐槽着,可是王婉婷的亡灵才不管周令戊现在怎么想,在她的眼里,周令戊就是一堆移动的养分,而且还是百年难遇的那种!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孟藤开口了,他说道:“少爷,你就不用担心你的安全问题,这个世上还没有能打破我防御的鬼魂出现呢。剩下的你就随便乱打一通就好,反正有你手中的灯笼帮你抓鬼,说白了你就是给这个灯笼提供一个载体罢了!”

听了孟藤的话周令戊心里一阵不舒服,妈的,合着老子的价值都不如眼前这个破灯笼的!

不过你还别说,真要是比起来,周令戊手中的灯笼还真是比周令戊要有用的多,对面凶灵王婉婷的攻击被孟藤防得严严实实的,周令戊手中的灯笼可一刻没闲着,一会从灯芯里面飞出一张黄符,一会儿又从里面滑出一条绳索,光是这两样都把王婉婷的亡灵给摆布的服服帖帖的,丝毫没有还手的能力。

这个时候被别在腰间的纯钧发话了:“少爷,赶紧困住回家,抓完这只咱们还有不少只等着抓呢!”

周令戊倒是也想赶紧,可是他手头除了一盏灯笼没有别的东西了,难不成还要用灯笼直接砸王婉婷?

不过就在周令戊心中想着捆住亡灵的时候,灯笼的灯芯之中飞射出一条黑石锁链,当啷啷啷的金属声音不绝于耳,细细看过去,原来这一串长锁链的顶头处有着一截可怖的箭头,箭头直直的插在了王婉婷的身上,原本还在长牙五爪的亡灵一瞬间没了气儿一般耸拉下了脑袋被周令戊拖着就向着七雄老走去。

原本还在四周看热闹的亡灵鬼魂们看到周令戊手段居然如此狠辣皆是避过了他的视线,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少爷,恐怕这以后就是你的抓鬼手段了。”纯钧说道。

“管他呢,上任第一天感觉不错,哈哈哈。”周令戊感觉自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丧失了感受到恐惧的能力,不过这有什么?胆子大点不好么。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随着时间的增加,提灯人会一点一点的泯灭人性,最后就连亲情都会没有了。

“抓回来了?”七雄老看着被周令戊远远地托在后面的亡灵笑着说道。

“恩,不过七雄老,我有一个疑问,明明他们夫妻两个是一起死的,可是为什么咱们只抓他她?”周令戊早就想问了,不过一路上都没有什么机会。

七雄老闻言并不答话,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说这句话的资格,倒是纯钧耐心的解释道:“因为何守忠是被阴曹地府抓去了,他的刑罚要比这个女人的轻。咱们审判完了这个女人之后还要给她加以刑罚,刑期满了才能够放她去到阴间投胎。”

“什么?”对于这件事请周令戊还是第一次听见,在随后纯钧的讲解之中周令戊逐渐明白,原来在灯塚之中有着一处专门惩罚恶灵凶灵的地方,哪里的赏罚制度与阴间的十殿阎罗并无二致。更有甚者,有的凶灵在灯塚里受罚的时间要远远超过提灯人的在位时间呢。

而且现在就有一个从第一任提灯人上任伊始就被关押在灯塚里面受苦直到现在的怨灵!

周令戊这才大开眼界一般的点了点头,原来阴间的刑罚比阳间的要严厉么多倍,阳间最大的刑罚不过就是死刑,可是在这里远比比死亡还要痛苦的惩罚方式!

话不多说几人三步并作两步便回到了灯塚当中。

周令戊高高的坐在公堂之上,有样学样的对着王婉婷问道:“座下何人?还不复归清明!”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