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多情是罪(六)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我……我叫王曼雯。笔&趣&阁www.”坐在自己对面的女生柔弱的说道。

赵警官这才第一次看清楚这个当初被自己列入了犯罪嫌疑人这个名单里面的陌生女子。这个女人还真是如小a当初所说,相貌平平,身材平平,但是惟一的优点就是胸大声甜。

这可真不是在跟你们吹,这个女人的胸估计说是d罩杯都是亏待它了,再加上她那日本美少女动漫里面的柔弱女子一般的声音更加让人心生好感。

赵警官清了清清嗓子继续说道:“你认不认识聂俊磊?”

王曼雯似乎是被提及了伤心往事一般低下了头,低声回复道:“……恩。”

赵警官可不会因为你露出这种小女子情态就心生怜悯去可怜你,他继续问道:“xx年xx月xx日夜间23:30分你人在哪里?”赵警官询问的正好是法医推断的聂俊磊的死亡时间。

“那个时候我在回家地火车上,已经离开赤峰很久了。”王曼雯肯定地说道。

赵警官点了点头,随后继续盘问道:“谁可以证明呢?”

这个时候在赵警官身边的钱老从档案袋夹里面去取出了一张已经被检验了票根的火车票。意思是说,我们这里有证据证明她当时不在场。

看到钱老这个举动的赵警官心生疑惑?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这个跟孙所长一条心的家伙会给这个王曼雯指证,不是应该想尽办法来诋毁这个无辜的姑娘,让他来做替罪羊好尽快结案么?

钱老似乎是看穿了赵警官的小心思一般,他对这赵警官嘿嘿一笑,随后便不再看他。

在这之后便是更进一步的提问,回答的审讯过程,果不其然,王曼雯不是凶手,有着充足的不在场证明。就算是孙局长急欲结案,但是人家有着充分的证据摆在哪里,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说是没有办法倒也太绝对,他还可以跟赵警官发脾气嘛不是。这不,赵警官在审讯完成之后逃也似的就往警局外面走,可是还没等他踏出第一步呢,孙所长就跟追命鬼一样飘到了赵警官身后,二话不说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骂。

最后赵警官无奈了,这才悄悄跟孙所长露了个底,他说道:“老孙,凶手是谁我们已经确定下来了,可是证据不足,抓捕也遇到了困难啊!”

孙所长闻言一脸的不快,他大声嚷嚷道:“有了眉目就赶紧抓么!有什么困难跟我说不就行了!这种程度的案子就算是发了通缉令也没什么不妥的!你告诉我是谁!我这就去!”

赵警官看见这个脑子缺根筋的家伙这么大声的就说了出来赶紧把他拉到了一旁,悄声说道:“老孙,你长点脑子就不行么!我怀疑咱们所里面有内鬼!所以我才不动声色的,要不然人被送跑了你担这个责任啊!”

孙所长闻言也来了兴趣,他点点头,看来是默许了赵警官的怀疑,看来怀疑警局里面有内鬼不仅仅只有自己一个人啊。

“我怀疑啊,内鬼就是老钱头儿!”赵警官跟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个月的老哥哥说道。对于这个孙所长,他还是十分信任的!

“老钱头儿?不可能,他一个法医在我爹那辈儿就在警局里面,不可能是他!你想多了。”孙所长显然是不信。

赵警官见状只得无奈的跟老孙说了自己的分析,原本还矢口否认的他随着赵警官推理的层层深入也开始动摇了。

但是这也仅仅只停留在推理的层面罢了,要拿出证据,赵警官没有。

“孙局长,你们聊什么呢这么投缘?”

说话间钱老就轻声的走到了两人身前,搞得两个人也不知道到底钱老听没听到自己的议论。

好在孙所长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表面功夫那是没话说,急忙摆摆手说是自己在吩咐工作。

钱老笑了笑不在多说话,但是他也不走,就站在赵警官和孙局长中间。

孙局长似乎是看出点什么来了一般,他跟赵警官说道:“老赵,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回去休息吧,这几天太忙了。”

赵警官也识趣的点了点头转身出了警察局。

他开车没多久便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孙局长的,短信上面说钱老跟自己请假,说是三天后想去在北京工作的儿子家里看看。

赵警官心中稍微一思量,他给那个随身陪在自己身边的信心腹打电话说道:“吩咐下去,三天后在机场实施抓捕!王氏夫妇就在那天走!”

赵警官也仅仅只是心中有这么个想法而已,他冥冥之中感觉钱老的这次出行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要说这世间什么事情留不住?金钱?健康?还是容颜?都不是,那便是时间。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这一天,一切都照常进行,只不过唯独不一样的便是机场周围加多了警戒,就连平日里很少出动的特警都来了,这使得来来往往的乘客都心有余悸,哪怕是没有罪的都会觉得自己犯了什么弥天大罪一般,这等气势当真可怖。

而赵警官和孙所长自然早早的就换好了便装埋伏在了这密密麻麻的人海之中,赵警官来了自然不奇怪因为他是这起案子的主要负责人,但是孙局长就不同了。原来是孙局长想要亲眼见证一下这个钱老和疑犯究竟有什么联系!

钱老的飞机是当天上午十二点半的,眼见时间越走越快已经来到了将近十一点,按照坐飞机的流程来说,钱老这会儿应该已经在打印登机牌了。

“赵队,您说的真准,王氏夫妇出现了!”赵警官的耳机里面传来了心腹的声音,赵警官闻言嘴角微微上扬,因为他知道,好戏就要上演了,他倒要看看这个钱老究竟有什么办法洗清自己的罪名!什么罪?当然是唆使他人故意伤害罪,最轻也是个包庇罪!

您要问我为什么这个肯定的话,那我只能说,好戏马上就要开唱了。

“摘了!”(意思就是拿下嫌犯。)

赵警官一声令下,原本在飞机场四周巡逻的特警和武警们动作整齐的向着飞机场的一个登机口涌去,而矛头所指的正是那个让赵警官日思夜想也抓不到的王婉婷和他的丈夫何守忠!

这二人自然也不是傻子,见到这么多的警察向自己围过来他们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要逃跑,但是四面八方所有的方向都被警察所包围了,何守忠万般无奈之下只好从手中抽出一把水果刀,伸手掳下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名普通民众,看来他是打算劫持人质来逃出升天了!

何守忠这么一闹,原本蜂窝一样的特警都不敢动了,开玩笑,要是因为自己妄动而引起嫌犯情绪激动做出过激的事情,这责任谁担当得起,更何况没有上级下发的攻击指令,谁敢开枪制止嫌犯行凶?

见势头不对的赵警官拿起手中的对讲机说道:“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赵队,难办了,他拿了人质!”耳机那头传来了赵队心腹的声音。

“特警是****的么?”赵警官见人就在眼前岂能放过?

“人质是钱老!”

赵警官闻言终于知道钱老的把戏了,他还没来的及说什么,所长就已经下达命令说这一次他特地跟上级申请过,万一嫌犯有过激举动就可以击毙。

“嘭!”

一声枪响结束了所有,何守忠原本还以为这一次可以逃出去了,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次却是连命都没了!

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不对的王婉婷从自己的丈夫手中抢过了刀狠狠地刺向钱老,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赵警官只听清了开头的几个字便再度听见一声枪响,王婉婷也死了。

至于钱老,由于年岁过高所以一时间昏厥了。

尽管赵警官想要说明一切,但是王婉婷夫妇已经死了,他再想要验证什么也已经没有了途径!

几日后。

“本市破获了一起重大案件,杀人魔王何氏夫妇被已被警方击毙!”电视上传来了一阵阵优美的女播报员的声音。

尽管赵警官知道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但是现如今已经物是人非,再过多的追究又能有什么结果呢?

市医院的一家病房之内。

“爷爷,你身体好点了没。”

病床边上的一名小美女甜声说道,边说还边为病床上侧卧的老人削着苹果。

“玲玲啊,爷爷没事,就是喝了点酒,吃了点安定片而已。”老爷子面容慈祥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眼神之中除了长辈的爱意之外,竟然还有着别的东西。

………………………………………………………………………………………………

“少爷,该咱们走了。”纯钧合上了捧在手中卷籍,对着周令戊说道。这一本卷籍化作点点光辉消散在了灯塚之中。

周令戊在望乡台的这面铜镜面前知晓了正常事情的经过之后不由得从心底升起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良久,他才默默的说道:“走吧!”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