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多情是罪(五)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妈的,跑的还挺快!”赵警官在知晓了犯罪嫌疑人的确切目标之后便带着人马不停蹄的向着王婉婷的夫妇的家中行去,这一路上莫敢停留,生怕晚了一秒就再度发生小a的死亡那种事情。笔&趣&阁www.

这一对杀人魔王一般的夫妇不可留!必须要斩草除根,为社会留一个清净!

可是这一对杀人魔王似乎知道自己的行踪败露了一般早已经消失不见了,而且通过房中凌乱的布饰来看,这两个人明显就是在这次出手杀小a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落跑的准备了!

“赵队,要不要跟所长申请全城抓捕?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就放出通缉令来吧?”赵警官身旁的一名小警员急忙说道,县如镜王婉婷夫妇已经杀了三个人了,算上这三名死者的关系的话说她是“满门抄斩”都不过分了。

赵警官想了想,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行,我们没有王氏夫妇确凿的杀人证据,仅凭小a临死之前留下的那一个字并不能说什么,现在既然王婉婷抓不住,那我们就转头去抓那个王曼雯,这边也别放松,告诉火车站和机场的警员们压下风声秘密抓捕,一旦他们两个人露面,那就是用雷霆手段拿下!明白了么!”

“是!明白!”赵警官随身的警员立刻敬礼说道,随后便转身带领众人收队。

“哎!对了,吩咐下去犯罪嫌疑人有了眉目这件事情别跟老孙(孙所长)说,我怕他着急出成绩在证据不全的情况下就结案。另外,我的这个安排也别跟钱老说,我总觉得他有问题。你是我的心腹,这件事情就你我知道得了!行了,没什么事情你就去吧忙!”赵警官有吧这名小警员叫到身边低声耳语了片刻。

要说赵警官对于钱老的怀疑还是在小a死亡的时候开始的,明明自己在小a的房中才刚刚与钱老见一面,自己却未曾告诉钱老小a的病房所在,仅仅只是告诉了他医院的名称而已,可是为什么它能够准确无误的出现在小a的病房之中呢?而且在自己等一干队员到达之前,小a到底是否留下了的“死亡信息”这件事情还值得商榷,毕竟在自己没到之前病房之中只有钱老一人在场,所以说刚才所知道的一切证据都可能是伪造的。

赵警官在结束了今天的侦查事物之后一刻不停的就像家中狂奔而去,距离昨天晚上出门已经整整过去了十二个小时了,自己的老婆绝对在家里等得着急了。

果然,赵警官一进屋就看见花容失色的妻子手中紧紧抓着手机,目光呆滞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当自己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赵警官能够清清楚楚的在妻子的眼神之中看到光亮,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天回来了一般。

她急忙扑到丈夫的怀里,看看这里摸摸哪里,想要亲眼证明自己的丈夫一点也没有少。

赵警官虽然脸上不好意思,但是心里还是很甜的,毕竟家里有这么一个老婆对谁来说都是好事,他把衣服脱了下来,草草的吃了口饭便瘫在床上倒头便睡。

赵警官做了梦,梦到钱老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他杀了所有人,最后甚至连自己都杀了,不过这些也仅仅只是个梦罢了。

赵警官的妻子看着自己的丈夫如此奔波劳累的模样心中心疼不已,他将餐桌之上的残局收拾干净,给自己的男人盖上了一床暖和的被子,随后便躺在老公身边安心的睡着了。赵警官一夜未眠,独守在家的他的妻子又何尝不是呢?

赵警官再次醒来是被一阵电话铃声给惊醒的,现在的赵警官可是怕极了工作电话了,他生怕自己再接起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赵队,死人了。”现在可真经不起这个了,再死一个人赵警官能够保证,老孙绝对会跑到自己家里来把自己家的房顶给掀起来。

不过好在这一通电话是告诉自己,那个回老家的王曼雯已经被抓住了,他们是想问问赵警官他是否亲自出面审讯。

赵警官自然不愿意去了,因为他知道这个王曼雯就算是被查也查不出什么东西了,完全没有动机,没有杀人的时间啊,这三天死了三个人,而人家王曼雯老早的就在聂俊磊死亡的前两天回老家了。

不过就在赵警官睡眼惺忪的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电话的那头传来的一个人名让他不得不亲自出面,电话那头说:“孙所长说你要是不来,他就打算让钱老出面了。”

这不是在开玩笑么,钱老是什么人,精通法医学心理学的老油条,老孙这么干明明就是想要尽快结案,让这个无辜的姑娘王曼雯当替罪羊了啊!

不行,我得去。赵警官挂断电话之后悄悄的在妻子的额头之上亲了一口,为她盖严了被子,在冰箱上留了一张便利贴,随后便蹑手蹑脚的出门了。

在驾车去警局的路上,赵警官把这起案子前前后后的所有细节都想了一遍,他发现,从聂俊磊的死亡开始,自己梳理案情的头绪就是在跟着钱老走,也就是说,自己从始至终都在钱老的套子里没出来过,可是当现在自己想要独立思考,推理一番的时候他又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突破点可以下手!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一个点子突然在他的脑袋里面浮现而出。当初自己在走访王婉婷的时候曾经问及过案发当天她在哪里,当时赵警官记得,是王婉婷的丈夫告诉自己说,他们两口子在工友们的聚会上。

当初时间紧迫没来得及去考证,现在这不就是一个绝佳的时机,反正王曼雯那边的审讯自己没到不可能开始,不如趁着这个空挡赶紧去排查一下!

王婉婷的丈夫是在一家汽修工厂上班,当初自己问过一嘴,也多亏了自己这份记忆力,赵警官没拐几个弯便到了工厂门口。

据工厂的负责人介绍说,王婉婷的丈夫名叫何守忠,是个老实人,平常在工厂里面也是最为憨厚的,自打前天开始就不上班了,打过电话也没人接,去家里当时被警察给围上了也没敢再去。当初是新来的年轻厂长举办的工人聚会,工人们可以把家里人带过来一起玩儿。

当赵警官问及何守忠当天到底在没在的时候,这位工厂的负责人突然说不上话了,吞吞吐吐的像是有什么隐情。

“老哥,大家都是老实人,我们警察不可能做坏事,你大方大胆的说出来,这就是配合警察工作,但是你要是知情不报,这就是知情不报罪了!要是上纲上线的话,跟包庇罪是同等论罪的!”赵警官这么一施压,原本守口如瓶的负责人再也绷不住了,立刻放鞭炮一般的全都说出来了。

按照负责人所说,当天何守忠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因为跟老婆离婚不久,家里还带这个孩子所以精神有些低落,原本是不打算参与的,奈何拗不过新来的厂长再三邀请才来的,可是到了中途突然说是肚子疼去了厕所,再然后就再没回来过。

赵警官看着这个负责人说话的时候两只手紧紧地纠缠在一起,眼神还不停的向右上角撇,就算他不是心理学家,这么多年的办案经验也告诉赵警官负责人在撒谎。

赵警官可没时间和他扯皮球,他再次施压说道:“老哥,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你要是再不说实话,我现在就把你拷到警察局去,何守忠个他的妻子王婉婷涉嫌故意伤害罪,你这样就是犯了包庇罪!”说话间,赵警官还生怕自己吓唬不到负责人,手中还拿出了亮晃晃的手铐。

“哎呀,警察啊,你别抓我,我说,我啥都说,那天小何(何守忠)的婆娘来找他,说是家里有点事,然后就走了,在之后我真是不知道了啊!”负责人看见手铐的时候都快哭了。

赵警官闻言不敢耽搁,调转车头向着警察局行去,这虽说不是什么重大的线索,但是有了这个证据,到现在为止的所有都说的开了,王婉婷夫妇就是杀人凶手,但是赵警官对于钱老的怀疑并未消除。

当赵警官到了警局的时候,孙所长已经等着急了,见到赵警官到了连一杯水都不让他喝就给他塞到了审讯室里,和钱老坐在了一起。

原本警察审讯犯人是不允许法医在一旁陪审的,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不仅钱老坐在了自己身边,就连孙所长都在审讯室外面虎视眈眈的盯着里面。

别看赵警官从审讯室里面的镜子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但是就算是猜,赵警官也能够猜得出来外面的孙所长是一副什么样的苦大仇深的表情。

安坐下来之后,赵警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王曼雯。”

直到这个时候赵警官才注意到自己对面的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模样。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