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多情是罪(三)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这个该死的怎么这么能作!”赵警官挂了电话一边骂骂咧咧的咒骂着不知道是谁的凶手一边赶紧穿上衣服鞋子,他娘的,老子饭还没吃几口呢!

“老赵,怎么了?”赵警官的妻子见状心知不妙,急忙关切的问道。笔%趣%阁www.

“你再家里面好好待着,不用等我了。今晚上估计回不来了,他娘的,聂俊磊的女朋友也死了。”赵警官没好气的说道,说着就打开屋门向着案发现场走去。

当警察的媳妇不容易,当刑警的女人更是不容易,赵警官的老婆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动作娴熟的从香炉下面抽出三根香点上敬奉在了菩萨的佛像面前,静下心来虔诚的跪拜祈祷,看样子这已经不是赵警官第一次夜间出警了。

…………………………………………………………………………………………………

…………………………………………………………………………………………………

与发现聂俊磊尸体的场所不同,他的女朋友倒是独自住在一个高级公寓里面,据现场的警员所说,死者是一名女服务生发现的,当时她想要取回忘在死者屋内的一张重要的纸条,多几次敲门无果之后无奈用总卡打开房门,进屋之后发现死者已经死在了沙发之上。

赵警官闻言心中有了些许怀疑,他向公寓的负责人询问道:“这个能打开所有屋子的总卡都有谁有?”

公寓的负责人是一个身材肥硕的男人,遇见了这种事情他现在脸上的表情比死者好不到哪去。他不假思索的说道:“这个总卡至于我有两把,我随身携带一把,另一把就给每天晚上负责检查的女服务员管理,在检查完房间之后再把这张总卡归还给我。”

“那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人借走过这张卡?”

“哎咦!警官你这是咋说话哩!我们做这种买卖的能随便借总卡么,当然是没有了!”胖子听闻赵警官这么询问急忙否认,这种事情咋可以乱说话呢!

赵警官闻言便转头去找寻那个发现死者的女服务生去了,当见到这个女服务生的时候,她已经完完全全被吓坏了,赵警官发现这个女孩子的下体已经湿了,想必是尿了,整个人的神情恍惚,要不是旁边有人搀扶恐怕下一秒就会昏过去。

赵警官走到女服务生面前向他出示了自己的警员证,现在这个时候恐怕除了她的父母就只有警察最能够让她镇静下来了吧。赵警官随后问道:“在发现死者之前屋子里面有没有其他人?”

“……没……没有。”女子惊魂未定的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抽搐着,看来她是真的被吓坏了,“不对!有!门口有三双鞋!两双女人的!一双男人的!”就在赵警官打算再次询问些别的线索的时候,女服务生又突然改口了。

赵警官知道这是一个突破口,他急忙抓住了女人的手,眼睛瞪得滚圆,焦急的问道:“你确定么?到底有毒少双鞋子!”

“三双!没错就是三双!”女服务生这一次肯定了自己所说的话。

“赵警官!法医在现场发现了四双不同的鞋印,有两双鞋印在门口处显得很杂乱,另外两双倒是在门口处摆放好鞋子就消失了。我们怀疑那两双鞋子恐怕就是犯罪嫌疑人!”果不其然,在女服务生刚说完没多久,现场的警员就向赵警官汇报到。

赵警官点了点头随后继续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那三双鞋子?”

“……第……第一次进屋。”

“那你第二次进屋的时候发现了没有?”

女服务生这一次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继续回答道:“没!没了。”

赵警官闻言玩味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随后向着法医走去,等到他走到了法医的面前时,一身白大褂,头发花白的法医对着赵警官说道:“小赵啊,这个和上一次的手法一样,都是堵住了死者的口鼻让他们窒息而死的。不过在这个死者的身上、脸上都发现了不同程度的皮肤组织损伤,到底是什么造成的还要等三天后的化验结果出来了才能确定。”

“钱老,麻烦您了。”赵警官递给被称作钱老的老法医说道。

“哎~,小赵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都是工作罢了。”

“钱老,现场的四个鞋印您能分辨的出来是怎么回事么?”赵警官问道。

“现场发现的四双鞋子型号分别是35码、38码、44码和36码。其中最小的码数是35码的,是那个小服务生的鞋印,我们现场也证实过了;至于那个码数最大的无异是男性的鞋码,根据鞋印的深浅大约可以估计出这个男人的身高在178厘米上下,体重大约是在90公斤左右;另一双38码号的鞋属于一名女性,同理推算身高应该在163厘米左右,体重在50公斤左右;而最后的一双36码号的鞋子就是死者的了。”老法医字正腔圆的解释道。

赵警官闻言皱了皱眉,最后继续问道:“钱老,有没有可能会是犯罪嫌疑人故意穿大号的鞋码来掩盖自己的身形呢?”

钱老闻言嘬了一口手中的烟,死后笑着说道:“哈哈,确实是有这个可能,不过已经被排除了,你看门口的垫子上面,再看看屋子里面,你发现了一个脚印了没有?”

赵警官闻言眯着眼睛在屋子里面仔仔细细可巡视了一周,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确实是如钱老所说的那般,一个脚印都没有。

“呵呵,从门口这一堆杂乱无章的鞋印可以推断出,当时的两名凶手行凶之后非常慌乱,在这么慌乱的情况下如果穿着比自己的脚型号大的鞋的话一定会不小心踩到地板上的,我们再来看,鞋印到了门口的垫子上之后便消失了证明凶手穿了拖鞋进来,可是我们在现场并未发现多余的拖鞋,可见凶手应该是死者的熟人才对。”

赵警官闻言恍然大悟一般的点了点头,不过很快他就又摇了摇头继续问道:“不对,钱老,万一他们穿这袜子的话,那么我们在现场发现不了脚印不就是理所应当了么。”

钱老闻言又笑了,他继续说道:“如今是什么天气,三伏天,正数一年之中最热的几天,平常人穿着袜子很容易出汗,再加上凶手在行凶之后肾上腺素激素分泌,汗液的排除会更加的多,什么样的袜子才能够经得住这两重汗液的考验而不再地板之上留下犯罪嫌疑人的体液呢?”

赵尽管闻言终于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下他在无疑问了。钱老刚才所说的意思很明显,这又是一起熟人作案,而且死者跟聂俊磊关系特殊,凶手应该是担心自己的行踪败露所以才痛下杀手。女服务生第一次和第二次进屋中间间隔的时间没有超过五分钟,凶手到底是如何在五分钟之内完成杀人、杀人逃跑这两个步骤的呢?

………………………………………………………………………………………………

灯塚之内。

“少爷,你怎么看?”站在周令戊身边的纯钧问道。

时间在灯塚里面过得飞快,凡间的平常岁月在灯塚里面不过转眼云烟,所以赵警官等人侦查案子过了及近半个月的时间,在灯塚里面也不过就只有两三分钟而已。

见识到了此番推理的周令戊也眉头紧锁,要问他怎么看,他也不知道,因为凶手到底是谁、如何作案的,望乡台上面并未显示。

“孟藤,你怎么看?”

“要我看,就是那个小a做的!”一个人形黑影孟藤说道。

“呵呵,你倒是傻!我这个卷籍上面表明了这次要抓的的人是个女人,怎么可能是那个小a?”纯钧不留情分的说道。

“对了!”周令戊、纯钧、孟藤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卷籍上面不是写了这次要抓的人的姓名了么?还不赶紧看看!”

说罢,几人急忙凑到纯钧面前,可惜的是,只有这本卷籍只有纯钧一人看得到字。

“奥!原来凶手是……”纯钧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恍然大悟一般。

“原来如此,我们赶紧看看接下来她是怎么被抓住的!”周令戊兴致勃勃的说道。

赵警官一夜未眠,可是尽管如此他也没有想通凶手到底是如何在五分钟之内做到的杀人、逃跑,而且逃过了监控。昨夜一夜,赵警官盯着公寓的监控看了一宿,这一宿最有价值的事情便是赵警官证实了钱老所说的话,那两个人确实是一男一女,不过由于监控器的角度问题并没有拍到两人的面孔,侦查工作再度陷入了僵局。

“赵警官,孙所长过一会儿要开会。”

“哦,好,我这就去。”赵警官去厕所随随便便的就洗了一把脸,随后便向着会议室走去,不用说,这次会议的主题绝对是尽快破案!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