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多情是罪(二)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哎,你们听说了么,那个天天往家里带女人那个小年轻的死了。笔%趣%阁www.”

“啊?真的假的,你看我就说吧,这种人早晚死在女人手里,指不定是那个女鬼盯上他他把它带走了”

在小区里,人们最爱谈论的就是张家长李家短,这回可倒好了,聂俊磊一死,他们这几天的话题绝对离不开这个男人了,不过这种长舌妇的行径还真是最为讨人厌烦的。

警方已经通知了聂俊磊的父母,原来聂俊磊的父母是正儿八经的农家人,他们说小聂(聂俊磊)三年前说要来北方打拼,我们是死活不同意的,可是那孩子就是不听说,你看现在好好地人说没就没了,而且还是横死!

赵警官这几日可是没少出入法医哪里,虽然他屡次的去得到的结论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聂俊磊是在熟睡的过程中被人用枕头压住口鼻从而让他无法呼吸最终窒息而死的。

既然说是在熟睡之中死亡的,并且屋内的财物并没有丢失,杀人抢劫这种可能便可以排除了,那么便一定是熟人作案。但是他的熟人就那么几个,一个同性的好友,在一个就是他现在正在交往的女朋友。可是这两个人一没作案动机,二没有作案的时间,那熟人还有谁呢?在哪里出了纰漏呢?

在接下来的几日,赵警官便开始走访聂俊磊的邻居,他的邻居们地狱聂俊磊的评价几乎都是贬义的,说他不知检点,几乎每天晚上都能听到从他的屋子里面传出来的女人的呻吟声。而且每天带进家里的女人也各不相同。

当赵警官问及最忌有没有一个人经常的在他家门口徘徊的时候,他的邻居说:“好像是有一个女人,不过看他的模样都已经有三十多岁了吧,怎么可能是她呢。”

不过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赵警官,这个女人恐怕就是案子的突破口。不过当他再度追问这个女人的具体模样的时候,这个邻居却提供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

赵警官无奈之再度取证聂俊磊的好朋友,看的出来,聂俊磊的朋友倒还是够意思,这几天他郁闷的不吃不喝,整个人都萎靡了许多,当赵警官再度来访的时候还没等赵警官开口呢他便先发制人的提问了起来,询问案子的进展,凶手是谁有没有头绪,凶手到现在有没有被抓到,当赵警官对于这些问题一一摇头否认的时候,刚刚又饿了些许激动的他又重新颓废了起来。

赵警官稍加安抚之后便开口询问道:“聂俊磊的女性好友里面有没有一位三十左右的人?”

他的朋友我们就用小a来代替吧,小a闻言说道“这个家伙的女人很多,一时半会我也没法记住,你让我想一想。”

过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小a说道:“镊子(聂俊磊)的女人里面三十多岁的有很多,有的是人妻,有的是离婚的少妇,有的是大龄剩女,你想知道的是谁呢?”

赵警官闻言在内心之中稍加推理一番,首先便是已婚的人妻,这一点最为有嫌疑也最为可能,首先第一点,聂俊磊的人品我们先不加评论,但是破坏别人家庭这种事情对任何人爱说都是不可原谅的,而又因为一时冲动犯下杀人的罪过,其次便是离婚的少妇,离婚的女人大家都知道,这种时候的女人内心极度脆弱,很有可能会因为一时的温暖而错误的认为自己爱上了另一个男人,想聂俊磊这样的一个跟女人上了床之后便翻脸不认人的人来说这会二次伤害女人,冲动之下对聂俊磊痛下杀手倒也不是不可能,至于第三种吗,大龄剩女这一群体虽然是着急结婚了一点,但是即使被骗了也完全没有丧失理智的理由啊,所以现在看来,最最有可能的便是前两种可能。

于是赵警官叫小a跟自己具体的说了说前两和类型的女人的信息。

小a说道:“镊子跟我说过的也就那么几个,我也没亲身经历过所以难免会记错。”在之后小a的叙述之中,赵警官锁定了四个女人。

第一个名叫王婉婷,长得有几番姿色,是一位全职太太,丈夫是工厂的高级技工,平日里不常在家。家里有一个五岁的小孩儿。现在因为这件事情的败露已经和自己的老公离婚了。这个女人曾经出现过一段时间,没少给聂俊磊花钱。

第二个女人名叫季松翠,相貌平平但身材不错,是一位地产富商的老婆,名副其实的阔太。据传这个女人高中时代曾经打瞎过一个同学的眼睛,也带着聂俊磊去了不少好地方瞎玩。

第三个女人名叫王曼雯,是个大学老师,她不论是相貌还是姿色都平平,不过唯一一个优点就是声美胸大。那个时候是刚刚与自己的未婚夫因为婚礼礼金的问题分手不久,聂俊磊一天就把她拿下了,不过听说这个女人有过一段时间的精神分裂。

第四个女人名叫张雅静,是一名企业高管,聂俊磊与他认识是在这个女人刚跟自己的老公打完官司不久。这个女人不论是身材还是相貌都是这四个女人之中最为出众的,不过就是性格刚强,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强人。

这四个女人之所以能够进入赵警官的视线里都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都有作案动机。王婉婷因为家庭的缘故难免会对家庭产生愧疚感,而这份愧疚所造成的压力便会因为无人倾诉而逐渐加大最众酿成苦果;季松翠因未自由便有暴力倾向,在物质基础上取得了成功的他难免会对不成得到甚至被判了自己的事物采取极端的手段;而对于王曼雯来说,如果不是小a在最后时刻或出他有过精神分裂的病史的话赵警官绝对不会把她纳入范围之内;而至于最后这一位,身为女强人的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生活之中有任何的污点,这一点从他跟曾经朝夕相处爱意浓浓的战鼓采取打官司的方式来结束感情这一点便可以看得出来,而被聂俊磊玩弄这不由分说绝对是他人生之中最大的污点了。

在确定了调查范围之后,赵警官便开始紧锣密鼓的搜查起来,因为案发之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了,而自己这个专案组居然还没有确定犯罪嫌疑人,这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了,这个杀人犯在外面逍遥一天,对于平常的老百姓来说便是危险的一天。再换句话来说,我老赵在世狄仁杰这个名号可丢不起人啊!

随后的一段时间,赵警官率先走访了王婉婷的家,让赵警官略感惊讶的是,明明已经离婚了的王婉婷居然和自己的前夫生活在一起,对于王婉婷的审讯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王说她出轨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她反思了不少,最近才刚刚和前夫有要和好的迹象,希望警察不要再打扰他们来之不易的生活了。当问及案发当天她在哪里的时候,他的丈夫说王婉婷和他在一起,在工友们的聚会上。

之后又走访了季松翠的家,季松翠的老公对这件事情也是知道的,现在两人的生活完全就是各过各的,“夫妻”这一个称谓也不过就徒有其名罢了。当问及案发当天她在哪里的时候季松翠说自己和秘书一起去了上海散心,有机票和照片佐证。

王曼雯则是在案发之前的三天就已经回老家了。而之后取证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

张雅静现在因为公事出差,到现在还没能联系上,不过据她的同事说,她案发的时候还在处理跟前夫的财产纠纷案的细节,哪里有时间去管这个男人呢。

案子到了这里又进入了一个盲区,惟一的四个犯罪嫌疑人现在已经有连个脱离了嫌疑,一个是出去旅游的季松翠,一个是回老家的王曼雯。现在有嫌疑的人只有两个人了。可是这两个人也有不在场的证明,这该如何是好。

“谁规定的凶手一定是女人了?”赵警官的妻子在听到了赵警官的倾诉之后不假思索的说道。赵警官闻言用力了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一个女人力气再大怎么可能把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给憋死呢!”赵警官力气之大,把自己的脑门都给敲红了,害得他老婆心疼不已。

可是高兴没多久他就迷茫了,因为如果是男人的话,那么每一个与聂俊磊有过关系的女人的丈夫亦或是男友亦或是未婚夫都将被划入范围,可是这范围是在会太大了!在这群人里面找一个准确的犯人无异于海底捞针!

“零零零零!”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赵警官急忙跑过去接起了电话,半夜出警是警察们的家常便饭,所以特使科警惕着。

“赵队,不好了,又死人了!”

电话那头说道。

“四人就死人了!我这还有个命案呢!你找别人去!”

“赵队!聂俊磊的女朋友死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