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多情是罪(一)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小周,你这可得注意一下工作之余的时间了啊,这可倒好,上着班呢就睡起觉来了!”王所长教训道。笔&趣&阁www.

可是刚刚得知周令戊不仅没有死反而摇身一变变成了什么提灯人,什么掌管恶灵怨灵一样的东西,这可让他一时之间难以平静下来,他激动地跟王所长汇报:“王所长,你还记得那个贩毒的头头儿周令戊么?他现在可是厉害了,原来咱们都冤枉他了,他现在是个阴间的什么官,刚还给我托梦来了!”

“你没病吧?”王所长狐疑的看着这个平日里风风火火天不怕地不怕的周警官怎么今天这么神叨了?

“王所长,我可真没骗你!”周警官还是不肯罢休,继续跟王所长讲解着,王所长当然是不愿意听的,开玩笑,两个大活人光天化日之下讨论一个死了的人的事情,多晦气。

…………………………………………………………………………………………………

…………………………………………………………………………………………………

灯塚。

七雄老的灯笼还真是神异,天南地北,上天入地哪都能去。这不,周令戊等人刚刚从他的灯笼里面走出来回到灯塚里。

在接下来纯钧等人的细心介绍之后,周令戊才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个灯塚是在阴间与阳世之间的夹缝之中,我们的一举一动不会惊动活着的人,但是已经死了的人就不一样了,每一次出去抓鬼都会是在这个人还没死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的,按照七雄老的话来说那便是冥冥之中人各自的命都自成因果,你种下了恶因便会结出恶果,种下了善因便会结出善果。而决定到底该不该抓,早就在这个人有那么一瞬间的想法的时候就已经被决定下来了。

这不,周令戊才仅仅刚刚上任还没没有过一个时辰的时间纯钧便告知自己,上面下派了新一轮的抓捕名单。

周令戊接过纯钧手中的卷轴想要自己翻阅,可是当他拿过来的时候发现原本卷籍之上密密麻麻的人名突然之间不见了,对于这件事请,纯钧的解释是,这个卷籍只有他自己能看,其他人是看不见上面的字的。

周令戊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活着的时候听闻的那些神秘莫测的神鬼故事竟然会这么缜密,就连这么一点点细节都照顾到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叫纯钧告诉自己要抓捕的目标。这可是自己上任之后的第一个任务,老话讲的好:新官上任三把火,我这第一把火一定要烧好!

“少爷,这次要抓的是个女人,在内蒙古赤峰市。”纯钧如是说道。

还在等着他继续说些什么的周令戊许久也没有听到下文,疑问道:“没了?没说他具体是怎么死的?要因为什么原因死的?”

纯钧闻言面露为难之色,他继续说道:“回禀少爷,这个真的没说,只有当他们死了以后被抓回来亲口告诉我们自己的生平的时候我们才能够检验他们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可是现在人还活着,我们只能是提前知道他会死罢了。”

周令戊闻言思忖良久,随后说道:“那既然如此,我就带你们当回侦探,咱们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七雄老,出发!”

不过七雄老闻言连动都没动弹一下,他对着周令戊说道:“少爷,阳间只有你自己能去,我们的命都被锁在这个灯塚里面了,只能在阴间晃荡了晃荡咯。你要是想去的话随时可以走。”说话间他像是打开了门一般打开了自己手肘之下依仗的一人高的灯笼。

灯笼中心灯芯散发出与这一片幽暗深邃,一切都是暗色调,充满着压抑颜色的灯塚格格不入的光亮,从阳世之中而来的周令戊知道,这是阳世间的光亮,尽管他十分想要回去,但是他现在明白,自己的肩上有着重重的担子,现在这一条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而是属于这一片灯塚的,所以他不能够再像小孩子一样任性了。

他盯着从七雄老灯笼里面散发出来的光许久,最终才恋恋不舍得摇了摇头放弃了这个想法。

七雄老见状对周令戊说道:“少爷,其实你要是想提前办案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灯塚的北面有一座和阴间的‘望乡台’类似的东西,原本是让怨灵们最后看一眼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才用的,不过你要是想的话也可以用他来看阳间的事情。”

周令戊闻言点了点头,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想想自己要在这么个枯燥的地方生存四百年,不自己找点乐子怎么行,正好现在自己当了个判官,也学习学习狄仁杰断断案!

除了七雄老以外,孟藤和纯钧跟随者周令戊一同前往望乡台,周令戊把这次要抓捕的人名写在一片黄纸上贴在了望乡台之上的一面和七雄老一边大小的明镜之上,黄纸微微颤动了几下,随后便如同涟漪一般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了明镜之上,而明亮的镜面之上也浮现出了另一番模样…………………………

内蒙古自治区是自打建国以来就没有停止过发展的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区,而在它的管辖范围之内,有一个曾经作为世界上占地面积最大的美丽城市——赤峰。多少从赤峰走出去的人都会被问及一个事情,那便是:“赤峰的草原怎么样?”其实赤峰并没有草原,这里也是被钢筋和混凝土所覆盖的城市,在夜晚,这里的灯火辉煌车道上川流不息,人们也形形色色,有人欢喜就会有人忧愁。

就在人们为各自的生活而不断努力着的时候,一个生命却在悄然无息的消逝。

自从两个月之前联系过他一次之后钱玲玲就再也没有他的音讯了,尽管她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是被这个男人玩弄过得无数女人之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存在,可是她依然难以压抑住内心之中想要再次见到他的冲动,在她多方打听寻找的情况下,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的找到了这个男人的家。

在他家门前,钱玲玲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以来缓解已经跳动不已的心,即将面临自己的究竟是久未谋面的惊讶还是恼羞成怒的呵斥呢?不过现在这些在这个尚未成年的小丫头的心里都比不上见到他要来的实在了!

“咚!咚!咚!”

钱玲玲轻轻的敲了三下门,生怕自己敲的太过用力会惊动了屋子里面的人。

可是屋里却并没有回信儿,难道他不在家么?不应该啊,听他的好基友说他们昨天还在一起喝酒的。

“咚!咚!咚!”

屋子里面还是一片寂静。

钱玲玲嘴角微微上扬,她甜蜜的笑着,既然你不在家,那我就去你家里帮你做一顿丰盛的午餐吧。

她从随身斜跨的小包里掏出了从他的基友哪里得来的钥匙,三下五除二的便打开了房门进了屋里。

不过在她脸上的微笑还没来得及收回便演化成了惊骇!一声响彻了整栋楼的尖叫惊动了所有人。

原来那个男人死了,那个风趣、帅气、多金的男人死了!

警察很快便来到了这里,将这一个房间封锁了起来,法医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摇了摇头,对着身边的警官说道:“是被枕头蒙着头窒息而死的,他杀,可惜现场没有指纹,犯人在作案时没有慌张,屋子里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应该是熟人作案。”

亲临现场的赵警官听完了法医的描述急忙吩咐下去调查死者的社会关系,同时用手拖着下巴,手指微曲挠了挠自己的胡子,他自言自语道:“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连这么帅气的家伙都不放过。”

对于钱玲玲这个第一发现者的审讯很快便开始了,但是令人遗憾地是,她有着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尽管赵警官认为她有十足的作案动机可是没有证据,只好把钱玲玲放了,而事实证明,钱玲玲确实不是那个心狠手辣的人。

经过多方调查,死者名叫聂俊磊,不是本地人,南方来人,三年前在赤峰定居,人际关系复杂,社会的三教九流几乎都认识。由于有着一张俊美的皮囊在外边招惹了不少花草,生活十分麋乱,听他的女友说这个男人很有钱,开名车,戴名表,经常带自己去社会上流的娱乐场所玩儿,没想到这就死了。

赵警官对这一点深表怀疑,因为在郭俊磊信贷记录上表示,他有过多笔分期购物的账单,并且在汽车租赁公司也有着频繁的交易记录,这说明这个男人的“有钱”只是装出来的!而能够充分证明这一点的便是他死亡时居住的房子,屋子里面除了沙发电视和床之外别无他物!

赵警官认为,聂俊磊的死绝对是情杀。而在他地几任前女友当中,有一个人引起了赵警官的注意…………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