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新一代提灯人(下)——交接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七雄老,看来要麻烦你费心了。笔~趣~阁www.”官袍提灯人说道。

他身下的九米巨人闻言二话不说提起手中的一人高的灯笼便向着周令戊的灵魂裹挟而去。

现如今的周令戊已经没有一点人样了,因为死之前积累下来的怨气的缘故,它现如今的模样是维持着死之前的最后一刻的,半边脑壳耸拉在脖子上,一身的血污象征着周令戊心中怨念之深。

“我冤啊!我冤枉啊!”他只是不停地在重复着这一句话,在一人高灯笼即将触碰到周令戊的时候,他出人意料的身手非常好的躲避开了,不仅如此,他似乎知道眼前这二人的弱点一般,挥舞着自己的利爪向着官袍提灯人手中的那一盏灯火幽幽的灯笼击打而去。

“嗵!”

就在两者将要接触的瞬间,提灯人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黑影,黑影手臂一挥便将冲击而来的周令戊给打飞了出去。

“少爷,虽说他不可能伤着你,可是你多少也得自己注意一点吧,万一遇见我们几个打不过的家伙那你不是死定了?”黑影对着提灯人说道。

“孟藤,休得无礼!”

“七雄老,你也太护着他了吧,要真论辈分的话,我都能当他爷爷的爷爷了!”被称作孟藤的黑影对着九米高的巨人不屑的说道。

七雄老闻言不由得嗤之以鼻,开口反驳道:“那如此说来我也可以做你爷爷的爷爷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斗嘴了,今天是我在任的最后一天,赶紧抓了这个家伙回去调教调教。”提灯人对着二位说道。

两人闻言原本还热闹的气氛顿时冷淡了下来,因为眼前的这个提灯人就要离我等而去了。

提灯人来不及安慰两人的悲怆心情,提在手上的灯笼向前一挥,自灯芯之中飞跃出一道道家的符印,符印不偏不倚的紧贴在周令戊的脑壳之上,原本还张牙舞抓的他瞬间安静下来了。

七雄老见状也不拖沓,手中灯笼散发出璀璨的星光,星光化作一双大手将被定住的周令戊吞了进去。

直到此刻,抓捕周令戊的工作才算是完成。

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在抓捕完之后经常会受到四周不知死活的恶灵的威胁,每一次七雄老都需要大发雷霆这群没有眼力见的家伙才知道眼前的这几个家伙到底是多不能惹。

这不,刚说完就有不知深浅的恶灵向着提灯人手中的灯笼抓去。

还没等孟藤有所动作,二人身下的七雄老便狠狠地跺了跺脚,这一跺脚可不好,四周的山峰都跟着抖了三抖。

盘着双腿坐在七雄老肩上的提灯人对着四周的恶灵说道:“今天是我卸任的日子,别不识好歹给我闹事!”

提灯人此言一出,一种不容抗拒的威势以他为中心向着四野散开,原本还想着投机取巧的众多恶灵也不得不收了心思,没有人愿意在提灯人卸任的那一天惹事,因为没有人能在提灯人人的手里讨到好处!

见众凶灵不在造次,提灯人才面目和善的对着七雄老说道:“七雄老,我们走吧。”

“咚!咚!咚!”

一阵阵惊天响的脚步声在天边划过,三人所到之处皆是乌云密布,细细看下去,原来事乌云在跟着这三个人一同行走!

不多时,七雄老便带着众人回到了提灯人的住所——灯塚。顾名思义,是灯的坟墓,也是提灯人的家。

每一代提灯人都要在这里住够四百年才能够解脱,而所谓的解脱又是另外一层意思了。

现在这个提灯人的当务之急便是让周令戊复归清明,他的时辰不多了,必须要赶在吉时之前完成交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七雄老回来之后倒是清闲,他在门口一躺,宛若一座大山一般,手掌轻轻摆了摆,原本被他一人高的灯笼关着周令戊便被扔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提灯人的面前。

提灯人上前抬手揭下贴在周令戊灵魂之上的黄纸符,纸符刚刚揭下周令戊便开始发起疯来。

一旁严阵以待的孟藤见状便要上前收拾他,提灯人轻轻摆手,制止了孟藤的动作。孟藤不好抗令行事,只能提心吊胆的盯着提灯人手中的灯笼,以防灯芯受到伤害!

周令戊可没心情管他们这许多,现在的他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尽情的破坏,粉碎,将所能看到的一切活着的东西都粉碎,以此来释放压抑在心中的怨气。

提灯人见周令戊如此模样倒也不躲,他压低了声音威严的问道:“座下何人,报上名来!”

“我冤枉!我冤枉啊!”周令戊只是不停地重复着这一句话,对于提灯人的问话完全不作回应。

“还不顿悟!”提灯人双目圆瞪,眼睛与周令戊的残破的脑壳上的眼睛相互对视,仿佛是有着什么奇异的事物在操纵一般,原本还在发狂发疯的周令戊竟然在提灯人的注视之下逐渐恢复了神智。

“我是周令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恢复了清明的周令戊缓缓说道。

“有何冤屈如实招来!”提灯人威严的询问道。

“因莫须有的罪名被判了极刑!”

“何等罪过?”

“他们说我是贩毒的主谋,是大毒枭。可是我只是去桂林玩了几天罢了。”

提灯人闻言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屋中的一个角落说道:“纯钧,此人所言是否属实?”

说来也怪,原本在哪个角落里什么也没有,可是就在听人询问完这番话语之后,角落里的空气一阵扭曲,随后一个面容俊逸,面庞如同刀削一般的男子浮现而出,他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卷籍,一边眉头紧锁的翻阅着一边回复道:“回禀少爷,周令戊因被人陷害而锒铛入狱,最终被判处重刑,枪决身亡。罪魁祸首依然在阳世,现身在桂林,您看如何处置?”

提灯人想了想,随后对着纯钧摆了摆手说道:“罢了,我等虽说有些权利,但是勾魂夺魄这种事情还是得让阴间的人来办,退下吧。”

“是!”

纯钧与孟藤二人的身影在屋内一阵闪烁,随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倒是在屋内多了一面盾牌和一柄锋利的长剑。

周令戊从未见识过这等神异的场景,他惊讶之余可没有忘了方才那个被叫做纯钧的人所说的话,他说这件事情的主谋还在逍遥法外!想到这里,周令戊刚刚恢复了清明的甚至便又有濒临疯狂的危险了。

好在提灯人及时发现了这一点,他声音威严的对着周令戊说道:“你也听到了,你的事情已经明了,罪魁祸首依旧在人间逍遥那就说明他的命还不该绝,你早晚有能够亲手了结他的时候。”

周令戊闻言虽说心有不甘,但是现在自己只是一个亡灵罢了,又能做什么呢,他只能重重的点了点头。

提灯人看着这个家伙如此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对着周令戊说道:“你这个家伙倒是有趣,才仅仅受了这点委屈便不得了了,想我直到现在冤屈还尚未能报呢,我又该作何?”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死了既然变成了亡灵那么便是有着阴间存在的,为什么皆因握的不是黑白无常而是你们?”终于,神经大条的周令戊意识到了这一点。

提灯人笑了笑说道:“我是提灯人,专门接管怨灵和恶灵,你想知道为何?”

“恩!”

“现如今亡灵的数量不计其数,阴间自然掌管不暇,但是阳世间的阴阳平衡又必须要维持,索性他们便设立了这么一个组织,让我们代替阴间来奖罚怨灵和恶灵。”

周令戊自然不是傻子,他闻言继续询问道:“那我会受到怎样的奖罚呢?”

提灯人闻言解释道:“你是下一代提灯人!”

“什么!”周令戊自然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了避免提灯人权高而丧失本心,所以阴间规定每间隔四百年便更换一届提灯人,而要想成为提灯人的条件只有一个,那便是怨灵、是受了极大冤屈而死的亡灵。现如今四百年任期已到,你便是这个时间段最为冤屈的亡灵,所以你就是下一代的提灯人。”

周令戊还想多问些什么,可是提灯人似乎是等不及了一般,他对着周令戊说道:“剩下的你叫他们三个跟你说吧,我的时间就快到了,我先行一步了!”

话一说完,提灯人便向着灯塚的一处阴森至极的地点行去,转眼间便消失了身影。只留下了周令戊一个人不知所措。

“去南面,有海龙给你送灯笼。”门口的七雄老说道。

周令戊闻言便向着南面走去,现如今自己在这里孤身一人,除了听他们的又能怎样呢?

原来灯塚的南面是一座海礁,而等到周令戊赶到时,海礁之上早已经有一条通体乌黑的巨龙卧附在礁石之上等待了。

“你这一代还真是慢啊。”

海龙说道,声音响彻了海礁,激起了漫天的浪花。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