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新一代提灯人(中)——捉灵!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郭梓潇,我是李警官,这位是陪同审讯的周警官,我希望你能够积极配合我们的审讯工作。笔、趣、阁www。”李警官对着被拷在桌子的另一侧的那个女人说道。

女人点了点头,但是周警官害怕他跟周令戊一样都是顽固的家伙进一步的想他严明了要害,他说道:“郭女士,你应该知道,你这次被抓查到的毒品剂量刚刚压了国家的法定线,再加上你没有前科,判轻了就是个缓儿,在里面好好改造就能活,但是要是抗拒我们的工作那就只有一个死了,我希望你明白!”

李警官在周警官说完这番话之后对女人询问道:“你认不认识周令戊?”

“认识,当然认识,我这次来桂林旅游,我看他年轻气盛也不知道就犯了什么浑看上了她跟着他在这鬼混了几天。要走的时候他跟我说要做大买卖,让我帮他运到香港点儿,下了飞机直接到xx酒店等着就好,会有人来接应我,结果我还没出机场就被抓了,我还后悔呢!”

李警官闻言和周警官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从周警官的眼睛体会到周警官的意思,仿佛是在说:“看吧,我就说那个周令戊不是个好家伙。”

“可是他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刚刚结束高考,我们也在他们本地的学生系统查询到确有其事,这一点你怎么说?”李警官继续发问道。

“这你问我我去问谁,我也是仅仅跟他在一起三天罢了。”女人不耐烦地说道,好像不愿意去回忆与周令戊在一起的感觉一般。

李警官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对于眼前这个女人的供词他是将信将疑的,因为周令戊再说自己的经历的时候那个眼神根本不是在撒谎,而眼前这个女人虽说表面上看上去理直气壮以前,但是仔细看看便能够发现演的痕迹太明显。

对于这个女人的上家下下家的问题在第一次审讯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按照女人的供词来说的话,周令戊就是他的上家,至于他的下家他也没看到所以对于案情来说,现在又进入了断层。

就在周、李两位警官思考案情的突破点的时候,被关押在监牢的周令戊突然说有重大案情要汇报。

听到这个消息的周警官笑了,他对着李警官说:“你看,李队,这个小子装不住了吧。”

周令戊很快便被带到了审讯室,刚刚结束了对郭梓潇的审问的两人并未感到疲惫,反倒是激动不已。

这一次周令戊只是具体的交代了那些藏有毒品的一副都是在那些商家购买的,经过了几天的思考,周令戊终于想通了,自己这是中了别人的套了!那些个卖纪念品、卖衣服的商家也是郭梓潇的同伙!

别看这一次他只是寥寥几句话,指明了几家商家的名字,可是这几句话对于这一次特大贩毒案的侦破有了极大的进展,由于警方的突击检查,在这商家的内部或多或少的都查到了毒品,其中几家商家的毒品储量竟然不比周令戊运过来的少。

听到这些人都被抓的消息周令戊心里开心极了,因为和人不认得自己,自己无罪的证明更加确凿了。

不过事与愿违的是,这些被抓的二十个人里面,所有人的口供都惊人的相似,他们都一致指认周令戊是主谋!

这一次李警官也相信,眼前这个看似无辜的周令戊实际上却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毒枭!

对于周令戊等人的一审判决很快就下达了,周令戊和邵书记任被判处了死刑,之余郭梓潇等其他人则分别获得了应当受到的刑罚。

从中央下派的刘警监和李警官也带着荣光回北京去了。

这件事情一切都看似风平浪静了,但是周令戊却是陷入了极大的困惑之中,下奶对于生,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但是他希望自己临死之前能够知道到底是谁,到底是因为什么要这么陷害自己!这一次陪自己上路的人不少,为什么他们宁可死都要说假话栽赃自己!

周令戊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的是呢,毕竟这个世界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周令戊的二审判决也很快就下达了,法院的看法是维持原判,也就是死刑!周令戊带着镣铐在减仓里面活动的越来越少,他每天除了靠在墙上苦苦思索之外就是昏昏大睡。

眼见执行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执行的当天也就是周令戊能够见到父母的那一天。

根据国家规定,被判处死刑的人一般都在国家的法定假日之前执行,原本毒贩应该都是在六月二十六这一天统一执行的,但是周令戊这一批错过了这个日子,所以就被安排到了八月一日之前执行。

执行的这一天,天气暗淡极了,老早的乌云就把刑场的上空给盘踞了。周令戊这几天像是神经质了一般,见到一个人便说我是无辜的,我死了之后会变成恶鬼的!

但是哪有人会把他说的话当真,在监狱里面,死后变成鬼是最为忌讳的,所有人都避之不及。

周令戊见到自己的父母之后这一病情发作的更为严重了,他隔着厚厚的玻璃板申请恍惚的对自己的父亲说:“爸,我是无辜的!我死了之后会变成恶鬼的!”

看见自己的亲生骨肉这般模样,试问谁家的父母心里不难受,周令戊的父亲像是老了十多岁一般,原本仪表堂堂的一个项目经理现在竟然比之七老八十的老人相去不远了,周令戊的妈妈更是哭的眼睛都快要瞎了。

他的父亲直呼自己无能,没能够把孩子保下来,但是这又如何能够怪的了他呢?这次毒案的主谋没有落网之前周令戊是无论如何都翻不了身了。

临行之前,周令戊像是回光返照了一般面容和善的看着自己的父母,他低声说道:“爸、妈,孩儿不孝,不能为您二老养老送终了,您二老还年轻,赶紧再造一个,也好弥补我这个损失,儿子的命看来就是这样了,相信我是冤枉的也就只有你们俩了,别太难过了,人总有一死的,我是冤死的,我死后下不了地狱的,爸妈,保重了,儿子来世再孝顺你们!”

在结束了家属见面之后,周令戊这一批次的死刑犯就要被押送往刑场了,为了安全起见,在执行的最后一刻之前只有司机和警察局长知道刑场在哪里。

不幸的是,周令戊没有得到注射死刑,而是最为痛苦的枪决。

在法场上,周令戊跪倒在草地上,他的双手被反绑在后背之上,听着身后判官的命令,他要求自己张开嘴,以方便让子弹能够从嘴里出去,一枪毙命,不用再吃第二个枪子儿。

原本他还对与死亡感到畏惧,但是直到最后一刻降临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能够做到这么平静,他闭上了眼睛,他可不打算自己到时候死不瞑目。

“嘭!”

随着一声枪响,周令戊年轻的生命伴随着上飞出去的半边脑袋结束了,最后一刻,他没有感觉到一丝苦痛,这也算是上天对他最后的恩典了吧。

执行死刑之后的步骤很无聊,家里人给凡人收尸,送到早就等在这里的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将尸体运到火葬场火化,其实在我们这边也没有明确的定义,凡人这么死到底是算是横死还是平凡的死。

周令戊的死并没有惊动任何人,除了他的父亲、母亲,还有我。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真的不想让这么一个仅仅受了这点冤屈的灵魂做我的接班人,他实在是太不够格了。可是四百年之期一到,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算了,就是他吧。

“七雄老,咱们走吧。”一个身披官袍的灵魂对着蹲伏在灯殿门口的九米巨人说道。

“得令,少爷。”

轰隆隆隆隆,一阵巨石滚落的轰鸣之声响起,循声望去,原来是哪个被称作七雄老的九米巨人提着一盏方圆五十米的巨大灯笼向着刑场走去,手中拖着同样提着一盏漆黑如墨的灯笼的身披官袍的灵魂。

巨人每走一步,脚下都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这声音惊得四周的鬼魂无一不瑟瑟发抖,跪拜的跪拜,作揖的作揖,没有一个鬼魂敢于造次。

“少爷,这次抓谁。”

被称作少爷的官袍灵魂笑了笑说道:“七雄老,今天我就得走了。”

七雄老闻言不在说话,脚下的步子更重了,他每走一步都要停顿好久才肯走下一步,在心里诉说着对于少爷的不舍。

“呵呵,七雄老,我们提灯人总归是要一死的,你也不必如此难过,我走了不是还有新来的人么。”少爷轻轻拍了拍这个巨人,随后便满面春风的看着前方了。

两人并未走多远便来到了周令戊被执行枪决的刑场,周令戊的尸体被运走了,可是他的灵魂却依旧徘徊在这里,他说的没错,果然他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恶灵。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