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新一代提灯人(中)——抓人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新来的,什么事进来的?”这间牢房里面看着很有派头的一个光头肚子和周令戊没好气的说道,好像在自己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畜生一般。笔@趣@阁www。

周令戊不敢不说话,他在听到问话之后立刻回答到:“他们说我是因为运毒。”

那个为首的光头听出了端倪,一脸玩味的对周令戊说道:“他们说?那意思你不是运毒进来的了?”

周令戊立马解释道:“我压根不知道有什么毒品,在过机场安检的时候就被查出来了!”

“少他妈跟老子在这废话,这些话去跟警察说去,、,我他妈才不管你是真是假,来了咱们这个牢门,那你就给我听清楚了,你不找哥几个麻烦,哥几个自然也不会找你麻烦,去洗个澡,明天再教你规矩!”光头说完这句话冲着临浦的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努了努嘴,意思是要他去管接管周令戊。

尖嘴猴腮的小个子倒也机灵,看样子没少接手这种事情,他没好气的推搡着新来的周令戊向厕所里走去,还没等周令戊把衣服脱光了一盆凉水就从头到脚浇了下来,原本就挨了周警官一顿毒打的周令戊在经过这么一个机灵,立刻被凉水刺的呲牙咧嘴了起来,本来就气不顺的他再一受欺负说话间就要翻脸。

不过还没等周令戊发怒,坐在下铺炕头的那个光头就对着周令戊解释道:“别见怪,新来的都是这个规矩,今晚好好睡,明天教你这儿的规矩!”

说完话光头便倒头睡下了,方才的话语里不容周令戊有一点的异议,那个尖嘴猴腮的小个子也在泼完一盆冷水之后回自己的床上去了,只留下了周令戊一个人在厕所靠着墙瑟瑟发抖着。

也得亏是在这点凉水的刺激下让周令戊清醒了起来,他一点一点摸清了关系,警察跟自己说那些毒品是在自己的身上穿的衣服里面发现的,可是那些衣服都是自己跟那个女人一起买的,那要是照这么说的话,自己完全就是中了这个女人的圈套,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安排的,可是她为什要陷害我这么个家伙呢?

其实周令戊还是太笨了,不过周令戊想不通顺,我们还有各位景观帮助我们排忧解难。

话头说回王所长这一边,经过了一天的缜密布局和调查,经过查实周令戊所上报的女子名为郭梓潇,是云南省西双版纳人,大家都知道西双版纳是个景色秀丽的地方,但是人们却是不知道西双版纳同时也是中国毒品市场最为猖獗的地方,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犯罪前科,但是当地人说这个女人经常在全国各地出行,其中最多的便是香港和云南之间的往来,身为缉毒警察的众人知道,如果说中国哪里的毒品最多的话,那么首先两个地方是不得不说的,一个是云南,另一个便是香港了。

但是也不能仅仅因为频繁的飞行记录便说这个女人与运毒贩毒有关系,但是既然大家有人为破案的关键在她身上,那么对他的抓捕行动便开始紧锣密鼓的进行着。

“李队,这个女的两天前坐飞机去了香港,香港那边咱们内地的警察不好行动啊。”周警官对从中央特派下来的缉毒精英李警官说道,王所长这次特意让李警官做这次季度任务的小队长,周警官在旁协助,然后把所有烂摊子都交给了刘警监一个人,按照王所长的话说就是,你尾巴大你来做,我可不惹这一身腥。别看他们表面上称兄道弟,暗地里这两个人可是谁也看不上谁。毕竟两个人等级都差不多,人家刘警监是中央特派的缉毒警,自己却窝在这么个穷乡僻壤里面当所长。

闲言少说,我们接着回到警局里面。

周警官所说的确实有些道理,香港毕竟算是外省,自己这边的警力完全不够用,但是案子尚未确定下来,还不能跟上级申请要求香港方面的警方合作抓捕。两个人因为这件事情犯了愁。

原本在看案情细节的刘警监得知了两个人纠结的原因之后不由得哈哈大笑,笑两个人太笨,刘警监拍了拍周警官的肩膀说道:“这件事情你还用愁?警察局长干嘛的?难道是摆设么?赶紧跟你们王所长汇报!让他跟上级反映反映,上级肯定会准的。”

“对啊!”周警官和李警官两个人相视一笑!自己怎么没想到!

原本周警官还以为这件事情很难办呢,结果没想到王所长仅仅只是打了几个电话便可以了,王所长说,他跟上级申请了抓捕令,抓人这方面不用担心,但是要是抓错了,人家的赔偿金要从周警官的工资里面扣。

原本和心情舒畅的周警官一时间没了魂一般蔫了,他现在心里急切地盼望着那个名叫郭梓潇的女人就是贩毒的犯罪分子!

抓捕令下来还没过两天人便被抓到了,按照香港警方提供的信息来看,这个女人是在飞机落地之后不久便被机场的安检给发现后被扭送的警局的,这个女人身上藏有五十克******。现在已经被送到了桂林,就关押在派出所的女监号里。

郭梓潇被抓后不久,周令戊便被提到审讯室里面审讯了,周警官把郭梓潇的照片递给他看,问他说的女人是不是这个人。

周令戊这几脑子里一直都在想这个女人,不是怀念,而是恨,他恨不得现在那个女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能够让自己好好地毒打一顿泄愤!

周警官还问了很多其他的关于这一次运毒的问题,比如说毒品总共有多少,有多少个人运,都被运到了那里,但是周令戊又如何能够知道呢,他也是阴差阳错才上了这条贼船的。他能说的只有不知道。

可是这一句不知道可惹怒了周警官,原本他还想“教育教育”周令戊,但是碍于有李警官的缘故所以没敢出手。

坐在周警官旁边的李警官一直没有发言,知道周令戊说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他才万般无奈的对周令戊苦口婆心的说道:“周令戊,你要知道,你还年轻,如果你供出了重大案情的话我们可以算你积极配合戴罪立功,考虑给你践减刑,你自己也知道,你身上一共有七百五十克的毒品,按照国家的法律规定,身上携带五十克就足以被判处死刑了!希望你能够考虑清楚!”

周令戊不是第一次听到死刑,这几天在牢里面他的狱友就已经提前帮他分析过了,第一次听的时候周令戊吓得连尿都没憋住,不停地问别人怎么才能够改判,大家的说法都一样,除非供出重大案情,否则没救了。

可是周令戊什么都不知道,他能够供出什么来呢!

周令戊失落的摇了摇头,他能够说的除了不知道就只有摇头了。

一旁的周警官看不下去,眼见就要上去打人了,一旁的李警官急忙把他拦了下来,随后对周令戊说道:“你说你不知道这件运毒事情的始末,可是为什么郭梓潇能够清楚地说出你的身份信息呢?”

这句话倒是体型了周令戊,他像是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激动地对李警官说道:“李警官,关于这件运毒的事情我是一点都不知道,但是我要告诉你别的事情。”

李警官以为他要说别的什么牵扯进来的案子,急忙点头说道:“行啊,没问题!”

周令戊滔滔不绝的把自己来到桂林的始末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跟李警官交代了,李警官在一旁半信半疑,可是一旁的周警官听完了却是不置可否的说道:“我经手的犯人里面编故事能力你是第一流的,我差点就信了!”

李警官却是没说什么,这次对于周令戊的提审就算是结束了,临走之前,李警官告诉周令戊他的父母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们正在往这边赶。

一听到自己的爸妈要来周令戊陷入了沉默,一方面是对于父母的愧疚,如果说要是没有跟家里人吵架的话也就不会来到桂林,不来桂林也就不会摊上这件事。而另一方面便是不知所措,周令戊不知道该以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去见自己的父母。

周令戊被带走后不久,两个人在办公室里面探讨了起来,周令戊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两个人产生了分歧,在周警官看来,这个家伙无非就是再给自己编造了一个无罪的故事;而李警官却认为方才周令戊的模样可一点也不像撒谎。

既然两个人都想不出一个让意见统一的方法,那不如趁热打铁,把郭梓潇也审一遍。

李警官倒是没什么,可是周警官就不行了,周警官不好意思的对李警官说道:“李队,我这……有点不好意思,我今天得回家陪老婆孩子吃饭,今天是我俩结婚纪念日。”

“奥!去吧去吧,替我向嫂子问好。”

两个人客套一番周警官便走了,留下李警官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眉头紧锁。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