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新一代提灯人(中)——牢房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说吧。笔&趣&阁www.”身穿警服,面容严肃地中年警察对周令戊说道,虽说是目光看着被拷在审问椅上的周令戊,但是目光之中却是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与其说是在看人,倒不如说这个警察像是在看一个畜生一般看着这个疑似毒枭的人。

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才到这里的周令戊那里有事情可以交代,他情绪激动的说道:“说什么啊,你们凭什么抓我!”

对与周令戊的情绪激烈的语言,眼前的这个警官并未发作,只是笑了笑从手中的一副淡蓝色的卷夹子当中抽出了一张标有编号的照片和一纸化验单扔到了周令戊的面前。

周令戊双手被拷在了桌子之上,他拾起近在眼前的这两样东西仔仔细细的翻阅着。

化验单上写着一行大字:经法医验定,从犯罪嫌疑人周令戊的鞋底、衣料夹层、帽子的纤维、裤管的内部发现了高纯度******共计一百五十克。

周令戊自然是知道这个一句话意味着什么,他难以置信的将另一张带有编号的照片放在眼前,他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毒品呢!

警官看着周令戊这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他说道:“别装了,说吧,你的上家是谁,带着这么多的货晕倒了哈尔滨,下家有是谁?”

“我不知道。”周令戊摇了摇头,他不可能知道,因为他压根都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什么上家、下家,这几天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就是那个女人,她也不可能陷害自己,更何况如果真的是她的话,那为什么他比我早走两天却没被警察扣下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真不知道?那你说从你身上发现的这七百五十克的粉儿是哪来的?难不成是天上掉下来的?!毒品自己跑到你的衣服里的!”看着周令戊依旧摇头说不知道的警官不由得心中有了些许的怒气,运毒藏毒的家伙他见过不少,可是想周令戊这么嘴硬的可是少的狠,大家被抓住了都第一时间把自己的上家下家报出来以征求向上级汇报的时候能够有一个积极配合调查的好印象。

周令戊本身就是被冤枉的,他压根就不知道毒品藏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对着眼前的这个警察大声叫喊道:“我冤枉!我根本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你叫我爸妈过来,他们知道我不可能配这种东西的!你们是警察!你们不能这么冤枉我!”

坐在周令戊对面的警官终于压不住自己的脾气了,他站起身来对着周令戊的肚子就是一脚踢了下去,要不是周令戊现在被拷在桌子上他早就让周令戊想起他犯人一样蹲在地上让自己狠揍一顿了!

周令戊从小养尊处优惯了,哪里受过这种苦,警察的脚一踢到他的肚子上他就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像是缺氧了一般,连疼都喊不出来,只是窝着肚子趴在审讯室的桌子上一身不吭的感受从小腹上传来的阵阵痛感。

警官走到周令戊面前揪着他的头发把周令戊的脑袋提了起来,对周令戊恶狠狠地说道:“小子,我给你面子你也给我面子赶紧告诉我这一斤半的粉面子是从哪来的,这样你也好过我也好过!”

头顶之上和小腹之内传来的疼痛感让周令戊龇牙咧嘴,原本还算白净的一张连现在已经扭曲了,他从牙缝之中挤出了几个字:“我……真……的……不……知……道!”

警官明显是被周令戊真正的激怒了,他松开了自己紧紧抓着周令戊头发的手将周令戊的脑袋狠狠地向着桌子上砸去。

“嘭!”

剧烈的碰撞声充斥了整个狭小的审讯室之中,周令戊现在终于麻痹了,他神情恍惚眼神迷茫的抬起头盯着眼前的警官迷迷糊糊的说道:“我这几天一直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我身上的衣服都是他给我买的,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毒品的事儿!”

仿佛终于抓住了什么一般,原本脾气暴躁的警官赶紧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要求周令戊详细描述一下那个女子的模样,他冥冥之中感觉,这个女人将会是本案的一个重大突破点!

周令戊仔仔细细的将女人的容貌,衣着,气质,身高等一系列体态特征都一一向警官说明,警官也不闲着,周令戊一边说,他一边拿笔记,到最后把一张三十二开的纸都填满了!

警官看周令戊也没有其他能够交代的,他最后问了一遍到底知不知道这些******是从哪来的,但是可怜的周令戊又到哪里知道这些要了自己小命的东西是从哪来的呢?

警察看从周令戊的身上也问不出什么了,于是便将他暂且收监放到了了派出所的监狱里。周令戊被带出去的时候鼻青脸肿,卷缩着身子不敢伸直。

不过对于嫌疑犯被警察毒打这种事情都已经算是内部的一个约定成的规矩了,按照警察的话来说就是,这群家伙你不打他一个个就不老实,总想着给你炸了窝!

跟着周令戊一起出来的警官走到局长办公室里向他汇报情况,还没等他开口说话,警察局长便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对着审问周令戊的警官说道:“周警官!你怎么能打犯人呢!犯人也是有人权的嘛!”

周警官心想,今天王所长这是咋的了,以往打嫌疑犯也没见他说别的,不过很快他便知道怎么回事了,原来是所长办公室里面来了“客人”!

周警官紧忙敬礼认错,王所长这才脸色好了起来对周警官介绍到:“这两位是中央下派来的配合这次特大贩毒案件的专家,这位是荣获国家功勋奖章的李警官,跟你同级,都是一级警司。”

“你好你好!”李警官起身向周警官敬礼握手说道。

王所长笑着点了点头继续介绍道:“这位是主要负责全国缉毒工作的刘警监,比我级别都高!”

“长官好!”周警官一听这个人居然比自己的所长级别都要高,急忙端正身姿静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被称作刘警监的警察急忙摆了摆手对王所长说道:“你就折煞我把,赶紧说正事儿吧!”

“哈哈,你这个老刘。小周啊,说说咋回事。”王所长上前拍了拍刘警监的肩膀,随后对着周警官说道。

周警官知道这屋子里的没有一个是善茬,急忙仔仔细细的将刚才审出来的一五一十的汇报了上去。

在场的众人闻言均是眉头深锁,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一方面是周令戊所说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他的上家,一反面是对与周令戊这个人到底是否真的不知情而产生了疑问。

在一片沉默之下,王所长先是吩咐小周去吧那个女人的画像画出来然后从找出此人的资料,看看是否有过前科。

等到小周走了之后又对着刘警监询问道:“老刘,这事你咋看?”

刘警监紧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嘴里叹了口气说道:“这案子难办啊!你看,之前派过去的卧底现在生死不明,派去的营救小队也没有找到人,贩毒团伙内部的那条线现在就断了。不过好在断线之前咱们得到了消息说是这一次要从桂林运出一大批的毒品。据说一共值四千五百万,可是咱们抓着的这个人手里才这么点儿东西,这货对不上,指定还有其他的门路。可是这个小子他说他啥都不知道,那无非就是两种情况,一种是死咬不放,一种就是他真的是啥都不知道。这方面小李出警次数多,他知道。”

被刘警监叫做小李的李警官细细思量片刻说道:“审讯的视频咱们都看了,周警官下手不清,看哪个小孩儿也无非就是二十出头,而且还是个文化人,他不可能不知道积极配合调查的好处,我看不像是假的,以前这种用不知情的‘稻草人’的案件也有,不过少。”(稻草人是指运毒团伙中指定的运输毒品的人。)

正在众人在王所长的的办公室一筹莫展的时候,我们的主角周令戊已经被武警逮到了监狱里面,草草的检查了一下身体之后便把它扔到了监仓里面。

监仓们刚一打开,就从一间牢房里面探出个脑袋来,他嬉皮笑脸的对着押送周令戊的警察说道:“哟,今天又有新学员了啊。”

“闭上你的嘴老实儿待着!”武警没好气的说道。

刚才说话的人被武警这么一呛悻悻的缩了回去。

周令戊被警察们带到了监狱里面专门调教新收的一间牢房里,他刚一进去便看见四周床铺上一个个面貌陌生的家伙神色不善的盯着自己。

他被这群人看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好蹲在门口等着这群人发话,周令戊没进过监狱,但是有关于监狱生活的电影他倒是没少看,他知道自己的第一天绝对不会好受!

果然,这件牢房里面说话有分量的一个光头说道:“新来的,什么事儿进来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