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新一代提灯人(中)——毒枭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眼前女子的美艳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刷新了周令戊对于美女的认知,看模样,眼前的这个女人约莫三十出头,正值女人风韵初成的黄金年龄。笔、趣、阁www。

周令戊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女子的身后,一只手悄无声息的就爬上了女子的肩头,看来周令戊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是想要将这个少妇给揽在怀里!

刚一感觉到周令戊的臂膀的女人笑了笑头也不回的对着周令戊低声说道:“你太小了,不是我的菜。”说这句话的时候,女人的眼睛连看都没看周令戊一眼,而是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美景,贪婪的想要把所有的景色全部收在眼里。

不过这一句话并没有让周令戊止步,他将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之上,对着这个矮自己一头的南方女子说道:“美女这句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岁数小另一方面的意思便是年轻啊。”他特地在“年轻”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意味着自己年轻火力旺,绝对能让你********。

女人笑着摇了摇头,抬手轻轻拍下周令戊那搭在自己肩头的轻佻的手,从自己随身携带的皮包之中掏出限量款的口红在周令戊的手臂上留下了一连串的阿拉伯数字,随后便话也不说的离开了船舷,向着船舱里面走去。

周令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看着女子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那十一位数字,莫非这是他给自己留的电话号码?

周令戊体会到这一点之后二话不说立马拿出手机将这十一位数字仔仔细细的输了进去,按下屏幕之上的绿色的拨通键,短暂的等待之后便出现了嘟嘟的待机声。

“喂,您好?”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清脆的声音,听声音周令戊立马辨认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刚才的那个女人。

“我是年轻人。”周令戊略带调侃的说道。

“昂~你这个小家伙怎么这么心急,一会下了船别走,等我。”女人说完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听筒里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嘟嘟之声。

周令戊的心情可以说是好极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泡不上这个少妇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个女人自己送上门来了。

随后的游玩时间对于周令戊来说可算是度日如年了,因为在游玩结束的时候还有这一顿丰盛的“大餐”等着自己享用呢。

“呜!”

终于,周令戊心心念念的游船之旅终于结束了,随着游船的烟囱山传来的轰鸣声,周令戊飞奔下了船舱,在岸边翘首期盼着那个美丽的女人。

“哟,等急了?”

周令戊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女人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了,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着这个女人说道:“还好吧,我们接下来去干嘛?”

“你听说过桂林的莲花池么?”女子神秘的说道,见周令戊摇了摇头女人乐呵呵的带着我们的后生周令戊搭上了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向着山区开去。

在车上,周令戊看着坐在驾驶位上的女人心中疑惑,虽说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定不简单,可是没想到家底这么殷实,我该怎么下手才好。

女人看着周令戊心事重重的模样笑着说道:“这是我丈夫的车,我们大后天就要坐飞机去上海了,临走之前我想要让他陪我再逛逛这个我留恋的城市,可是他工作缠身抽不出时间来,我就自己来了,正好遇见你这么个小色胚,还能跟我做个伴,呵呵。”

“哦,呵呵呵呵。”周令戊讪讪地笑道。

也不知道车开了多久,周令戊只知道下车的时候原本黑漆漆光亮亮的桑塔纳现在已经被一层厚厚的尘土给遮住了。

“现在的莲花池也干了。”

前方传来女人萧瑟的声音,原来这个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身睡袍坐在了莲花池的池子边上了。

周令戊走到女人身边坐下身来顺着女人的目光看向前方已经干涸的莲花池子,依稀的还能池底的湿泥里面找到一片片莲叶。

“你知道莲花池的传说么?”

女人自顾自的说道,周令戊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

“传说以前有一个放牛郎,他每天放牛的时候都会给鸟兽吹笛子听。久而久之鸟兽们都陪着这个放牛郎,放牛郎的朋友多了可是他却越来越不开心,原来回家之后他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仙鹤听了这句话去天上的瑶池叼了朵莲花告诉放牛郎回家种上,时间长了,莲花成了精,变化成一个妙龄的大姑娘跟放牛郎结为了夫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周令戊不知道女人说这个故事的目的何在,于是他随口附和道:“故事听美满的。”

“我和我老公就是在这里定下的终身,现在莲花池没了,他也不管我了,没想到我最后一次来居然是跟你这个小色鬼。”女人苦笑着说道,看着周令戊的眼睛里泛着点点泪花。

这样原本就美丽的她更加妩媚了,周令戊竟然被眼前的这个女人给生生的迷住了,他不自由自主的上前迎上女人的双唇,手上也不老实的伸进了女人的睡袍里。

………………………………………………………………………………………………

………………………………………………………………………………………………

周令戊和这个女人经过那一夜,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他们在桂林的风景区里买了很多的纪念品,直到要走的那一天,周令戊浑身上下全是女人给他买的东西。上到帽子眼镜口罩,下到袜子鞋子裤子。

他兴高采烈的乘坐客车到了飞机场,直到现在他的心里都是美滋滋的,殊不知这一去确实让他踏上了不归路。

马上就要回家,周令戊心里还有点不舍,他跟随着过安检的队伍一点一点的向前走去。

要说飞机的安检真是严格,衣服上面的金属拉链安检人员都会上来检查一遍。这不,周令戊刚过安检的门就被一阵滴滴滴滴的警报声给拦住了。安检人员示意周令戊抬起双臂配合工作,他无奈的伸直了双臂摆出一个“t”字型。

安检人员仔仔细细的在周令戊的身上摸来摸去,要不是不让脱衣服检查,恐怕现在周令戊都要一丝不挂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的飞机场里面多出了好多警察,听说好像是有什么人在策划大案,警方为了避免事态严重而增派的警力。

“呜汪!汪!汪!呜汪!”

一队巡逻的武警刚刚走过安检口,跟随在武警周围的警犬便发疯了一般的对着周令戊狂吠,两个武警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个正在接受检查的周令戊相互对视了一眼,竟全都是训练有素的,不可能会平白无故的吼叫,既然如此那么就一定说明眼前这个家伙有问题!

“您好!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一名武警对着周令戊说道。

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诸事不顺!周令戊心里抱怨道,可是抱怨归抱怨,人家武警都上门了不配合能怎么办!

无奈的周令戊点了点头,随后武警便从安检人员的手里接管了周令戊。

警犬在周令戊的身边转了一圈,最后对着他的鞋狂吠不止。旁边的武警看出了端倪对着周令戊说道:“先生,能麻烦您脱一下鞋配合一下工作么?”

周令戊点了点头把自己的鞋脱了下来递给了武警。

武警前前后后的折了折这双奇怪的鞋,没过多久,一点点白色的粉末便从鞋底的粘胶里面漏了出来,武警天生的警觉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斜眼看了看周令戊,一扫之前的礼貌态度对周令戊呵斥道:“这是什么东西?”

周令戊哪里知道这是啥子嘛,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武警一脸厌恶的看着周周令戊说道:“不知道?我一会让你知道!事到临头了还装蒜!”说话间武警手上一用力,将手中的鞋子一分两半,这可倒好,一袋白色的粉末啪唧一声倒在了地上,武警看着地上的****对着同伴说道:“快通知张队!好家伙,还是个大案!”

说话的时候武警手里也不闲着,反手将周令戊压在了地上,还没等周令戊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手上便已经拷上了手铐!

“你们凭什么抓我!”周令戊对着武警喊道。

武警一脚踢在了周令戊的脑袋上,对着周令戊说道:“凭你是毒贩!”

常年养尊处优的周令戊哪里受得住武警的一脚,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脑袋之上传来,随后他便陷入了昏迷。

在等张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自己也被拷在一个密闭的屋子里,屋子里面有一张桌了一面窗户,一扇门还有一个仅仅盯着自己的监视器,监视器上面的红光让周令戊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

他醒过来没多久,屋门便被打开了,一个身着警服的中年男子走进来坐在他的对面,摆了摆手中几页杂散的纸对周令戊说道:“说吧。”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