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新一代提灯人(上)

作者:嘿黑月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经全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判处周令戊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全部个人

财产。笔、趣、阁www。”

当法官宣读完这一道判决书的时候,周令戊整个人是震惊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就是离家出走之后跟着驴友在桂林走了走,便丢了自己的小命!这无论如何也是让周令戊所难以预料到的。

周令戊现在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已经低迷到了极致的境界,要是有个人稍微轻轻的推他一下,保管你能够看到周令戊会像个勉强立在桌板上的粗径面条一般松松垮垮的倒在地板上,哦,不对!现在的他是站在被告席之上的,要倒也只能是倒在被告席四周的围栏之上。

“被告周令戊,你对这份判决可否有疑问,是否申请上诉?”

法官的声音在这一片不大不小的屋子里回荡,声音响亮到就连蹲坐在门口前来看热闹的民众都倍感震耳欲聋,可是面对法官的提问,当事人周令戊却是压根什么反应都没有,依然是怔怔的呆坐在被告席之上,两眼无光的看着天花板,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被告周令戊,你对这份判决可否心有疑问?是否申请上诉?”

法官的声音严厉了许多,显然是对于周令戊对自己的无视心存芥蒂,但是当事人却依旧恍若未闻一般,估计是被“死刑”则两个字给吓怕了,毕竟周令戊今年刚刚年满十八,正值在高考过后的那三个月的长长的假期之中,尚未品尝过人生的滋味的他年纪轻轻的就要踏上刑场,结束自己的生命了。这叫一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少年如何受得住呢?

见周令戊久久没有回音,法官默认周令戊不想提起上诉,对于这个一审的判决已经十分满意了,眼见法官就要举起手中的法锤结束今天的审判的时候,在被告席身后坐着周令戊的父母急忙站起身来大喊冤枉,周令戊的妈妈原本是个家教严厉很有儒雅风范的大家闺秀,现在却已经一扫以前的模样像极了一个怨妇,只见她张牙舞爪的对着法庭之上的法官笔画着,我想若不是有着一道围栏作为障碍的话,她现在已经和法官扭打成一团了!

周令戊的爸爸是一个it公司的项目经理,对于法律还是有点研究的,更何况自己的儿子犯了法,他这个作为父亲的这几天可没少看《刑法》,他知道如果一审判决死刑之后犯人可以提起上诉,在二审到达之前有充分的时间寻找证据为自己的儿子做减刑辩诉!但是如果不提起上诉的话那么自己的儿子就死定了,他看着法官提问了两次自己的儿子都没有提起上诉的意图急忙对着自己的儿子大喊道:“傻儿子,还不赶紧提起上诉!不然你就死定了!”

“肃静!法院是你们大声喧哗的地方么!”高高在上的法官显然是不愿意看到眼前的模样,他举起手中的法锤“铛”、“铛”、“铛”的敲了三下,周令戊的父母害怕自己再不安静下来会对自己的孩子造成不利的影响急忙消声静坐了下来。

听到了父亲一席话的周令戊大梦初醒一般对着法官说道:“报告法官大人!我提起上诉!”

法官闻言点了点头,随后敲了敲法锤对在座的所有人宣布到:“被告人周令戊不服法院对于他的刑事案件一审裁决,向地方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根据《中华人名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四条,现认定被告人周令戊的上诉生效,即日起上诉时间为十五天,期间包括休息日与工作日,现我宣布,此次贩毒案共计参案人员二十二人,判处死刑六人、死刑缓期执行五人,有期徒刑十五年十人,无期徒刑一人,不服一审判决者十六人,至此所有参案人员均已进行判决,地方人民法院审判结束,现移交案件资料给检察院进行二审最终判决核定!”

“咚!”

法官手中的法锤重重的敲了下来,直到此刻,与周令戊同一批次的此次重大贩毒案件所有人员都被决定了以后的人生,而周令戊更是悲惨的被判定了死刑。

一审判决结束之后的周令戊还没来得及与自己的父母说上一句话便被身边的武警押解着向判处所的监狱里面走去,根据法律规定,在案犯二审的上诉期之前是不允许与亲朋好友见面的,所以不论周令戊的父母有什么办法想要对周令戊说都是不可能的,除非通过律师作为中间人。

被宣读了死刑的周令戊压根就没想过还能活着出去,毕竟自己身上带着足足七百五十克的毒品,按照法律自己就算是被枪毙个十来回都是轻的了,虽说自己对于运毒这件事情并不知情,可是又有谁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呢,与自己同案的二十二个人不论是自己的上家还是下家都口口声声咬定自己对于运毒这件事情清楚地不能够在清楚了,除非是天神相救,否则这十五天的上诉期对于自己来说也不过就是苟延残喘罢了!

周令戊的父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养了二十年的亲生骨肉就这么被武警像是夹着畜生一般的夹着向监狱走去,哪怕是铁石心肠的父母也难以忍受,他的母亲早已经哭成了泪人,能够看得出来,自从周令戊案发之后周令戊的母亲整个人就像是老了十岁一般,两鬓斑斑,眼角也出现了皱纹,这根本不像是三四十岁的人的模样。至于周令戊的父亲,这几日的奔波让他的眼睛充满了血丝,他看着被押解的六神无主的儿子心中暗自决定,哪怕是砸锅卖铁,我也要把你救出来!

事情到此刻为止,我的接任者的故事才算是告一段落,想必你们一定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好,那我就把故事的来龙去脉向你们说清楚。

周令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父亲是当地一家it公司的项目经理,月收入过万,母亲是师范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按道理来说这样一个家庭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更何况在这样一个家庭之中没有给自己母亲丢脸的周令戊在高考之中取得了638.5的优异成绩,被当地的哈尔品工业大学所录取。

在得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周令戊的父亲竟然用年终奖经作为代价请了半个月的假期带着家里人去了迪士尼乐园,这可是周令戊从小就梦想着想要去的地方。

周令戊本以为自己的假期将会非常圆满,可是事与愿违的是,身为教育者的周令戊的母亲明确的知道笨鸟先飞这个道理,她在周令戊休息了一个月之后便对周令戊进行了强行管制,并且通过各种途径购来了大部分与周令戊未来大学所学专业有关的书籍命令周令戊学习。

在经过了三年紧张学习的周令戊岂会让自己用三年的苦学换来的假期又重新用在学习上呢,当即就和他的母亲吵了起来。

这是周令戊的家庭之中最最激烈也是最为惨重的一次家庭矛盾,周令戊的母亲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周令戊会离家出走,因为在他们夫妻二人眼中,周令戊是那种从来不会忤逆家长意愿的乖乖男。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周令戊不但离家出走了,而且身上还带着自己高中三年背着父母打工积攒下来的一万块钱去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桂林。

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起初周令戊还不愿相信,他心想着就算是再怎么美难道还能够美得过仙境?

不过他的这个念头在下了飞机到了桂林之后便立刻打消了,如果以后再让他比较的话,想必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美景能够让周令戊心动了,因为桂林实在是太美了!周令戊没少旅游,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现在也算是半个资深的驴友了,可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地方出了桂林别无他选。

桂林最最出名的是什么,没错,就是山水,古往今来有多少山水画是在描述桂林的我不得而知,但是想必定然不在少数。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