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激将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p,li{white-space:pre-wrap;}

“不去?”陶商傻眼了,他可还指望着张飞大显神威,帮助徐州渡过难关呢。笔?趣?阁www.

现在张飞竟然说不去?不去你为何要下城墙啊,难道老陶没有和你说好吗?

“俺,下来只是奉大哥之命,前来保护大公子你!”张飞咧开了嘴巴说道。

“保护我?”陶谦看着张飞,继续追问道“你大哥有没有说让你代替我们徐州出战?”

“没有!”

“怎么会?!”陶商不相信了,曹豹告诉了陶商,那边的刘玄德又增加条件了,他想要徐州的城池作为安身之所。

“要就给他啊!”陶商不明白了,那三千丹阳兵都舍得给了,这个城池为何舍不得?

“大公子!”曹豹都怀疑这个陶商是不是陶谦的儿子了,怎么处处胳膊肘朝外拐啊,三千丹阳兵如果给了刘备,那么刘备就有一只精锐兵马,同样他也可以从丹阳郡得到源源不断的上好兵员。

可是这一切都阻碍不住徐州的基业。

三千兵马再多,你没有根基,也难成大事,没有充足的粮草供应,三千大军你吃什么喝什么,那些个兵马的消耗军饷也是一大笔费用。

可以说三千大军他刘备那是拿得起,却是用不起,可要是有了城池就不同了,这是可能威胁到他陶谦治理的存在了。

要是刘备朝着这个城中一驻扎,再加上三千丹阳大军,边上还有青州的公孙瓒军相助。

呵呵这个刘备和曹操又有什么区别,不过一个是强取豪夺,一个是缓慢蚕食罢了。

这个条件陶谦如何能够答应。

可是照着这样看来,这个未来的徐州之主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基业被别人吞并,还一心一意的要把自己的基业朝着外面推啊。

“陶商小儿,速速出来受死!怎么了,怂了嘛?若是你能够在本将军胯下转过去,本将军可以考虑放过你!”那边夏侯杰大声狂妄得说道。

“徐州军们,难道你就只有耍赖的本事吗?你们就只会当缩头乌龟吗?若是如此,都回去喝奶吧哈哈!“那边的夏侯杰还当真是有点本事的,起码这个骂人的话语就让这些个徐州军愤怒异常了。

除了愤怒之外,那就是一种憋屈了。

他们徐州还真的是拿不出手来武将啊。

“张闾,上,咬死他,”陶商被人点名了,开玩笑,他陶商陶大公子,杀只鸡都成问题,你让他陶大公子前去斗将?那叫做送菜。

陶商叫喊了张闾了,可是我们的张闾同学却是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在原地一动不动。

“发什么愣!”陶商拍了张闾一把。

“大公子,我叫张非!不叫张闾!”张闾对着陶商说道。

“恩?”边上的张飞把头转过来了,一双铜陵一样的大眼睛瞪着张闾。

“张闾在此!”张闾立马改口了,开玩笑,真张飞在这里,他再比比真的能够被弄死的。

“张闾,给我上,干死他!让他看看我们徐州男儿的风采!”陶商对着张闾喊道。

“大公子!”

“恩!”

“我祖籍并州的!不是徐州人!”

“恩?”陶商瞪大了眼睛,他觉得自己已经够无耻了,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无耻的。

“陶商竖子,还是回去和你娘的奶去吧!”夏侯杰越骂越过分,还真的算是一个人才,从陶商开始一直骂道了陶商的祖辈。

可是,我们的陶商大公子却是丝毫不在意。

废话吗!现在这个身体的母亲早就已经过世了。二十一世纪的那个,他还巴不得回去呢,可是可能再穿越回头吗。

不可能的!

所以夏侯杰的语言攻击没有用。

那边的曹操大军似乎也是看出来我们的陶商公子,脸皮比城墙厚的原因了“陶商公子,说好的斗将,五局三胜制,难道,徐州军想要耍赖嘛?若是再这样耽搁下去,十日也分不出胜负来!”郭嘉言语了起来。

“十日?呵呵一百日分不出胜负,才是陶商想要的!”

“既然如此,陶商公子,只有继续兵戎相见了!”郭嘉看着那边的徐州的士气,虽然没有达到他郭嘉想要的那个地步,但是却也可以了,徐州兵马现在都是垂头丧气的。

毕竟斗将不是人家的对手,自己家大公子虽然戏耍了那边的曹操大军了一番,但是毕竟那还是用得张飞的名号,根本上不得台面的。

一个个都有点怀疑了,徐州军真的会赢吗。

不行!陶商虽然不懂兵事,但是却也知道,按着这样打下去,徐州军必败,不说城外曹军的兵马人多势众,就说这些个人的徐州军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斗志了。

一只没有了斗志和希望的军队,能打赢才有鬼了。

若是郭嘉现在真的攻城,那么彭城危亦。

不行,不能这样!

陶商来了曹豹的面前“曹豹将军,可有对策!“陶商这算是病急乱投医了。

曹豹也是摇了摇头,他能够有什么对策,要是有对策早就出兵了。

陶商是真的着急了,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除了张飞出战之外,别无他法了。

张飞!突然之间陶商灵光一闪,想要一个人为你做事,要么就是投其所好,要么就是掌握他的弱点。

张飞的爱好是什么?喝酒,喝好酒!张飞的弱点是什么,暴躁,猛张飞,这虽然是在夸奖张飞的,同样他还有一个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张飞此人做事不动脑子。一味的只知道猛。

有了!

陶商真的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什么!你说张飞将军,他虎牢关之下,三英战吕布是假的?“陶商突然大声的吼了出来,用手指着边上的曹豹似乎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曹豹的嘴巴里面说出来一样。

”啊啊啊?“曹豹完全被陶商搞糊涂了,他曹豹除了摇头,何曾说过这样的话语?

陶商的大嗓门,很明显成功的把张飞等人的注意力全都给拉了过来。

陶商一看有门立刻就又言语了起来,他一副痛恨的表情看着曹豹“曹豹将军,你如何能够这样呢!枉我还尊敬您,认为您是一代名将了,您就这般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嘛?”

“我什么时候!”曹豹要冤枉死啊,他什么时候说过张飞的坏话啊,虽然曹豹对刘关张都很不爽,但是背后说人坏话,曹豹也是不会的,毕竟张飞的实力摆在那里呢。若是背后说人,不是代表他曹豹没有容人之心吗!

“曹豹将军!”陶商在对着曹豹使着眼色,让他看另外一边。

曹豹这才顺着陶商的眼神看了过去,果然那边有一双铜陵一般的眼睛瞪了过来,看样子已经有了愠色了。

大公子这是在干吗?把张飞激怒?激将法?曹豹也是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大公子难道不是嘛!我可是知道那吕布吕奉先乃是天下少有的战神,一把方天画戟根本就无敌手,如何能够输在那张飞的手中呢?我可是有一个同乡之人,为青州一代名将”,却也在那吕布的手下走不过十个回合!”

“同乡?”陶商对曹豹口中的同乡有了一点好奇,能够从吕布的手上走上十个回合也算是一代悍将了,比如说像夏侯渊这样的人就可以。

不过现在不是打听同乡的事情了,还是张飞要紧。

“曹豹将军,你要知道张飞将军可是一代猛将!”陶商还在伴着红脸为张飞正名。

“哈哈,猛将?自封的吧!谁曾看过此人出手?现在连一个小小的曹将叫阵都不敢出手,还猛将!”曹豹瞥了那边的张飞一眼,不屑道。

“歹,那三姓家奴,俺虽然单打独斗败了不了他,却也不怕他,如何能作假!当日俺们三兄弟同战吕布那是天下人都看到得,如何能够作假!”张飞也是怒了对着那边的曹豹瞪着大眼睛吼道。

“呵呵呵!”曹豹没有和张飞争辩,却是一笑表示出了不屑,让张飞越发的恼怒。如果曹豹和他争辩还好,这样的一个态度,那就是不屑啊。

“张飞将军息怒,曹豹将军那说得都是气话!张飞将军,那是当世猛将,如何会作假呢!换句话说,就算将军没有战过吕布,那也不会输给吕布不是嘛!”曹豹表面之上在为张飞说着好话,实际上却是在火上浇油啊。

什么叫做换句话,将军没有战过吕布?这不是啪啪啪的打脸吗。

张飞真的毛了“好,就让你们睁大狗眼看看,俺老张的本事!”说着张飞就要拿着他的丈八长矛前去迎战了。

陶商的脸上大喜啊,和曹豹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之中看出了笑容。

不过这个笑容还没有站放开呢,那边就凝固了。

“三弟,你忘记了大哥的话语了嘛!”只见一个红脸绿衣汉子打马而来,出现在了大军的后面。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