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田鸡是谁?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前方可是陶商陶大公子!”郭嘉郭奉孝上前了一步,让手下嗓门大的士族传话道。笔?趣?阁www。

陶商听到有人喊他,抬起了头来。

“在下郭嘉郭奉孝,见过陶商公子!”郭嘉又言语道。

“郭嘉?!郭奉孝!”听到了这个名字,陶商的瞳孔不由得缩小了起来,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这个名字,那可就代表着曹操集团最大的头脑和智囊啊。

若是没有郭嘉郭奉孝,曹操不可能打下兖州,如果没有郭嘉郭奉孝,就不会有后来的败退吕布,刘备,拿下徐州,更不会有官渡之战。

可以说郭嘉那真的就是他曹操的大脑。

此般出征同样,也是郭嘉的突袭,让徐州之中猝不及防被下了数座城池,搞得整个徐州人心惶惶。

“鬼才!”下意识的陶商喊了出来。

“鬼才?”郭嘉也是愣了一下,他什么时候有了一个鬼才的称呼了。

不过周围的人却是直点头,因为郭嘉的智谋当真是堪称鬼神。郭嘉也不拒绝这个称呼,淡然的笑了笑。

“大公子,这个张将军是您的手下吧?!”郭嘉笑着问道。

陶商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好一个徐州子期啊,大公子之计策,让嘉刮目相看啊!”郭嘉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耀对着那边的陶商喊道。

“徐州子期?奉孝先生莫不是认错人了!我不叫子期!”那是什么玩意?他不叫子期啊,字也不是子期,字中德,顿时我们的陶商不学无术就表现得凌厉精致。

“你不叫子期?!”郭嘉也没有想到,陶商竟然用这样的话语来回答他,就是鬼才也顿时脑筋转不过弯来了。

“在下陶商,字中德,如何叫子期!?你可称呼我为徐州中德!”陶商对着郭嘉抱拳说道。

“哈哈,哈哈!”曹军之中顿时笑开了一片,就是曹洪等武将也是笑了起来“这就是陶谦老儿的儿子吗?哈哈简直笑死人了!”

曹洪可是刚刚听过郭嘉言语的,知道这个徐州子期说得就是田忌,这才放声大笑。

“不学无术!不学无术啊!”城头之上陶谦等人也是悔恨万分。

“大公子,大公子!”边上的曹豹也是脸红了起来,拉着陶商喊了起来。“大公子,那个徐州子期,说的是田忌!”曹豹对着陶商解释道。

“田鸡又是何人?”陶商还是稀里糊涂的。

曹豹也是无奈了,曹豹是曹家之主,文功比武功要强,不说学富五车,但是这些个书籍还是都看过的。

”大公子,不知道大公子可否听过田忌赛马这个故事!“曹豹小声的说道。

”田忌赛马?“陶商这才有了点反应,这个他倒是听过,小学课本里学过。可是今日是斗将啊,和赛马有什么关系。

不过陶商也知道自己丢人了,好在也只有那些个文成武将懂这个玩意,其他的士卒们根本就不明白。饭还吃不饱,哪里来的功夫去读书啊。

比如陶商身边的这个狗腿子张闾童鞋,就傻不拉几在那边傻笑,人家笑他也笑,让陶商恨不得一脚揣在他的身上去。

”奉孝啊,这个陶商小儿,不过是陶谦的犬子罢了,如何会像你说得那般,胜不可测呢?“曹操也是笑眯眯了起来,一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罢了,郭嘉这是高看他了。

”不!“郭嘉却是摇了摇头,如果之前只是推测,那么现在郭嘉越发的觉得陶商胜不可测了。

“主公,这个田忌赛马,不说众人皆知,起码只要读书之人,六岁稚童都知道,您认为这个陶商陶大公子,徐州刺史陶谦的儿子会不知道嘛?”田忌赛马那是很著名的典故,就如同论语一般。

即便是没有读过书的人也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巨作叫做论语。

“你的意思是?”曹操也是谨慎了起来。

“这个陶大公子,是装的!”郭嘉眼睛之中泛起了精光。有一种把陶商当做对手的想法。

若是陶商知道了郭嘉的想法,那必然要多谢这个鬼才郭奉孝,这般的高看自己,不是陶商没读过书啊。

只不过每每教书先生教他读书的时候,他都逃出去逛青楼了,莺歌燕舞他知道,这嘛玩意,田忌赛马,他就不懂了。

”大公子说笑了!“那边的郭嘉淡然的说道“大公子,虽大公子戏耍了我等,可是大公子,莫不要忘了,这个斗将的赌局,还在,五局三胜制,大公子,你们徐州可是已经输了两把了!”

“才两把而已!”陶商丝毫不慌,开玩笑,他出来就是故意输的,只有输了才能够让便宜老爹有压力才会答应那边陶使君的请求。现在看来就要成功了,只见那边远远一人打着战马而来。

陶商熟悉此人,那不就是刘备的三弟,张飞张翼德吗!

看着张翼德的到来,陶商的心更加安定了。

小样,和我斗!五局三胜制,我有赵云关羽张飞,我一个个弄死你,什么玩意曹洪,夏侯渊,你拿出来个试试,不把你小样打成猪头,你陶爷爷就跟你姓了。

“三将军!你来了!”陶商赶忙迎了上去。

“大公子,你无事吧,你放心有俺老张在,必然保你无忧!”张飞咧开了嘴巴对着陶商笑着道。

这个陶大公子可是十分的对他张飞的胃口啊。

不说别的就是他要把徐州让给他家哥哥,就让张飞很是爽快了。

自然张飞要保他小命了。

郭嘉退去,曹军一方已经开始商议下一战出谁了。

“主公,让我去吧,我势必要杀那陶商小儿,还有那个张非!”曹洪现在杀气十足啊,被人那般玩耍戏弄,能有好脾气才有鬼了。

若不是被那边的曹豹给赶到了,说不得曹洪能够一直杀到彭城脚底下。

“子廉,非是吾不愿让你出战,以报这羞怒之仇,实则,这五局三胜制,一合只能出一人,你已斩杀过敌将,不可再去也!”曹操对着曹洪解释道,每一局只能出一个人。

这也是曹操和郭嘉下好得圈套给彭城的,刘关张就算全都出马,那也不过三人,只要他们输上一局,那么曹操就必胜了。

“哎!”曹洪狠狠得跺脚了起来。

“主公,此战让末将来吧,末将必然斩杀敌将首级,为曹洪季父以报羞怒之仇!”一个小将走了前来对着那边的曹操抱拳说道。

“杰儿?胡闹,还不给我速速退下!”一个中年武将对着这个小将呵斥道。

“哎,妙才,何须对小辈如此呢!杰儿有此高志,妙才你当开心才是,我夏侯家有子出长大啊!哈哈哈哈!“曹操大声的笑了起来。

此人叫做夏侯杰,是夏侯渊的次子,此般随同他的父亲一起征战,算是给他看看眼界,也是锻炼一番。

“主公,仲权,武艺不精,此般出战,送死无妨却是不能丢了我曹军之颜面啊!”夏侯渊对着曹操说道,他不是怕自己的儿子战死,而是怕夏侯杰坏了曹军的颜面。

“妙才多虑了!”曹操笑眯眯的言语了起来“那徐州老儿能够骗吾一次,还能骗上第二次嘛?只要刘备不出兵,就徐州那帮阉脏货,还不被吾放在眼中!”徐州兵马,精兵有,武器粮草也是充足,但是他们却是少了一只利剑,一把能够所向披靡的利剑,武将之中根本就没有能够独当一面之人,这才是让徐州军一退再退的缘故。

“杰儿,此般,就让你出战了,你可有信心?”那边的曹操笑眯眯的问道。

“主公放心,末将必然取下敌将首级来为主公庆功!”边上的夏侯杰很是自信啊,对着曹操说道。

“好,好,好,不愧是我夏侯家的好男儿啊!去吧!”曹操已经说了两次我夏侯家了,就是因为他曹操原本叫做夏侯操,是因为过季给了曹家,这才变成了曹操。所以曹家夏侯家是不分彼此的。

”末将领命!”夏侯杰对着曹操报完拳,立刻上了战马,手中长枪熠熠生辉,再加上那俊朗的面貌,好一个潇洒小将军。

“夏侯杰在此,敌将速速上前受死!”夏侯杰拔马长奔跑,嚣张至极。

“他奶奶的,长得比我还帅,小白脸!”顿时我们的陶商大公子就不爽了,在我们的陶商公子看来,这世界之上最帅的就是他陶商陶大公子了,长得比他陶商帅的,那都是小白脸,比他丑的,那就是丑比了。

看到一个比他还帅的,银甲,亮金枪,还有那匹高头大马,完全高富帅的标配啊。

“三将军,敌将前来挑衅了,还请三将军出马!”陶商对着边上的张飞言语道,小子你不是帅呢嘛!等着,等我猛张飞出马,弄死你小子,让你装比,让你嘚瑟。

陶商在那边美美的做着好梦呢,可是张飞的一句话却是让陶商顿时就醒了。

“不去!”

两个大字,差一点没让陶商给憋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