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坑爹来也(2)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陶使君,不是备愿意涨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啊,陶使君,认为徐州军能够和那曹操麾下精锐相抗衡吗?”刘备笑眯眯的问道。笔@趣@阁www。

用徐州军和曹操的精锐兵马打,说个打脸的话,一个曹军精锐能够打五个徐州兵马。

不是自己太弱了,而是敌人太强了。

要知道曹操带来的三万精锐大军,那都是青州黄巾军整编而来,原先的青州黄巾可是有百万之巨,却只能这其中选择了三万余人,方可至这青州军的战斗力了。

而且,老曹这些年也过得不好啊,才收编青州黄巾的时候,家里面穷得都揭不开锅了。

没饭吃最后只能吃人肉。

而这些个三万青州精锐就是一口口吃人肉才存活下来的,他们更加的疯狂骁勇。

徐州兵马和他们接触之下,除了丹阳军除外,其他的都是一触即溃啊。

只有守城墙的时候徐州兵马才能够慢慢和青州军抗衡起来。

“如果,陶使君不能予备丹阳军,那么备也无能为力,备不能置自己手足于水火之中!”刘备对着陶谦抱拳道。

现在一个不愿意出兵,一个不愿意教出丹阳军当真是彻底的僵持了。

俗话说得好,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

再这样下去,黄花菜都凉了,他陶商陶大公子,虽然不懂行军打仗,但是却是懂一点人心啊。

就像一个公司一般,一个公司的员工要有希望有朝气,这样的公司才会稳步的发展,若是像现在这般死气沉沉,还不时的被城下曹军挑衅,当缩头乌龟,最后必然会进入到绝望之中。

这样彭城都不用守了,出去投降还能够死得痛快一些。

压力!自己的这个便宜老爹还是缺少压力啊。

常言道,没有压力如何来得动力呢,所以我们的陶商大公子决定给自己的老爹一些个压力。

这样才好让自己的老爹越发的做出决定把徐州给我们的刘备大大。

可是似乎自己的存在感太弱小了,那边的两位都没有怎么搭理自己。

“报!”就在两人还在僵持之中,那边一个千人将突然跪倒在了陶谦等人面前。

“不,不,大事不好了!”一员千人将连滚带爬的跑上了城墙。

“韩阳,你如何会再此处!不是让你看守城门的吗!”那边曹豹自然看出了眼前的千人将是何人了,这不就是这个彭城之下负责城门守卫的一个千人将嘛。

“大事不好了,曹豹将军,出事了!”这个叫做韩阳的千人将在那边急迫的说道。

“出事了?出何事了?”陶谦也是一愣,此人防守城门,难道城门有事?不着急你慢慢说来!”

“大,大公子,,,大大公子!”这个千人将擦拭着汗水结结巴巴的张口言语了起来“大公子,他出城去了!”

“大公子出城了?他出城去哪了?”曹豹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这个时候彭城可是被围困起来的,这个出城到底要去哪里?

“大公子出城说要对战那曹军的大将去了!”千人将韩阳这才把话语说全了。”他说,他要为父分忧!相助徐州度过难关!”

“哗!”整个城楼之上的徐州文武都傻眼了。

什么玩意啊,这个陶商?陶谦手中的纨绔儿子,竟然出城开战去了?

城外的曹将的战斗力有多强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却是知道,这个陶商陶大公子,就是一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

当年陶谦为了限制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出行,请来了几个悍妇,俗称大妈,就是这样的大妈,陶商都打不过,别说这城外杀人如麻的武将了。

“快,快!曹豹,予我速速出兵,把那逆子给我带回来!”陶谦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他陶谦虽然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很不满意,但是怎么说这也是他陶谦的大儿子啊,他陶谦一共两个子嗣,大儿子陶商,小儿子陶应,小儿子还是一个傻子!陶商虽然纨绔了一点,但是起码这个脑子还是正常的。

哪有爹爹不爱儿子的人呢。

“是!”曹豹立刻点了三千丹阳兵,也跟着出了城门。

“三弟,着你速速下城墙,保护陶商公子!不得恋战!”刘备也跟着给了面子,让自己的三弟出马。

刘关张之中要说实力最强的还真的就是张飞,即便是关羽也是自认不如张飞的。

“俺晓得了!”张飞拿了自己的丈八蛇矛也跟着下去了。

张飞虽然智商不够,但是也不傻,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在为着将来做着打算,就和他以前卖猪肉一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嘛。

他陶谦给钱,我们才能够帮他打仗啊。

张飞也是跟着下了城墙。

陶谦带着一众文武也从城楼之上出来了战到了城墙之上。

城墙之下两匹战马,并排而行,其中一个不是陶商陶大公子吗。

张闾觉得自己真的是日了狗了。先是数日之前,被这个纨绔子弟陶商喊过去喝花酒,本来张闾还以为自己能够享受一番的呢。

却没想到被我们的陶商公子将了一军,到了最后把自己的前因后果全都交待了出来,卖掉了笮融,同样也把自己榜上了陶商的战车,算是彻底封死了自己的退路。

上了陶商的战车,张闾还不后悔呢,因为陶商怎么说也是徐州刺史的儿子啊,未来的徐州之主啊,要是做他的狗腿子,以后前途无量啊,特别说今日陶商派人前来邀请自己说是前去一起议事,这都算登堂入室了,距离神官发财还远嘛。

可是还没等着张闾做白日梦呢,这边一个冰冷的现实,让我们的张闾童鞋傻眼了。

他的新拜的老大,陶商陶大公子,竟然要他张闾出战斗将?

这不是作死吗!他张闾有几分货色,他会不明白,虽然当过这个黄巾军的渠帅,但是那也是溜须拍马得来的啊,要说真本事!会玩算不算?

“大公子,你绕了我吧,我上有八十老母在堂,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要喂养,我要是死了,我们一家就完了,求求您,放了我吧!”张闾对着陶商苦苦哀求了起来。

“八十老母?嗷嗷待哺的孩童?”陶商的脸上全都黑线,这个张闾你就算敷衍我也得换个花样啊。

他张闾明明就是个单身狗,哪里来的嗷嗷待哺的孩童,至于八十老母?呵呵,他老娘六十岁生的他吗?那她陶商只能说,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你放心,你要死死了,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你的老婆就是我的老婆!”陶商笑眯眯的说道。

“呵呵,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自己照顾吧!”张闾尴尬一笑道。

“你不想去?”陶商看着张闾面目之上的表情问道。

张闾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表情说明了一切,他张闾又不傻,跑过去和这些个曹将斗将?呵呵,不被打出屎来,那就是好事了。

“我这个人很是民主的,你不想去我也不强迫你去!”陶商笑眯眯的看着张闾。

“多谢大公子多谢大公子!”立刻张闾就打蛇上棍了。

“哎,不知道我父知道了你是笮融的奸细,他会怎么对你呢!这曹操要是知道,是你害死他的父亲他又会怎么待你呢!哎!那笮融知道了你已经背叛他了,他又回如何对待你呢!哎!我真的是太为朋友着想了!”陶商一遍说着一遍叹着气,把张闾说得心惊胆战。

这三个不管是哪一个泄露了出去,他张闾都是没有活路的,要是这三个全都泄露出去了!他张闾想死都难。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咬了咬牙齿“大公子,你和我说实话,此般去到底危险几何?”

“九死一生!”陶商故意吓着张闾道。

“好,干了!”张闾一拍脑袋应了下来。

“恩?”陶商奇怪了起来,这个张闾可是贪生怕死之徒啊,如何会这般好说话了。

“大公子,你是不是认为我张闾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张闾仿佛看穿了陶商的想法。

“怎么会!”陶商有点尴尬打着哈哈。

“大公子,你不会懂的,活着是多么的幸福的一件事!正是因为我贪生怕死,所以我更要去!”似乎触碰到了张闾不好的记忆了,说话的语气都是低沉着的。

“活着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陶商重复了一遍,乱世人命是真不值钱,看着那些个还没有被收回去的尸体就知道了。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