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图谋(2)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陶商?”曹操疑惑的看着郭嘉,如果说徐州为何势弱,为何被边上不管是盟友袁术还是敌人曹操欺负,这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陶谦后继无人。笔?趣?阁www.

两个儿子一个傻子一个败家子,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徐州必然易主,还怎么给他老陶家卖命呢。

“陶恭祖之子不过鼠豚尔!”曹操面露不屑的说道。

“当真是如此吗?”郭嘉却是有着和曹操不同的疑惑,因为情报之上,让陶谦让位刘备,以大义压迫刘备不敢轻举妄动的正是我们的这位陶商陶公子啊。

郭嘉在彭城之中的情报员,没有来得及把我们的陶商陶大公子,前脚出了刺史府邸后脚就去青楼享乐的事情告诉我们的奉孝先生,不然我们的奉孝先生也不会对陶大公子有兴趣。

“主公,那刘备刘玄德,在没有好处之前,可不会轻易得罪我军的!”郭嘉对着曹操安心道。刘备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子,你让我们的玄德公去做亏本的买卖那可不干啊。

他刘备本就是来不安好心的,捞一笔就走的,如何会卖力给陶谦干活呢。更别说现在的刘备被那陶商大公子的大义压着动弹不得了,若是先要酬劳再干活,那就是一个乘火打劫的恶名是逃不了了。

如果先干活再拿工钱的话,得罪了老曹之后一旦曹操退兵了,陶谦在主力尚存的境况之下还会那么容易的给酬劳吗?

所以今日的斗将,我们的刘备刘玄德公,不但不会出手,甚至还会给曹操军加油打气,只有曹军把陶谦军打怕了,打残了,他们才会想到他刘备的好处,才会让他刘备多开条件啊。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刘备刘玄德太高看自己了,也小看了他们了。

郭嘉的目标不单单是陶谦,同样也包括他刘备,拿下徐州,用的是曹操的父亲死亡的名义,打着为父报仇的旗号,现在刘备也把曹操进取青州的名义给拱手教出来了。你刘备不是前来帮忙捣乱吗!

打下了徐州,我就以你刘备多管闲事的名义去攻打青州,你公孙瓒御下无方,我曹操来帮你教训教训,顺带着用青州作为报酬吧。

听着郭嘉的言语,老曹的这个心可算是定下去了。

“好,传我军令,击鼓,斗将!”曹操大手一挥,命令发布了下去。

郭嘉猜测得没错,我们的刘备玄德公,是当真无出力的意思。赢了曹操,曹操退兵,损失最大的不是陶谦也不是曹操,而是他刘备啊。

要是赢了曹操,他刘备有什么好处?最多就是陶谦的一句感谢,当年他刘备就曾经吃过孔融的亏,带了数千精锐,去给被管亥大军包围的北海,最后自己手下打光了,就只得到了孔融的一声谢谢。

之后我们的孔小圣人就对刘备爱答不理了,因为孔融的身份地位,刘备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要是赢了曹操,那就真的把曹操给得罪了,为了陶谦的一句感谢,而得罪一个有仇必报的老曹,呵呵,他刘备还没二到那个程度。

所以在徐州一众文武全都看向刘备的时候,我们的刘备童鞋直接就卖傻装嫩了。

“听说玄德公曾经带着二位将军一起去过那虎牢关下!”一个徐州的文官故意问道。

“正是!”刘备点了点头说道。

“那么玄德公可否给我们讲讲那号称马中赤兔,人中吕布的,吕奉先呢?”

“猛将也!”刘备惜字如金啊。

“听说那吕布,一合斩杀张杨部将穆顺,五合毙命河北名将方悦,十合而败武氏后人,堪称当代战神啊!“

“哼,三姓家奴罢了!”张飞愤愤不平的说道。

听着张飞的话语的愤愤不平,那边的徐州文武们有了一丝笑意。他们就是要旁敲侧击让张飞出战啊。

“那是啊,这吕布再强也不是玄德公手下二位将军的对手啊!特别是我们的张飞将军,那是和吕布不相上下啊,若不是吕布仗着赤兔马,恐怕早就命丧虎牢关了!有张飞将军在,徐州无忧也!”

“那是当然!”张飞被夸得飘飘然,就要大包大揽的给要下来,那边的刘备却是抓住了张飞的手,让关羽把他按了下来“惭愧惭愧!”

刘备连说了两句惭愧,却是岔开了话题,丝毫不提刚才要出战之事了。

不管那边的徐州文武是如何的夸耀这个刘关张三人,那都是一个样子,要么就是哪里哪里,或者就是过誉了,再问下去,那就直接闭目养神了。

边上张飞倒是蠢蠢欲动,可惜却被关羽给压着,没有大哥的话语,他关羽也不会出手的。

"咚咚咚!“战鼓轰鸣了起来。

”何人击鼓!”

”报,禀报刺史大人,城外,城外曹军派出大将叫阵!”曹操手下武将在城下大声骂战道。

“城下来者何人!”那边的曹豹问道。

“他自称,自称曹洪!”

“陶谦老儿,速速下城墙受死,你曹洪爷爷在此,陶谦老儿,你久不出兵,莫不是怕了你曹洪爷爷了!”曹洪在城下大声的喝骂道。

“曹洪!”那边的徐州的一种文武脸色变了变,不是因为曹洪的战斗力有多强,而是这个曹洪在徐州太有名气了,老曹屠城就是此人做出来的。

敌人都在叫阵了,徐州兵马不可不出。

陶谦咳嗽了两声,不再拐弯抹角,隐晦的让刘备主动出击了,而是直接开口便道“玄德公,老朽有愧啊,老朽无能让徐州陷入战火,使得百姓名不聊生,玄德公大义而来,相助我徐州,本不应该再劳烦玄德公,奈何,这曹操叫嚣于城下,我徐州将校出战数月,早已经精疲力尽,恐难斗战,听闻玄德公麾下的两位贤弟有万夫不当之勇,老朽在此,请求玄德公相助!拜托了!“陶谦这是发自肺腑的。

不管这个刘备来是有备而来,还是有所图谋,但是起码这个刘备都来了,这也是一种心意,陶谦说不感激那是假的,若不是之前刘备吃相有点难看,再加上自己的大儿子突然之间表现出的样子,恐怕陶谦真的会答应刘备的要求。

陶谦对着刘备很是恭敬啊直接鞠躬了过去,有求于人。

“陶使君,使不得,使不得啊,就算使君不言语,在下也会义不容辞的出兵的!”刘备诚惶诚恐的上前扶住了陶谦。

“玄德公大义啊!”陶谦面色一喜,看着刘备以德报怨的样子,陶谦再一次的升腾起了对刘备的好感,不过这个好感还没有经过多少时间呢。

“玄德公,这出兵之事不难,立刻就可以让我二弟下到城墙去,百合之内必然斩杀敌将,可是!”刘备对着那边的陶谦迟疑的说道。

“可是?”

“可是陶使君,您也看到了,我麾下兵马经是乌合之众,如何能够下去压阵呢!”刘备“为难“的看着那边的陶谦。

什么叫做压阵,那就是在双方斗将的时候不是单枪匹马直接两人在空地之上干起来,而是身后都有一队兵马还有一员己方大将的。这就是负责压阵的,只要不被对方当场秒杀,有着压阵的将校和身后的兵马在是能够及时抢回来的。

”这个玄德公但请放心,曹豹何在!”陶谦对着那边的曹豹喊了起来。

“曹豹在!”

“着你领兵三千,出城为关羽将军压阵!”陶谦让曹豹这个徐州名将出马给关羽压阵算是给足了关羽面子了。

“末将领命!”曹豹点了点头就要下去点起兵马行动了。

“慢!”可是那边的关二爷却是开口了。

“关羽将军可还有事?”陶谦问道。

关羽白了那边的曹豹一眼,眼睛之中满是那种不屑的目光,摸了摸他的美须鬓言语了起来“陶使君,可否换上一人压阵?”

“恩?”在场的一众徐州文武全都疑惑的看着那边的关羽。

“你什么意思?”曹豹有了愠色,关羽当场要换人,这是看不起他曹豹的意思吗。

曹豹还真的算是猜对了。

“关某,虽不怕死,却也不想早逝!曹豹将军,压不了阵!”关羽话语很是直白。

“你?!”曹豹指着那边的关羽气得说不出话来。曹豹强忍着怒火低声问道“为何压不了,关羽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不然即便你是主公的客人我曹豹也决不轻饶你!“

“曹豹将军,这城下几员曹将,你能胜上几何?”关羽还真的不是故意针对那边的曹豹的,而是就事论事。

曹豹看向了城下,熟人还真不少,上个城墙,和曹豹照面过的就有数人,徐晃,夏侯渊,许褚。

这些个人他曹豹还真的打不过,曹豹是有统兵技术,却是没有没有那硬拼的本事,说个直白点,那就是儒将。

”若是那曹将围攻而上,曹将军,你救不了!“关羽对着曹豹言语道。

如果那曹操当真的丧心病狂,不讲游戏规则了,数员曹军大将围攻关羽的话,关羽就算本事再好,也得饮恨。所以就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武者来压阵了。

“那你说,你要何人助你压阵!”曹豹咬着牙齿问道。

“我三弟!”关羽看向了那边的张飞“亦或者是子龙!”关羽也把目光投向了那边的赵云。

“你三弟?赵云赵子龙?”曹豹看了过去,突然之间他冷笑了起来,眼光冷冷的看着那边的刘关张三兄弟,说到底,这三日还是想要兵权啊!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