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斗将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恩!“曹操点了点头,很快从曹军大营之中就响起了鸣金退兵的声音。笔x趣x阁www。

如同潮水一般,曹操大军从彭城的城墙之下退却了。

”曹军退却了?”城头之上原本心揪着的不管是将校还是普通士卒全都舒缓了一口气。

曹军的实力实在太强了,可以说,曹操手中有着一流的谋士,一流的武将,同样还有一流的兵士。

一个于禁就让老曹的兵马焕然一新了,更别说老曹自己也是一个擅长练兵之人。

城头之上一众彭城守军压力十分之大啊,徐州兵马和曹操兵马战斗,那都是一比二的战损。

你别以为多,那是徐州兵马有着城池阻挡,要是野战的话,那就真的笑呵呵了,五千老曹的兵马能够追着一万徐州兵马屁股后面打。

“那曹贼数日攻城,莫不是疲软了!!“徐州文武有点开心的想到,曹操入了徐州一直都是穷追猛打,还未曾败过,只有数日之前被刘备吓了一跳,以往都是压得徐州兵马喘不过气来。

可是今日却只是战了一个时辰便退却了。

战况虽然激烈,但是还没让曹操伤经动骨的地步,区区一千兵马真不被曹操看在眼中。

”那曹操是怕了俺家大哥了,知道俺家大哥在城中,这才退兵的!”那边张飞大大咧咧的话语响了起来。

张飞这话有人赞同,一些个文官就有点感激,因为不是那日刘备到来,这个彭城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样呢,刘备虽然没有带多少兵马也没有起到多大作用,但是起码让他们安了安心。

可是那边的徐州武将们,就不满意了,什么叫做你大哥在城中,那曹操就退兵了,把曹操拦在这个彭城之外的可是他们徐州军,不是你刘备军。

“三弟,休得胡言!”刘备拉了拉张飞,你这不是引战嘛。

“陶使君,这个曹操,在下也曾公事过,熟知一二,此人虽行不义之事,但是却也是有勇有谋,此般退却,恐有深意啊!”刘备对着那边的陶谦抱拳说道,十八路诸侯会董卓的时候。

刘备就看出来了,十八路诸侯一个个那都是各有算计,却是在乎的那一兵一卒,也只有那曹操在意的却是名气与大义。

有了名气就算丢了兵马又如何,资助者,投奔者必然络绎不绝。

果然老曹丢了兵马却得到了天下人的认识。

这曹操可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啊,此般退却必然有其图谋。

陶谦也是点了点头。

很快城下刚刚平静了一段时间的曹军大营突然动作了起来,营门大开,一队队骑兵在前方开路,后面一组方阵走了出来。

“全军戒备!”曹操大军有了动作,本就是惊弓之鸟的徐州兵马一个个也开始上了城墙,做好了守城的准备。

城下还有无数的彭城百姓,在帮助徐州军搬运军械物资。

“弓箭手,准备!”那边彭城守军已经上扬起了弓箭,就等着那边的曹操大军步入攻击范围之内了。

可是那边的曹操大军却是走了些许,到了彭城三百步的距离,停住了脚步,刚好是弓箭的射程范围之外了。

一个身着纯白色孝衣,在身边一群曹军将校的掩盖之中,打着马匹走到了徐州城外,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的吼道“陶谦老儿,出来回话!”

众人一眼就看出来了,此人不是旁人正是我们的曹军统帅曹操曹老板。

这曹操可是一来到彭城那就是穷追猛打啊,根本就没有给过彭城守搭话的机会,就是陶谦送了几封书信委婉求饶,可都使者都是竖着进去的横着出来的。

而现在曹操却放弃了攻城的机会,要陶谦出来搭话?难道是要和解的节奏吗?

“曹大人!陶谦在此!”陶谦在边上亲卫的守护之下,颤颤抖抖的走到了能够回话的地方。

“陶谦老儿,你我本为近邻,同为陛下牧收江山,当相互扶持,奈何老匹夫,你见利忘义,见我老父年迈,看中其家产,便派人杀我老父,夺其家产,此乃大恨也!”曹操一边说着一边对着城墙之上的陶谦大骂着。

陶谦面露苦涩,见利忘义?那曹嵩虽然当了那么多年的太尉,手中钱财无数,但是他陶谦还真的看不上。

你一人再富有能够富可敌国吗?他徐州可是少有的富足之地啊。

这人呢,同样也不是他陶谦杀的,他陶谦吃饱了撑的,本来就是兖州曹操势大,徐州暗弱,陶谦示好还来不及,如何会杀了曹嵩来激怒曹操呢。

可是说这一切都没有用,因为谁让他陶谦有那么一个宝贝儿子呢,这一切都是他的那个坑爹的儿子做的。

子债父偿啊。同样陶谦也知道,这个曹操报父仇是假,要这个徐州是真啊。

“明公!陶谦再三言之,曹太尉不是谦所为啊,苍天可鉴,如果陶谦对曹太尉有图谋不轨,让我陶谦不得好死!明公为父报仇,拳拳之心,谦也明了,但是那些个百姓是无辜的啊,若是明公心有积怨,只要明公愿意退兵,那么陶谦宁可一死,来安明公之心!”陶谦也是实力演技派,当即就双手作揖,对着那边的曹操低声下气道,同时伸出了自己的三个指头对天发誓。

古人对于这个誓言还是很信的。

人真的不是他陶谦杀的,他陶谦又怎么会不得好死呢。至于后面他陶谦用死来逼迫曹操退兵?那不惊慌了,因为这话更多的是一个台面话,说出来,那些个徐州百姓还真的能够让他陶谦去死啊,反而越发的同仇敌看,对战曹操了,更何况曹操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退兵呢。

“老匹夫,虚情假意,花言巧语!你若是心中有徐州百姓,为何不早早自杀,拖累这徐州百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老匹夫我恨不得拔下你的皮,抽了你的胫骨,我倒要看看你的那颗心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曹操大声的喝骂道。

“明公,求求你放过这满城的百姓吧!”说着老陶竟然要下跪的趋势。

“主公,万万不可啊!”边上几个徐州将校眼快手急,很快的就扶起了那边的陶谦。

曹豹更是怒而言之“主公,那曹贼本就是想要我徐州基业,什么替父报仇,全都是谎话,一派胡言,主公您才我们徐州的砥柱啊,要是您倒了,这徐州就真完了,这徐州百姓必然会被那曹贼屠戮一空啊!”曹豹大声的喊道。

“陶公三思啊!”城头之上不管是将校还是老百姓们都半跪了下去对着陶谦高呼道。

“陶公,那曹操狗贼,已经屠戮我们徐州数万百姓了,此仇不共戴天啊,我等小民,不懂家国大事,只有一身献于陶公,愿与彭城共存亡!”一个上得城墙的百姓跪倒在了下面对着陶谦说道。

“愿与彭城共存亡!”

“好,好,好!大家都起来吧,都起来吧!”陶谦老泪纵横了起来“只要我陶谦还活着一天必然保证彭城的安危!”

“曹公,您可是看到了,非是小老儿不愿意以死谢罪,实则这徐州的民意啊!”转瞬之间,彭城的民心士气上升了一大截。

这是曹操意想不到的。

“哼!”曹操冷哼了起来,他本打算攻心呢,却没想到让这个彭城之中民心反而集聚了起来。就要破口大骂,被边上的一个瘦弱青年拦了下来。

“主公稍安勿躁!”瘦弱青年打马上前“后辈晚生见过陶公!”

陶谦虽然老了,但是眼睛却很明亮,看着此年轻人从曹操身后而出,而且还能够劝阻着曹操必然地位不低。

在曹操身边的地位不低的年轻人,这个身份自然呼之欲出了。

“可是郭嘉,郭奉孝先生!久闻先生大名,一直未尝得见啊,今天一见果然气宇轩昂,郭嘉先生,请您好好的劝阻劝阻曹公吧,这徐州百姓无罪啊!”陶谦对着下面的郭嘉哭腔着说道。

“陶公啊,我们家主公那是为父报仇,古语有云孝者为大,这才兵发徐州,不能让老太爷死得不明不白啊,不过我们家主公也是知道徐州百姓是无辜的,造成了这些个伤亡,我主公也不想。今日见陶公,果然是心怀百姓的,更是有些感动,然杀父之仇不得不报!这便取了一个折中的法子!”郭嘉对着城楼之上的陶谦言语道。

“折中的法子?”

“没错,与其攻城平白造成伤亡,不如我们折中一下,你我双方各出五人斗将,五局三胜,若是陶公您麾下的武将赢了,那么我们二话不说直接退兵!”郭嘉言语道。

“什么?斗将?”在场的众人全都是一愣。

就是曹操也是不解的看着那边的郭嘉。他难道不知道这个城中有那刘关张三兄弟吗,还有那个白袍战将,这三人的战斗力可不弱啊,他曹操手中有一流的练兵武将,也有一流的懂兵法的儒将,可是手中还真的少有那种武力一流的武将啊。

城头之上的众人却是露出了笑意了,这三英战吕布还是听说过的,那吕布吕奉先何等人也,天下第一武将啊,可都是英名丢在了虎牢关下。

五局三胜,出三人即可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