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攻心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头好疼啊!”酒醉的陶商大公子终于是苏醒了过来了。笔?趣?阁www。

陶商揉了揉头,下意识的喊了起来“陈妈,陈妈,早饭好了没!”陈妈是前世陶中德家的保姆,是看着陶商长大的。

所以陶商才会醒来之后叫出了这个名字。

“大公子您醒了!”一个小婢女端坐在陶商的面前。

陶商见到了这个小婢女,再看着这满屋子的古代装饰,这才摇了摇头,他都快忘记了,他已经不再是前世的陶中德了,而是现在的陶商,陶大公子了。

“现在几时呢?”陶商头昏昏成成的问道。

“大公子,现在已经午时了!”那边的小婢女对着陶商说道。

“午时?”陶商点了点头,昨日他喝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他就睡了一个早上,那还可以。

“大公子,这已经是第三日的午时了!”边上的小婢女回答道。

“第三日?”陶商愣了一下“你说我睡了两天半?”

“恩!”小婢女点了点头,那天陶商与其说陪着张闾一起喝酒,不如说是陶商自己在排忧解难。

他实在太郁结了,说个实在话,穿越并不好受,一睁开眼睛,以前熟悉的一起都不见了,亲人父母,朋友全都换了模样,要不是我们的陶商大公子良心被狗吃了,恐怕早就受不了了。

就是这样,那天喝醉,陶商也是把心中的那个郁结给释放了出去。

这一喝就喝多了,要是用一个医学名词来解释,那就是酒精中毒了。

“杀!”陶商现在是住在刺史府邸之中的,刺史府邸本就是在城中心,可就是这样他陶商还是听到了那冲天的喊杀声。

“什么声音!”陶商打量着周围。

小婢女也跟着仔细的听了一会,这才言语道”大公子,是城外那曹贼又开始攻城了!“

”曹贼攻城了!”陶商满脸的睡意完全的消失了,这是事关身家性命的事情啊,那老曹可是一心想要自己的狗命啊。

这徐州城他还没有给玄德公呢?就靠着自己便宜老爹手下的那几个二五仔,怎么和老曹斗。

“快,快给我更衣,我要前去城墙!”陶商伸出了自己的手臂,不是陶商矫情不自己穿衣服,而是这个古人的衣服他实在是不会穿啊。

比如衣服扣子就有很多的学问,要是让他自己来,半天也穿不起来一件,索性就交给手下婢女。

可是好半天那边的女婢却也没有动作。

“你快点啊!”陶商皱着眉头的说道。

“大,大公子,这,这不行啊!”婢女脸红着说道。

“不行?”陶商疑惑了?穿个衣服,有什么不行的?难道养个婢女还能拒绝主子?卖艺不卖身?姐姐,这是古代啊,不是现代人人平等啊。

在小婢女支支吾吾下,陶商的脸面黑了,因为这是他那个便宜老爹制定下来的,为的就是让他陶商陶大公子无处揩油。

所以规定,陶商房间之中的伺候家居的必须是那种老妈子。

陶商黑着脸,在两个老妈子的伺候之下穿上了衣服。

陶商快速的朝着彭城城墙的方向而去。

路上还遇到了刺史府邸的管家。

”陶叔,你的脸?“陶商有点疑惑?因为眼前的陶管家捂着脸面还似乎在躲着自己。

“无事,无事!”陶管家似乎心里有阴影,在躲避着陶商。

强行扳开了陶管家的手,陶商不由大怒了起来”还无事,这脸都成这个样子了!“

”大少爷,是小得,不小心喝醉了摔的!”

"摔的?”陶商傻了一下,这什么路能够在脸上摔出两个手印出来

陶商关心这个陶管家,因为他是从小看着这幅身体长大的,身体的记忆还是对陶管家很厚待的,当年没少给陶商打掩护啊。

”告诉我,陶叔!到底是谁打了你,反了他了,连我们刺史府邸也敢欺负!“陶商关心陶管家,他要为陶管家打抱不平,突然他发现一个很尴尬的事情,那就是陶管家脸上的手掌印和他的手似乎同样大小。

“大公子,你前日上喝醉了,难后。。。。”边上的有人套在了陶商的耳边善意的提醒道。

”呵呵,今天天气真好啊!“陶商尴尬一笑,打着哈哈”陶叔,你忙,你忙!“说着陶商就离开了。

那天晚上,他不但喝醉了,还打了被自己老爹派去叫自己的陶管家,怪不得,他一大早上是睡在了刺史府邸之上。

这下子,陶商更不愿意留在刺史府了。就在陶商离开刺史府的时候,那边那个小婢女冲了出来。

“大公子,大公子,您的东西落下了!”

“东西?”陶商愣了一下,他晚上回去的时候可是孑然一身的,哪里东西落下了?

“在这里!”说着小婢女,便把一个布袋子递给了陶商。

陶商看了过去,突然之间他的眼睛瞪大了起来。

“这,这,这!”陶商看着里面的物件有点不敢相信,他取了出来,圆柱形的瓶子,乳白色,上面是一个红布包裹着的。

陶商拔开了瓶子,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鼻而出,不会错的“飞天茅台!”

前世的陶商就是享乐派,从小就没少拿他父亲的酒来喝,对这个玩意自然懂,而且,问着味道,起码二十年以上的。

酒不是问题,最主要的是这个酒是哪里来的,这可不是二十一世界想买什么买什么。

难道这个酒也和自己一样穿越了?

“秋香,这酒是何处而来的?”陶商问道。

“这不是大公子您,忘了放在床头的吗?”叫做秋香的婢女说道。

“我放在床头的?”看着问不出什么,陶商只能先上了马车,边走边看了。

陶商接着又打开了下面的东西,一个小盒子,上面写着黑玉断续膏,陶商还没有完全打开呢,一股恶臭味就涌上来了。

“这什么东西!”陶商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情。凑近了仔细看,上面有小字写着“黑玉断续膏,为金刚门独门秘方,常人手足若有伤残,可有断臂重续,断腿重连之功效!”

“黑玉断续膏?飞天茅台?“陶商隐隐约约有了一点映像,似乎在前两日昏睡之中,迷迷糊糊的就有人这般告诉他。

“坑爹成功?奖,飞天茅台?黑玉断续膏?”黑玉断续膏,陶商不知道,不过这个飞天茅台却是货真价实啊。

……

“杀!”彭城之下,冲杀声一片。

无数的曹军将校驾着云梯朝着彭城的城墙厮杀而来。

城头之上,彭城的徐州军将校发挥出了他百分之一百二的实力,因为他们知道彭城一旦被攻破,徐州就差不多了,起码老陶军就完蛋了。还有就是那曹操在前面做出的屠城的事迹,现在众人怕的就是老曹再玩一出屠城那可真的就完蛋了。

这般的死志之下,曹操兵马即便精锐,他的手下徐晃许褚这些个大将轮番上阵,却也难以攻上城墙。

城上陶谦等人忧心忡抽,城下曹操同样也不好受。

前几日眼看着就要拿下彭城了,那刘备刘大耳横插了一手,让老曹十分的恼火啊,这才停顿了数日,不知道刘备带了多少兵马。

两日的功夫老曹这才清楚,我们的刘备刘大耳狐假虎威啊,就带了数千兵马,也并无其他援军了。

曹操这才放下心来,再一次的挥军攻城。

这般停息,也就两日的功夫,却也是给了彭城之中徐州守军以休整的时间,前面曹操所做的一切的压迫感和威胁似乎都失去了作用,甚至因为刘备大军的到来,让彭城守军倒是有了一种期盼。

此消彼长之下,曹操攻城并不是那么的好的。

攻坚战本就是易守难攻,那收城的彭城守军又是那般的意志坚定,这样一来,曹操手中还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丧失了近千兵马了,让曹操看得肉疼啊。

“主公,可以了,让他们撤下来吧!”曹操的边上一个瘦弱文士走上了前来对着曹操言语道。

“奉孝!”曹操看到了来人也是点了点头,强行攻城损失实在太大,特别是现在,原本曹操的打算就是试探一番。

看看城中守军的士气和精神状态,要是城中守军已无战意,那么必然一战而破之。

可现在这般,强行攻城是为下策,攻心为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