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坑爹系统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一句你到底是谁,算是彻底的打破了那边的张闾的幻想了,他还想着糊弄陶商这个二世祖已经变得不可能了。笔&趣&阁www.

”最后一次机会,这次如果你再不说实话,就不用说了!”陶商那淡然的神色,是彻底的让张闾怕了。

如果说陶商会暴怒,会大发雷霆,那么张闾还能够安心,但是现在他这算是彻底的恐慌了。

他看着陶商的表情知道这个大公子是来真的了。

“大公子,如果我说了,你能够保证小人的安全吗?”张闾咬了咬牙齿问道。

“想在我陶商面前杀人的人还没有出现!”陶商对着张闾说道。

“那大公子可否饶了小人一命!”外来的威胁排除了,还有内在的威胁,别刚告诉了陶商,陶商就认为他张闾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直接一脚给他踢开了。

“呵呵,张闾我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你会不知道嘛?”陶商笑眯眯的看着那边的张闾反问了起来。

如果在今日之前,那么张闾可以拍着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陶商早就被他摸透了,甚至名义上陶商是主子他张闾才是奴仆,但是实际上一直是他张闾再诱导着陶商走。

可是今日和陶商接触了之后,张闾这才明白自己错得离谱啊。

这个陶商大公子简直胜不可测啊,就像是,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可是明明白白的坐在他面前的就是陶商陶大公子啊,更让张闾感觉到可怕了。

难道之前,这个大公子都是装出来的?装傻充愣?

看着张闾有点惊恐看着自己的样子,陶商才知道自己说得话白说了,为了给张闾大气,也是为了打消掉我们的张大将军的顾虑。

陶商只好继续言语道“我这个人啊,总是喜欢恋旧,比如说逛这个青楼,我还是喜欢来乐馆,那边多开了几家什么醉香楼,温柔阁,我都是不去的!”陶商不是不去,而是乐馆算是记忆力最为熟悉的了。这乐馆算是陶商青楼大业的第一步。以前不去其他青楼,那是因为我们的陶大公子没有钱啊。乐馆老板和陶大公子熟悉了,可以打折的。

可是那边的张闾却是点头了起来,没错这个陶大公子还真的是喜欢待在乐馆里面。

”这用狗也是一般模样,这狗用了习惯了,我还真的不想去换一条,当然了前提是这条狗要听话,如果不听话的话,这狗肉的味道我还真的没有尝过呢!“陶商笑眯眯的看着张闾。

在张闾看来这简直就是地狱之中的笑容。

被陶商比喻成是一只狗,我们的张闾童鞋不但没有丝毫的愤怒,反而心中却是稍微的安静了下来。

狗?狗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动物,那是人类的好伙伴,也是人类利用的工具,被陶商这么一说,他张闾是陶商的一条狗,这已经算是陶商给他张闾的一个承若了,只要这条狗听话,他还是愿意养着的,而不是送到屠夫处斩杀了。

“大公子,是,是,那个下邳相,笮融让我这么干的!”张闾对着陶商说出了实情。

“笮融?”陶商对此人有点不熟悉,徐州之中有名的也就是臧霸了,其他的他陶商还真的不熟。

那边的张闾一五一十的交代了起来。

这个笮融童鞋啊,还真的不简单呢,他是我们的陶商大公子便宜老爹陶谦的同乡。是丹阳郡人。

一开始就投靠了自己的老爹。

自己的老爹也算是够给面子,让他笮融从一个小小的豪强,变成了位高权重的徐州重臣。

使督广陵、彭城运漕,并任下邳相,可以说,陶商的便宜老爹给足了自己这个同乡的面子。

可惜人心隔肚皮,陶谦的一番好意,却是让我们的笮融童鞋有了二心。

笮融此人贪,不但贪,还是贪得无厌。

掌管了三郡的漕运,可以算是一个枢纽的位置了,此人扣留了那些个来往的粮草,中饱私囊。

可惜贪大了,被陶谦发现了。

你贪可以,但是你不能吃相太难看啊。人家正常贪腐个半成,就是胆子大的也不过一成,可是我们的笮融童鞋,直接就吞掉了一半。

你当陶谦当真是老眼昏花了。

眼看着陶谦就要处理他笮融了。我们的笮融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呢,一合计啊,要想陶谦不处理自己,像这么自首啊求饶啊,已经不行乐,唯一的办法那就是让陶谦没有功夫来处理自己。

这一个非常好的办法,那就是挑拨起徐州的战事。

刚好我们的曹嵩什么时候不走,非要挑着这个时候走,笮融一来想要拖延住陶谦,这二来嘛,也是看上了那边曹嵩手下的那些个金银珠宝,我们的曹嵩曹太尉,这可是绫罗绸缎,金银珠宝几十大车呢,家仆女婢也有上千人。

这么一个肥羊,不宰对得起谁啊。

所以这才一合计,利用我们陶商陶二世祖的手剁了,那曹嵩,拿下那曹嵩的金银。

这一来,可以转移陶谦的注意力,这二来吗!还能够得到一大批的金银珠宝何乐而不为呢。

“好一个笮融啊!”陶商也是不由的感慨,果然这个世间之上的人都不能小看,这个笮融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可是却能够不经意之间挑起大的战事。

要不是我们原先的陶商公子吓死了,怎么会发现这样的一个阴谋呢。

陶商感慨的时候也是看到了那边的张闾”张闾啊,我很好奇,你听那笮融的话语,你可以从其中得到什么呢?“

掌控一个人无非名利二字。

这个张闾虽然说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同样这样的人也很好打交道,那就是你给他利益,他给你卖命。

”嘿嘿!“张闾尴尬一笑,那个笮融给他的承若那就是一旦事成了,给他张闾一半的金银珠宝,让他张闾去安享人生。可是张闾运气不好,我们的陶商陶大公子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老爹陶谦了。

所以干掉了曹嵩之后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爹陶谦,陶谦这才果断的下了命令去封口,那些个金银珠宝,也被陶商给藏了起来,这个张闾自然也被带入了彭城之中,再后来就是大军围城,他张闾想跑也跑不掉了。

"呵呵!“陶商笑了起来,果然人傻不能怪社会啊。

”你认为,你当真是能够从那笮融的嘴巴里取食吗?“陶商反问了起来,从张闾介绍笮融开始,陶商就知道,此人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呢。

一个本身就是贪得无厌的人,会在乎你这么一个无名小卒吗!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利益在其中。与其分你一半,不如直接干掉你多好。

”他敢!“张闾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了厉色。

“他不是敢不敢,而是一定会做!”好在那边陶谦的兵马及时到来,不然恐怕连带着陶商也要跟着完蛋。

“笮融是吧!”陶商的小眼睛眯了起来,我们的陶商童鞋是想混吃等死,但是同样他更加不喜欢被人算计。

“你给我等着,等我抱上了刘皇叔的大腿,我就去收拾你!”

“大公子,我?”张闾还在等着陶商的审判呢。

“啪啪啪!”陶商拍了拍手,从那边房门之外,走入了几个乐馆的女子,两个坐到了陶商的身边,两个坐到了那边张闾的边上。

“喝掉眼前的酒水,我们就算是一笔勾销!”陶商对着那边的张闾说道。

“啊啊啊!”张闾还以为陶商会怎么处置他呢。

“做好一只狗,做主人的吃肉,必然少不了你的骨头!”陶商继续言语道。

“是,是!小人必然不敢再背叛大公子,为大公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听着张闾在那边发着大话效忠着。

陶商不由得有点好笑,张闾当真是诚服于自己了嘛?

呵呵,别说笑了,他陶商还没有到那种霸王之气外漏,四海无不服从的地步呢。

这个张闾愿意做一条狗,那是因为他陶商的地位和身份,因为他陶商给的骨头。这种人断然不会死忠的。

不过那又如何,身为励志要做一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要是麾下没有几个狗腿子,没有几条鹰犬,谁给他陶商去咬人呢,谁给他陶商去物色漂亮妹子呢。

陶商可不是什么好人啊,欺男霸女?如果那个女的足够漂亮,如果那个男的惹到了陶商。

那么就欺负了,怎么滴了,你爹是李刚,都没有现在陶商的我爸是陶谦强。

酒不醉人人自醉,昨日看到那城池之下的厮杀,让本来的陶商就憋着一肚子的压力,今天在这个美酒美女的氛围之中彻底的释放了。

那张闾也算是一个玩乐高手,很快两人都相继喝醉了。

“大公子呢,我要见大公子!让开!“乐馆的房门被一下子推开了。

“我擦,有人挑事?揍他娘的!”这是喝醉了酒之后陶商的最后一刻的映像。

大军来袭,黑云压城,彭城已经是徐州最后一道防线了,作为徐州少主的陶商错过了议事去了青楼还不说,还喝醉了酒,这还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他还暴揍了被陶谦派过去的管家。

这下子陶谦的面子是彻底的挂不住了。

“逆子,逆子!”陶谦的怒声在大厅之中回荡着。双目发花差一点昏眩了过去。

“叮咚,坑爹系统启动,恭喜宿主坑爹成功,坑爹等级,三,发昏。奖励,黑玉断续膏一盒,五十年茅台一瓶!”已经被抬入房间之中的陶商的床头之上突然浮现出了这两样东西,诡异极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