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阴谋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可以说,只要是有钱人,古代的那些个人玩得不比现代人差,甚至好一些现代的玩意,那都是古代玩剩下的。笔《趣》阁www.

简单一点的那就是射箭骑马之类的不是嘛。

我们的陶商陶大公子,没能够完成成功把徐州交接给玄德公的任务,只能来舒展一下情怀,和那些个青楼的妹妹们商讨一下这个人生,讨论一下人类的发展,顺便再做点有利于身心健康的事情。

“大公子,张闾到了!”那边陶商的几个手下家仆对着陶商说道。

陶商点了点头“让他进来吧!”陶商挥了挥手说道。

“是!”那边一个年轻男子便从青楼包房之外走了进来。

“张闾见过大公子!”这个叫做张闾的男子对着陶商舔着笑脸说道。

”坐下吧!“陶商指了指那边给张闾留下的位置。

陶商看着这个张闾的脸色很是复杂啊,就是因为此人干掉了我们的曹操曹老大的老爹,也是他间接的导致了徐州和兖州的战争。

但是同样也是此人让他陶中德来到了这个世界,来到了这个时间段,要不是知道自己才是主谋,此人只是帮凶。

陶商早就把这个张闾给卖给了那边的曹操了。

“你们都下去吧!”陶商对着那边的自己的手下亲卫还有一些个青楼女子说道。

那些个亲卫和青楼女子很快就鱼贯而出了。

张闾看着一众外人都出去了,这个嘴角之上才露出了随意的表情,大大咧咧的起来,直接找到了自己的空位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很是随意的说道“大公子,我告诉你,这几日可是把我老张憋死了!“张闾直接抓起了桌面之上的酒樽就一口美酒喝下了肚子,抓起了那些个瓜果丢入了自己的嘴巴里。

看着张闾这般随意的动作,陶商的眼珠子转了转,他才接受这个身体,所以这个身体的好多东西他还没有彻底的掌握。

看着张闾的样子,此人算是陶商的狗腿子之一,算得上是臭味相投,不然张闾不会这般随意的。

不过这个臭味能够臭到哪里去却无人知道。

那边张闾还想要笑着喝上美酒,吃上美味,最好再找两个姑娘呢,他可是真的憋惨了,自从东窗事发之后,他可就是被陶商给禁足了,当然这也得看张闾自己,主要是当初陶谦千方百计的找替罪羊来帮助他大儿子和徐州洗脱嫌疑呢,要是张闾出现了不是自己找死吗。

陶谦必然会弄死张闾再留一张遗书,丢给那边的曹操作为交代,不管曹操接受不接受,他张闾都是必死无疑的。

所以我们的张闾童鞋,一般来说是不出现的。

这次是陶商派人前来叫了他,他才来的。张闾还像以前一般,和陶商人前尊敬,人后随意呢。

可是他就要发现自己错了,还错的离谱。

“谁让你坐下的!”那边的陶商玩味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樽笑眯眯的问道。

“恩?”张闾愣了一下,他东张西望了起来,还以为那边的陶商在和其他人说话的呢。

“谁让你坐下的!”陶商又说了一句。

张闾的左右根本就无人,房间之中就只有他一个,陶商这般言语自然就是针对他张闾了。

“我,我!”张闾有点猝不及防的感觉。脸色变了变,虽然疑惑这个陶商到底怎么了,但是张闾却还是站了起来,毕竟还是有主从关系的。

张闾是站起来了可是我们的陶商陶大公子却还是不满意啊,鸡蛋里挑骨头了起来。

“站那么高干嘛呢!你想俯视我吗?”古人都是跪坐,陶商虽然不喜欢这样的做法,但是却也是盘着腿的,所以张闾站起来那完全就是俯视陶商了。

“啊啊!”张闾又想要坐下去,可是刚刚才被陶商训斥啊。

这般不上不下很是尴尬。

张闾看向了那边的陶商,看着陶商玩味的看着自己,牙齿一咬,坐不给坐,站着也不给站,那么就只有一个动作了。

“噗通!”我们的张闾张大将军直接就跪倒在了陶商的面前,毫无节操可言。

陶商玩味的看着张闾,陶商虽然是纨绔子弟,但是不是傻子。

他陶商思考着自己脑海之中的记忆,此人原先是一个小小的渠帅,后来黄巾主力被消灭了,他就怂了,跟随过曾经在下邳作乱的阙宣,后来阙宣被便宜老爹陶谦收拾掉之后,这个张闿就转换了门楣到了徐州军麾下,陶商喜欢赌博,这个张闿也不是一个好东西,两个人臭味相投一来二去自然就成了朋友。

陶商没钱用的时候,是此人告诉了发财的路子,那就是打劫过往行商,这才摸到了华县,这才碰到了那曹操的老爹曹嵩。

还有不小心泄露了陶商的身份的,也是此人。

这些也太巧合了,如果所有的巧合聚集到了一起的话,这就不对劲了,这里面深深得藏着一种阴,毛的味道。陶商没吃过吃肉总见过猪跑,前世的那些个宫廷后宫斗没少看,这虽然是女人的战争,倒是道归疏同的。

“说吧,是谁让你潜伏到我身边来的!”陶商很是淡然的看着那边的张闾问道。

“大公子,您在说什么?小的不明白!”张闾尴尬的朝着那边的陶商说道。

“呵呵,还给我装糊涂是吧!”陶商放下了酒樽“好,我也不勉强你,来人,给我拿下张闾,送往刺史府,就说抓到了杀害曹老太尉的凶手了。“

”是!“两个在屏风后面的亲卫就要上前拿下张闾。

“大公子,你不能这样!”张闾着急了,要是被抓去刺史府,他张闾还有得活吗。

“大公子,那可是你下的命令,要是把我交出去了,你我都逃不掉!”张闾也算是一个秒人,直接就开始攀咬起了陶商来了。

他在告诉陶商,他张闾被交出去了给了那边的曹操,他陶商也逃不掉。

“哎哟,我们的张闾将军还学会威胁人了,你不说我还真的就忘记了!”陶商前面还笑眯眯的,这后面顿时就翻脸不认人了。

“活人是会说话,但是死人却不会,你觉得,你能活着去你曹军大营吗,来人,给我拿下张闾,死活不问!”陶商又下达了命令。

张闾这才慌了,对啊,他想要攀咬那边的陶商,起码也得活着见到曹操啊,只要入了彭城的大牢,别说陶商了,就是陶谦可不可能允许他张闾活着的。到时候变成了死人,可就什么都迟了。

“别想着逃走,这里是彭城,不说城外那曹操大军,这城中却也戒备森严,一声令下,别说是你张闾,就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彭城去!”

“我说,我说!”张闾胆战心惊的喊道。

听着那边的张闾服软了,陶商这才挥了挥手让左右退下。

“是,是,骑都尉臧霸藏宣高将军,嘱咐于我,让我潜伏在大公子您的身边,伺机而动,这次的曹嵩曹太尉的行踪就是骑都尉臧霸将军告知于我的!”张闾对着陶商交代了起来。

“臧霸,臧宣高?”陶商不敢置信的看着张闾疑惑的问道。

“正是,正是,大公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啊,都是那个臧宣高,他派我来的,说的是引入外地,破主公大军,等着我徐州兵马和那兖州兵马厮杀得过半的时候,再出兵霸占徐州啊!”张闾在那边说得有模有样的,那认真的镜头,都让人不忍不相信。

张闾磕着头,看着陶商沉思的表情他以为陶商相信了,没想到还没有心中笑开呢,那边一个青铜酒樽,慢慢的在他的眼前放大了起来。

“哎哟!”张闾的脑门之上直接被一个青铜酒樽给砸了一个正着。

鲜血顿时就流淌了下来。张闾脸上厉色一闪而逝,他张闾也是一个狠人,毕竟也是武人出身,打过仗也杀过人。

“怎么?你还想杀了我?”陶商冷笑了起来。

“不敢,小的不敢!”张闾捂着头颅低下头说道。

“不,你敢!你有什么不敢的,到了现在你还敢欺骗与我!”陶商脸上冷色越来越深了。

“骑都尉,臧霸臧宣高?哈哈,你还真的会糊弄啊,要不是我认识这个臧霸,还真的就被你糊弄过去了!”陶商冷冷的笑道。

“大公子,您认识臧霸?”下意识的张闾问了起来。

这话一出口他就知道遭了,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呵呵,陶商的心中也是笑了,如果刚才只有八分的猜测的话,那么现在就十成了。

臧霸臧宣高,根本就不可能和他张闾串通起来。

陶商没见过臧霸,但是历史书上明明白白的写着,臧霸臧宣高,其父名叫臧戒,有二子臧艾与臧舜。年少时曾召集数人将获罪的父亲救出,此后四处流亡。后来成为陶谦麾下的骑都尉,负责募兵抵抗黄巾军。

一个专门打黄巾军出生的人物,会和张闾这个曾经的黄巾小渠帅勾搭上?两人是仇人的可能性大过是朋友。

不过那也只是陶商的猜测,说不得,那个臧霸就曾经俘虏过张闾,而收买了张闾呢,而张闾的反应是真正的坐实了这个猜测。

那就是臧霸和张闾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伙的。

“你到底是谁!”如果这个张闾真的是有心人的谋划,那真的是太恐怖了。

陶商认识张闾也不是一时半会了,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布局了嘛?陶商不由得不寒而栗了起来。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