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坑爹进行时(1)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陶谦不愧是混迹在官场之上的老油条,要不是天下大乱,说不得我们的陶谦大人就能够出将拜相,即便那边的刘备的脸色已经变幻,但是陶谦还是哈哈一笑,用着其他的话题把刘备的注意力给引开了。笔x趣x阁www。

不过这样一来,刘备所言语的借兵一事,就只能告一段落了。

到了晚间宴会结束了,众人都是笑眯眯的神色,似乎宾客如归。

陶谦年老体弱,不能够久陪刘备等人,只好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那边的糜竺兄弟,这刘备毕竟是他们请来的,大家之间也熟悉方便一点。

除却兵权,其他的粮草供应还有下榻的地方,酒食,陶谦都是按着最高标准来得。

那些个刘备带来的兵马也是难得的吃到了肉食,

陶谦本想着让自己的儿子留下了,好好的商谈一番的,不过等着陶谦回过神来,那边已经没有了陶商的影子了。

“大公子呢?”陶谦问着边上的管家。

“老爷,大公子在酒宴散了就直接回去了!”管家低眉顺眼的说道。

“回去了?”陶谦眉头皱了皱。他还想和自己的这个大儿子扯谈一番呢?谁家父亲不疼儿子呢,他陶谦从一个小小的官吏变成了现在牧守一方的诸侯,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他们陶家吗?他陶谦百年归后这个基业也是要留给陶商的。

以前陶谦对自己的儿子很是失望,虎父犬子,可是现在似乎陶商变了!陶谦有太多的疑惑?难道自己这个儿子大器晚成了?

“老爷,要不要我派人前去把大公子找来?”管家疑惑的问道。

“不用了!”陶谦摇了摇头,既然回去了就回去吧,陶商的府邸可是在城东,距离刺史府,可有不小的距离。

这是陶商为了避开天天被他老爹耳提面命这才躲开来得。

现在再去叫,不免目标太大。

……

陶谦有这样的疑惑,我们的刘备刘皇叔童鞋也是有着很大的疑惑。

“二弟,三弟晚间可曾吃饱喝足?”刘备笑眯眯的问着关羽张飞。

“这陶使君不曾亏待我们!”关羽点了点头说道。

“那陶家对俺胃口,全都是好酒,俺喜欢!”张飞也是哈哈一笑,张飞好酒,陶谦拿出来的可都是陈酿,自然开心。

“二弟,三弟,我们吃饱喝足了,那些个将士们可未曾休息呢!为将者,当身先士卒,为兄,本想亲自去兵营,奈何这晚间酒宴喝多了,头昏脑涨,只有请两位兄弟前去一趟军营了!”刘备对着自己的关羽张飞笑着说道。

“大哥客气作甚,这行军打仗之事,本就是我等本分,大哥暂且休息,我等前去即可!”关羽和张飞抱拳说道,便大步离去。

那边赵云也看到关羽和张飞离开,上前问询,知道此二人是为了去军营,他一个外调将领也不想特立独行,便随同二人一起去了营地。

把自己的二弟三弟还有赵云打发走了,刘备这才收起了笑容。

转而看向了那边的糜竺兄弟“糜竺大人,这个陶家大公子,可不是大人言语之中的那个人啊!”

糜竺一听到刘备的称呼,心中有点苦涩,要知道他糜家已经给刘备投了投名状了,他的那个弟弟,被刘备三言两句一忽悠,一时激动之下,给刘备留了书信,那个书信之上赤裸裸的全都是对陶谦的不满,还有就是要刘备入徐州夺取了那陶谦的基业。这样的书信要是传出去了,他们糜家可就完蛋了。

算是加入了刘备大军了,平日里的时候,刘备都是称呼糜竺一声子仲兄的,可是现在却是变成了糜竺大人了,这种生疏的称呼必然是刘备有了怒火啊。

“回玄德公,竺也不清楚!”糜竺摇了摇头,他对着刘备抱拳道,他自己的心中也是疑惑着,那个陶家两个儿子一个二傻子一个败家子。

大儿子就是陶商了,可以说就是一个臭大街的纨绔子弟。

这次的曹操大军兵发徐州,是因为的老爹挂在了徐州,杀了他的人是张闾,糜竺可是知道这个张闾可是曾经和我们的陶商大公子好得穿一条裤子的,是我们的陶商公子的狗腿子。

所以谁杀了曹操的父亲曹嵩,自然一目了然了。

这样坑爹的玩意,说个实在话,还真的不被糜竺放在眼中,糜竺加入刘备军,除了自己的弟弟被人忽悠了留下了那么一个投名状之外,还有就是这个陶家两个公子一个比一个搓啊。

大儿子陶商好歹也有点智商,那个二儿子陶应,呵呵,那就是一个二傻子,属于那种心智发育不全的二愣子,他可没少被他大哥当枪使,八岁跑到青楼里面要奶喝。

正是这么一个坑爹玩意,一个二傻子,让糜竺算是彻底绝望了。

”玄德公,或许那个大公子是真心的想要把这个徐州让给玄德公!“糜竺无意之中的猜测却是最接近了结果。

“真心让给我?”刘备皱了皱眉头。

“是啊,玄德公,您没有看到,在彭城的城墙之上,我们的大公子可是被下面的厮杀场面给吓尿了,或许他真的是怕了那曹操了,比起被曹操破城斩杀,不如就把这个徐州让给玄德公你,大树底下好乘凉啊!”糜竺言语道。

刘备想了一会,似乎有那么一点感觉,因为一开始,那个陶商大公子可是对着自己鞍前马后啊,嘴巴那叫一个甜啊,让刘备对他的印象可是大好啊。要不是之后的事情,刘备还真的能够记住我们的陶大公子的好。

”不过!“糜竺又开口,说出了另外一个猜测“这或许是刺史大人的意思!是刺史大人,让这个大公子这般言语的!“不是糜竺看不起陶商,就陶商那玩意,他糜竺早就看穿了,就一个绣花枕头,肚子里面全都是大狼草。

”陶使君!“刘备沉吟了起来,想了许久,这才摇了摇头“这必然不是陶使君的事先准备好的!“刘备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那陶谦虽然隐藏得很好,但是在他那个宝贝大儿子陶商站出来说出那番话的时候,陶谦那脸上的怒容是不会假的。

”可是那个败家子!!“糜竺却是急切之下说出了我们陶商公子的外号了。

”不管如何说,我们都要小心了!“刘备却是言语了起来”让出徐州啊!我真的能够得到徐州吗!”刘备眼睛之中贪婪的神色,想他刘备在这个乱世打滚了那么长时间,出生入死,累得脏得他刘备都做,可是到头来呢,连一块地盘都没有,一个落脚之地都没有。

真话,今日那边的陶商公子说让出徐州的时候,他刘备真的是心动了,差一点就答应了。

要是当时答应的话,他刘备可真的就完蛋了,一个狼子野心是逃不掉了。

“好在我并无吞并徐州之意!”刘备淡然的言语道,他此版前来只是想要乘火打劫一番罢了,徐州?他想要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现在的他并没有这么大的胃口。

“玄德公,现在麾下兵马还未能成型,那刺史大人也没有送兵前来!难道过两日我们真的要和那曹操死拼吗!”糜竺担忧的问道。

刘备本想的就是先敲诈陶谦一笔啊,要一些个兵马粮草,再行出动,最后不管是输赢,他刘备都没有亏损,甚至还会赚。

可是现在不行了,被那边陶商二父子一挤兑,刘备就不好再提要兵权的事情。

今天刚打退曹军,但是却也只是打退罢了,过两日曹军必然卷土重来,那可是一场大仗啊,损失必然不小。

“呵呵,出兵?我为何要出兵!手中兵马就那些个老弱病残,他陶使君舍得让我出兵吗!”刘备呵呵一笑,他刘备是来大赚一笔的,不是来做亏本的买卖的。

既然你陶谦不给我兵马,那么我就不出动便是,我又不是你陶谦的手下,帮你的情分,不帮你是本分,等着你陶谦求我的时候,兵权就有着落了。

“好了,子仲,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天色不早了!”刘备对着那边的糜竺笑着说道。

听着刘备换回了自己的字的称呼,糜竺本应该感到亲切,可是不知道为何心中却有一种寒意。

……

第二日,陶谦在刺史府的议事大厅之中,瞪大了眼睛,怒目相对着。

”什么!你说什么!“陶谦问着下面的那个小校。

“回,回禀刺史大人,大公子,大公子他去乐馆了!一夜未归!”小校尉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们的陶商陶大公子,在这个徐州被曹军大军围城生死存亡的关头,跑去青楼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