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真人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陶谦的整个脸色都阴沉了下去,他陶谦还没有死呢,老子再年老体衰,再老眼昏花做不了徐州牧,也轮不到做儿子的去评价,陶谦的脸色可谓是铁青的,连拿着酒樽的手臂都在整整的发抖,可以看出陶谦已经气道了一定程度了。笔@趣@阁www。

“大公子慎言!”边上一个文士摸样的壮年男子对着陶商说道,你就是再败家也无所谓,最多被人说上一个虎父犬子,但是你要是当众说自己老爹不行了,那就真的是不孝子了。

“慎言个屁啊!”陶商对着那个说话的文士白了白眼,曹操都要打来了,要是再没有高个子在前面顶着他们老陶家就完蛋了,他们这些个文臣武将彭城丢了还能投降曹操,或许曹操还能给他们一个好的出身重用他们,而他们老陶家呢,自己可是杀了老曹的老爹的,老曹已经指名道姓要让陶老大一家不得好死了,刀都要驾到脖子上了,还慎言什么。

“元龙,让他说!”陶谦脸上愠色四露,他倒要看看,这个大儿子这个逆子到底忤逆到什么程度

他直接就不理睬这个文士,他现在可是忙着怎么把手中大权交出去,来个大树底下好乘凉呢。

“父亲,我们陶家因为有功于社稷,有德与天下这才让汉帝陛下,下了任命做了这个徐州的刺史,这个刺史之位,初始于汉初,文帝陛下,文帝陛下以御史多失职,命丞相另派人员出刺各地!本不常置,有德者居之,今天之不幸,有狼子野心者如曹孟德,以父亡为借口,贪图我徐州之富饶,欺我父之老迈,兵入我徐州,屠我城池,杀我百姓,下邳之中,笮融小儿乘乱反叛,此诚徐州危急存亡之秋也,幸得玄德公高义入徐州,阻曹操大军与城外,方可解了这徐州之围!我父以老迈,徐州在我父之手,只会让徐州越发的生灵涂炭,为我父之不忍,如果这徐州落入玄德公手,能够止住刀戈,总好过落在那屠夫曹操的手中啊!“我们的陶商大公子一脸谄媚的给那边的刘备献着殷勤啊,想要做刘备童鞋重视的走狗。

可是陶商童鞋却是好心办了坏事,甚至是马屁拍到了马腿之上去了。

什么叫做落在刘备的手中,总好过落在曹操的手里啊,这是把刘备和曹操放到一起去比较了,曹操是明着抢劫,我要你徐州了,不给我就打你,这个刘备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过来打秋风,顺带捞捞名声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不然也不会有开头的说自己兵不过千,没有粮草武器盔甲,要是这些你都没有,你如何敢来搀和这个曹操和陶谦的战争呢。

陶谦虽然弱,但是起码也是一州之主,相当于一省之长啊,手底下兵马也是有数万的。俗话说得好,没有精钢转如何去揽那瓷器活啊。

这个刘备不是没有实力,是有,但是他只是在哭穷罢了。

只不过那都是潜在的,没有拿到台面上来讲,而我们现在的陶商童鞋直接就把她挑明了。

”恩?“退位让贤给刘备?那边的原本一直在默默喝酒的一个老者突然眼睛之中放出了光芒,似乎重新认识了一下那边的陶商

”以退为进?“老者边上还有一个和老者长得有几分相似的青年,正是之前,提醒陶商让他慎言的人,看着边上的老者半疑,半不确定的问道。

老者点了点头。

陶商不这么语出惊人还好,这么一说,第一个坐不住的就是刘备了。

”陶商公子莫不是酒喝多了在说笑?”刘备脸色变了变,尴尬的对着陶商笑着说道。

“开玩笑?”谁和你开玩笑,这都快要火烧屁股了,要是老曹打过来了,他陶商可跑不掉啊。

“玄德公,我这还滴酒未沾呢!”陶商示意自己的酒杯。

刘备头疼了,这哪里来的二愣子啊,他刘备只是想岔开话题罢了。

刘备只能把面色投向了那边的陶谦。

陶谦也开始从自己的这个大儿子震惊的话语之中慢慢回过了神来。陶谦不傻,这么多年的斗争下来了,没有一个上位者是傻子,傻子根本做不了大官,只不过这些个上位者输了,那是因为和其他上位者相比,他们的智商不够罢了。

陶谦一开始很是恼怒自己儿子那不经大脑的话语,还以为这个逆子又要闹出笑话了呢,现在看来,被我们的这个陶商大公子胡搅蛮缠之下似乎有了一个别样的境界。

“玄德公说笑了,犬子虽然志大才疏了一点,但是做事却也不糊涂!”陶谦笑眯眯的对着那边的刘备说道。

”来人啊,取我印鉴来!“陶谦对着那边自己的手下文官说道。很快边有一小吏官取来了印鉴递给了陶谦。

陶谦掀开了上面的红布,下面的人全都看着那方印鉴,果然是徐州刺史的印鉴,陶谦初平四年,经治中从事王朗与别驾赵昱的建议,陶谦派赵昱向献帝进贡以表示对汉室的支持,献帝接到陶谦的奏章后赞赏并升陶谦为徐州牧、安东将军;这个印鉴正是陶谦守封的印鉴。

”陶使君,你这是为何?”刘备大惊失色的从位置之上站了起来,眼睛还朝着边上偷瞄了过去,似乎在给谁打着眼色询问着什么。

刘备边上就是号称徐半州的徐州别驾糜家兄弟了,刘备能够前来徐州还是这糜家兄弟联系的。

糜家兄弟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那边的陶谦不知道陶谦这个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玄德公,犬子说得没错,这个徐州刺史有德者居之,老朽无能,让我徐州半境陷入战火,玄德公为人忠厚,现如今,玄德公更是君子心肠,前来救助我徐州,老朽更是感激不尽,这个刺史之位老朽也应该退位让贤了。还请玄德公勿要推辞!”陶谦一副卸下了重担的样子对着那边的刘备说道。

甚至站起了身子走到了刘备的面前,双手捧上了,那一方徐州刺史的印鉴,直接就准备跪下去了。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刘备吓得快要跳起来了。那方印鉴,他是眼红,但是他刘备却是不敢拿啊

”主公,这徐州乃是主公之基业啊,如何能够这般拱手让人啊,主公三思啊“曹豹等人跪倒在了陶谦的面前,他们可是陶谦的铁杆啊,因为陶谦在,所以我们的草包将军,这才能够统帅精锐的丹阳兵,要是陶谦把大位让给了那边的刘备,不说其他,就刘备手中关张两位将军就能够把他曹豹给排挤到三流武将之中去!没有了兵权,他曹豹的曹家可就一落千丈了。

”曹豹将军此言差矣!”我们的陶商公子又跳出来了,刚刚说动了,老爹退位让贤,让刘备这个高个子挡在前面,大树下面好乘凉,他陶商只想当一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罢了,就靠着曹豹这些个草包将军,他陶商迟早有一点,上了曹老板的菜谱。

听着曹豹反对自己,陶商立刻跳出来了,脸上义正言辞了起来“曹豹将军,这个徐州本就是大汉的徐州,如何来的我父的基业,我父不过是代替天子,守卫一方罢了,现在守卫徐州失职了,自当退位让闲。曹豹将军,你这是要陷我父与不忠不义之中嘛?”陶商愤怒的看着曹豹,一切组织他陶商大公子把徐州基业送给刘备的人都是他陶商的仇人。

“这!”曹豹傻眼了,他不明白的看着陶商,哥们,你才是陶谦主公的大儿子啊,是嫡长子啊,这个徐州以后可是你继承的家产啊,我这是在帮助你呢,你跳出来指责我,他曹豹看过败家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败家的,把自己家的基业朝着别人的怀里推,有人劝阻,他反而当做了仇人。

“大公子,这城池之外,数万曹军正虎视眈眈,这临阵换将乃军中大忌,主公一旦退位让贤了,那些个将士们,士气低落,这曹贼趁机打上来了,我们徐州可真的危矣!”曹豹只能从另外一个方面来阻止陶商的败家,那就是城外曹操的数万大军还在虎视眈眈呢,你这边怎么能够商讨着换主公呢。

曹豹不提出这个还好,一提出来曹操的数万大军在城外,我们的陶商大公子已经开始心中打着寒蝉了,曹操的老爹可是自己弄死的,要是自己被曹操抓了,不扒几层皮,那都是祖坟冒烟了,他陶商这才穿越啊,他还要多活几年,多调戏几个妹子,多娶几个小妾,来一场无羞大战呢。

陶商打了一个寒蝉,按着陶商的尿性,要不是在场人多,他都能够直接吓得尿裤子。

“曹豹将军,这些个时日以来,和曹操大军对战,我徐州兵马可有胜算过?”陶商问着那边的曹豹。

曹豹想了好一会,脸上有点羞红的尴尬这才挤出了几个字“不曾!”对,不曾有过胜算。和曹操大军的对战,那完全就是欺负人,曹操手下徐晃,于禁,曹仁,夏侯渊,可以说是猛将云集,陶谦的手中都是一些个杂鱼,草包将军已经算是里面的高个子了,其他的像什么吕由,这是什么鬼,陶谦军之中已经是无人可派了,三下五除二,被曹操大军教会做人,甚至我们的吕由将军还丢了小命。

要不是丹阳兵,实在是精锐,而且这个丹阳兵那就是一帮流氓兵,统帅他们打仗,反而打不好,不统帅,让他们各自为战,反而战斗力倍增,有人言语过,丹阳精兵,群战一条虫,单挑一条龙,这种不需要统帅,只需要你点头他就冲锋的货色,这才能够让徐州坚持到现在还没有被曹操团灭。

“反正都已经输到了这个程度了,士气再低落还能够低落到哪去,再者说了,玄德公手底下那可是武将云集,前有关将军温酒斩华雄,后有张飞将军长坂坡怒吼,还有虎牢关下,三英大战吕布的英姿,这边更是有一位七进七出的赵云赵子龙,曹豹将军你还担心什么呢!玄德公不是想要兵马粮草,索性一并把徐州交由玄德公掌管!这粮草兵马玄德公一人调配足以!还请玄德公接受下这个徐州刺史的位置!”陶商满不在乎的说道。

关羽杀华雄,他张飞知道,他们三兄弟大战那个吕布小儿,他也清楚,可是这个长坂坡大吼是什么玩意?他张飞去过长坂坡嘛?和张飞有同样疑惑的就是那边的赵云了,七进七出?没有过啊,可是看着陶商公子那信誓旦旦的样子,还有那个崇拜的表情,赵云都怀疑自己有没有过了。

不过这些个都不打紧,张飞咧开了嘴巴,这个陶商公子他很喜欢很对他胃口啊!”陶公子,你说得对,只要给俺们兵马,有俺大哥二哥在,必然让那曹贼有去无回!大哥你就接受吧!”张飞大大咧咧的说道。他们三兄弟东奔西跑不就是想要一块地盘嘛?现在这个地盘就要到手了,他张飞在为哥哥开心呢。

可是刘备的目光却是阴沉了下去,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那边的陶商“三弟闭嘴!”刘备走上前了一步,拉开了自己的腿帘,直接半跪在了陶谦的面前“陶使君,在下绝无吞并徐州之意!此版还是糜竺贤弟前来联络,青州战事又告一段落这才和国让一起前来相助陶使君,如若陶使君有顾虑,备走便是!”

刘备这么一说,在场的众人不管是之前有没有想明白了,现在也都了解,这个陶谦主公,让徐州是假,挤兑刘备是真啊,本来这是一个僵局,刘备要兵马这才愿意相助徐州,让陶谦陷入两难之中,兵权交出去想要要回来就难了,俗话说人心隔肚皮啊,要是这个刘备得到了兵权又不帮忙,那么徐州可就惨了。

所以陶谦这才一直不愿意教出兵权,甚至还尴尬了好一会。现在不同了,已经从要兵权上升到了挟恩图报了。

你刘备不是要兵权嘛?我给你便是,甚至我还把整个徐州都给你,这下你满意了吧,问题就是你敢不敢要了,之前这个陶商公子就把曹操和刘备放在一起比较了,曹操想要取徐州明夺,你刘备是巧取罢了,一个阳谋一个阴谋。

有人会问这个刘备要是顺水推车要下了怎么办呢,徐州刺史的位置,你当刘备不想要嘛?他也想,甚至心中无比的渴望,但是他知道他不能要,一旦拿了这个徐州刺史,他就坐实了,挟恩图报,坐实了图谋不轨趁火打劫了。

刘备本就是打着仁义招牌的人,要是被这么一盆脏水泼到身上去,可真的就洗不干净了,更何况,就算他刘备接下来了,那些个徐州文武是那么好相与的,是那么容易改换门楣的?

曹操大军还在城外,要是战败了,他刘备就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所以一上来,刘备就没打徐州的额主意,而是想要一些个兵权壮大自己罢了。

可是现在却被推倒了台面前了。

造成这一切的都是那个人,刘备眼睛的余光不由扫了过去,狠狠的看了一眼。

我们的陶商公子这才糊涂了,玄德公,刘叔父,你倒是要啊,他陶商虽然历史知识是语文老师教的,但是起码也知道,有这么一出陶谦三让徐州的戏码吧,最后这个徐州还是在刘备手上的。

可是现在这个刘备却义正言辞的不要。还绝无吞并徐州之意,甚至还要走。什么玩意嘛?想来想去,我们的陶商公子这才点了点头,应该是玄德公,刘皇叔,害羞了,古人都是谦虚的人,什么三让,三谦之类的,最后是无可奈何这才接收下,定然是这个原因。

陶商点了点头,坚定自己的想法,这个不急,看样子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的,不就是三让徐州嘛?明日最迟后日,我就三让徐州给我们的刘皇叔。

这么想着,我们的陶商公子气定神闲的坐在了那里。嘴角之上浮现出一丝淡然的笑容。

这样的表情,却是让在场的众人全都或多或少的看到了,他们本以为这是陶商这个败家子误打误撞的呢,在看到了陶商这般气定神闲?难道,我们的陶商公子是真人不露相?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