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坑爹进行时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救星来了真的来了!陶商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感觉稍微好受了一点,这才恍恍惚惚的起了身子,从服侍的奴婢那里得知,这个徐州的救星恩人就是现在的平原相大汉刘皇叔。笔x趣x阁www。

这已经是老曹第二次攻打徐州了,第一次因为军粮的问题,所以老曹不得已而退兵了,而现在呢粮草问题已经在一年的秋收之中给解决了,老曹二话不说直接起兵攻打徐州,已经被打过一次,有点怕的陶谦自然像现在的青州刺史田楷求援,田楷和平原相刘皇叔自然一起来了!刘备自有兵千余人及幽州乌丸杂胡骑,又略得饥民数千人,麾下更有他二弟关羽,三弟张飞的勇猛,竟然在曹操大军围困彭城之时,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来,从而暂时解了徐州之困,进得了彭城之中。

刘备刘玄德?!这不就是大名鼎鼎的刘跑跑大耳贼嘛!陶商虽然读书少,但是你却骗不了他,刘关张的故事不管在哪一个朝代都是被人传唱的,而整个一部三国演义就是以刘皇叔为猪脚的,毕竟刘皇叔代表的是正统,虽然没有能够真正的一统天下,但是也能三分中原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英雄人物。如果陶商是穿越这等人物身上未必不能成就一番事业,可是他现在是陶商啊,是徐州牧陶谦的大儿子,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陶商还真的没有从历史书上看到过这个名字,就算有那也是一笔带过,这样一笔带过只能代表两个可能,第一个就是陶商不出名,好歹陶商也会一州牧的大儿子啊,废物归废物,那也是高官子弟,就像荆州牧刘表的两个儿子一样,刘琦,刘宗,这两人同样是废材,但是人家好歹也在历史上留名了。而剩下的一个可能那就是死得早。而且还死的不明不白的。

这么想着陶商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世界,难道还要他莫名其妙的死掉嘛!陶商有着所有二世祖的通性,那就是极度怕死啊,还没有享受整个世界,还有没享受人生呢!怎么可以死啊!

“大公子,主公让你沐浴更衣,晚上随主公一起见见玄德公!”就在陶商还在发呆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侍卫的声音。

“噢!”陶商根本没有心情去理睬侍卫,在两个婢女进来带着陶商洗漱了一番之后天色也渐渐的黑了起来,今天曹军是不可能再进攻了,天色以暗,月亮也隐藏了起来,整片大地都被黑暗笼罩了整个彭城也进入了宵禁之中,现在不是现代,现代有灯光的照耀所以白天黑夜没什么区别,但是在东汉末年这个时代,一般人天色有点昏暗百姓就关门准备上床睡觉了,毕竟蜡烛火油还是很贵的。

而在彭城之中只有两个地方有着亮光,一个是彭城的城墙,另外一个就是彭城的州牧府邸了。

今天晚上徐州牧陶谦大人,要在这州牧府邸之中为一人接风洗尘,此人就是平原相刘备刘玄德了。

本来刘备只是一个区区的平原相,根本是不可能得到一州的州牧如此对待的,平原相,连太守都不如,而陶谦手下光太守就有八九个,但是谁让刘备解了彭城之围呢!这已经算得上刘备第二次帮人解围了,一个是在北海,帮助北海太守孔融解了青州黄巾管亥带领的青州黄巾的围堵,听说刘备麾下的二弟关羽只一个回合就把当时青州黄巾的统帅管亥砍杀于马下,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陶谦被老曹围困了,这才派出人马向着青州刺史田楷求援,顺便也带着刘皇叔过来了。

刘备可以算得上是hi彭城的恩人了,所以陶谦对待刘备的晚宴规格很是大,几乎相当于诸侯之间的见礼了。

整个州牧府都是张灯结彩的。

陶商作为陶谦的大儿子自然要随同陶谦一起去迎接刘备刘玄德。

白天,曹军本来是和曹豹统帅的丹阳兵战斗的,眼看着就要把徐州的丹阳兵给打回彭城了,谁知道这个时候刘备刘玄德突然杀了过来,夏侯兄弟有点苦闷,在不知不觉之中被人包了饺子,一天之内丢了数千具尸体,这比曹操打到彭城之前所有的战斗加起来都要多,小心谨慎之下曹军退后了十五里扎营,刘备也在陶谦军中其他的武将帮助之下在城中按扎了下来,现在的刘备也是换洗而来的。

虽然没有穿着战甲拿着武器,但是陶商站在一旁还是能感受到刘备身上的那种军伍之气,而且刘玄德此人长得也十分的耐看,剑眉,大眼,厚耳垂,拼凑起来就是一个英雄人物,但是他的脸上却带着一种笑容,让人看了感觉到十分的舒服,不由的让你去亲近他。

“不,不!”陶商猛地摇了摇头,对一个男人看着舒服?我还想亲近他?哥的取向很正常。

“玄德公!”陶谦看到了刘备立刻迎了上去,陶谦此人虽然在军事上不善长,但是在对人处事,还有这政治上却是一个真正的老狐狸啊,他是州牧,刘备只是一个平原相,陶谦去迎接刘备,这叫做礼贤下士,看到这个场景的人一定会对陶谦竖起大拇指的。

“陶使君”刘备也看到了陶谦,看到陶谦迎了上来,他也不敢托大也赶忙迎接上去。

“玄德公对我徐州大恩大德,老朽没齿难忘,老朽替徐州上下给玄德公见礼了!”陶谦说着就要跪拜下去。

“使不得,万万使不得!”看到陶谦的动作可是把刘备吓得半死啊!他刘备这次来是解了徐州之围,但是刘备可不是平白无故的来的,没有点利益谁愿意花着得罪老曹的代价过来救援啊,当年救援北海孔融,刘备就得到了一个扬名的机会,孔融是谁啊!他是孔家人,是孔子的第二十世孙,可谓是只要是天下大儒都要给孔融三分面子,那些士子们百姓们更是对孔融充满着敬意的。

而刘备救了孔融解了北海之围,于情于理之下,孔融都要呈下刘备的这份情谊,所以刘备扬名了,孔融对刘备那是大加赞赏啊,说他是大汉之脊柱,汉室宗亲之栋梁,让刘备可算是喜出望外啊,要知道刘备虽然一直在说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但是有几个人会去承认呢!别说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也难以分辨,因为中山靖王,那就是一个种,马,前前后后一百多个儿子,儿子再有孙子,孙子再有儿子,子子孙孙这都多少人了,可以说只要姓刘的都可能是中山靖王之后。

而孔融的这种夸赞,就变相的承认了刘备是汉室宗亲是中山靖王之后,你说刘备能不开心嘛!

而这次本来陶谦是朝青州刺史田楷求援的,毕竟,青州刺史田楷是幽州公孙瓒的人,而公孙瓒袁术和陶谦那是盟友,于情于理之下都要来帮忙。而刘备就是自己过来的,解围啊,自然有好处拿咯。

而如果陶谦这个跪拜之礼跪下去了,那么刘备就真的可能空手而归了,因为陶谦不管在低位还是年龄之上都比他刘备要高啊,这么一个高人要是跪倒在自己面前,天下人会怎么看!

“备此次来徐州,那是不忍看到徐州百姓遭到孟德涂炭,这才领兵而来,备身为汉室宗亲,为百姓谋福,本就是备分内之事,怎么当得了陶使君如此大礼!”刘备一副杞人忧天的样子,好似圣人在世不忍看到世间一切一般。

两人相互客套着,让陶商一阵的无聊,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官场上的事情都是那样。

但是便宜老爹和刘备的客套却让陶商能够有时间看待刘备身后的几人,一人枣面绿袍手扶着美须鬓,这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关二爷了吧!还有一人黑得都快成焦炭了,一双铜铃一般的眼睛,两个手臂露在外面,肌肉膨胀,这是猛张飞?两兄弟当真都有特色啊,陶商还是观察两人的时候就被另外一人吸引了,此人玉面白袍,长得十分的俊俏,剑眉横立,浓眉大眼,要不是那喉结在不住的划动,陶商几乎都把此人当做是女扮男装了!此人是谁?

“来来,商儿,应儿见过你们的刘叔父!”陶谦招呼两个儿子见过刘备,“玄德公此乃我大儿子陶商字仲德,二儿子陶应字仲明”陶应倒是没什么反应,这就是一个书呆子一点都不知道变通的人,而陶商就不同了,他可是指望着刘皇叔救命呢!这次是被老曹连着徐州一锅端掉,还是逃得升天,继续当他的二世祖就看眼前的这个男人呢。所以陶商很是恭敬的半弓着腰“刘叔父!”

“陶使君一身光明磊落,两个公子也是一表人才啊!”陶商对刘备的态度,让刘备很是受用。

“哪里哪里!”陶谦苦笑的摇了摇头,他也知道这是刘备实在没有话去夸赞自己的两个儿子了,这才是一表人才,正常的那都是虎父无犬子啊,或者后继有人啊!可是自己这两个儿子当真是一无是处啊。

“父亲还是和刘叔父,到府中再商谈吧!”陶商很是殷勤啊,他是二世祖,自然想要自己老爹不倒,而自己老爹不倒下的救星就是刘备刘玄德了,陶商怎么能不巴结他呢,而且还有一点重要的是,陶商也自己自己老爹撑不了多久了,老爹今年已经六十二了,在这个古人三十就自称老夫的时代,这样的便宜老爹能撑多久呢,历史书上写的就是公元194年,陶谦忧愤而亡,而后徐州的老大就是眼前的这位刘皇叔了,所以刘莽就是为了自己以后好混一点也要和新老大打好招呼。

“来来,玄德公,我们进去再说吧!”

双方都进入了州牧府中,就要端坐下来,酒宴也照常开始了,美酒珍馐,侍女为扮,婢女为舞,即便是徐州被老曹打成这样了,彭城之中那些士族该享有的东西一样都不差。

酒足饭饱,自然就要商谈大事了。

“玄德公,此次前来救我徐州万民于水火之中,不知道带来兵甲几何!”徐州老大陶谦最先说话了,刘备带来兵马前来救援徐州,陶谦自然要搞清楚刘备到底有多少人马,需要多少军粮,这样才能看自己的彭城有多大的可能性去防守住。

“说来惭愧,此次,备自有兵千余人及幽州乌丸杂胡骑,又略得饥民数千人!总数不过三千尔”刘备说着摇了摇头一脸惭愧的表情、

“就三千人?还有饥民千人?还有什么狗屁乌丸杂骑?完全就是一个杂牌部队啊?!”陶商有点蒙了,你呀的等着你刘老大救命呢,你就带了这么点人就来了!那还打个屁啊。

“玄德公,只有如此兵马这可如何是好!”陶谦也有点慌了,本来今天曹豹带五千兵马出城,和曹操大将夏侯氏一战,五千兵马差一点回不来,还好刘备刘玄德的部曲乘机杀了过来,两项围剿之下竟然大败了夏侯氏,这让陶谦以为刘备带来了万八千人,这才心里舒坦一点,可是现在一听只有三千人不到,还有饥民千人,这可怎么办啊!要知道在这彭城之外那可是曹操的三万精锐啊,而丹阳城之中,只有曹豹麾下的两万丹阳兵,这几日攻城,还有白天带出的兵马两万丹阳兵也就只剩下一万有余了。这一万有余的丹阳兵已经是陶谦最后的人马了,泗水一战,徐州精锐丧失大半,徐州五郡,广陵,下邳,琅邪,彭城,东海五郡,除了琅邪彭城之外都被老曹打过了,甚至广陵被徐州叛徒下邳相笮融临阵脱逃,带着兵马席卷了一控,而琅邪开阳城中虽然还有一个叫做臧霸的手下,但是那几乎就等于一个国中之国了,臧霸根本就不理睬陶谦的。

可以说现在真正掌握在陶谦手中的也就是彭城一郡了,现在彭城又被曹操三万大军给围困了,城破之日可能就是灭家之时了。

“陶使君莫慌,战场之事,不但要靠兵,更要靠将!”刘备一副指点江山的表情“陶使君请看,备之麾下,有我二弟三弟两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二弟关羽虎牢关下温酒斩华雄,十八路诸侯会虎牢我三弟张飞独占吕布百合而不败,后我三兄弟大败吕布吕温侯!”刘备在那里侃侃而谈,“备现下还有师兄幽州牧公孙将军麾下的大将赵云,一手枪法出神入化,可挡千军!”

“赵云?!”跟着刘备来的一共就是三个人,陶商这才认识那个俊俏的白衣男子是谁了。

刘备他说的的确都是实话,关羽温酒斩华雄,还有他们三兄弟打败吕布那都是事实,陶谦还曾经是十八路诸侯之中的一员自然也认得这三人,至于赵云,陶谦虽然不了解,但是能被刘备这样夸奖那也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物,都是万人敌!

可是,你要清楚知道,这个万人敌!只是一种夸张的表现手法,只是对你武艺高强的赞赏之词,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没有什么能和一万人对战的人物,就算战神吕布碰到一万个人围殴,那也得死翘翘,难道靠着这三个人出去就能干掉曹操的三万大军嘛!简直就是在做梦嘛!

陶谦刚准备开口说什么,那边刘备的重点来了“这是三人的武艺,此三人不但武艺高超,统兵更是上将之资,如有五千精锐在手,当可退曹操大军!”

卧槽,搞了半天大家都终于明白了过来,感情,你刘备说这么一堆就是想要兵马,想要兵权啊!

这下子大家都不说话了,徐州的一众文武在哪里喝着酒却在想着心思,边上徐州老大陶谦脸上也是阴晴不定,徐州现在就只剩下一万有余的人马了,这是陶谦最后的本钱了,如果彭城破了,陶谦还指望这一万多人马带着他们突围而去,离开徐州呢,给了刘备他陶谦就相当于没后路了。

如果刘备真的一心帮助徐州脱困倒也无所谓,只要把曹操逼迫走他陶谦就是交出兵权又何妨,现在就怕刘备拿到了兵权之后作壁上观,那就真的完蛋了。可是不给刘备,刘备要是甩手不干了用自己兵马不足为借口陶谦还是一样要率兵突围,突围的代价可是很重的,先不说能不能突围出去,就说这彭城一地就可能被老曹屠戮一空啊。

陶谦用着眼神的余光看着刘备,刘备正在那里怡然自乐的喝着酒吃着菜,这个意思就是给还是不给你陶使君自己看着办。

“给啊,为什么不给啊!”陶商在心中怒吼着,人家刘老大都在帮助你抵御曹老板了,干嘛不给!现在彭城的兵权在下邳相,奋武校尉曹豹的手中,这个曹豹练兵有本事,但是统兵打仗就是一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要不是徐州实在没有大将了,恐怕这兵权也不会在曹豹手中。给曹豹兵权有个屁用啊,刘老大不是要五千兵马,直接一点给啊!不,应该干脆一点把整个徐州给交出去吧!有着刘备这个高个子在前面顶着,他陶商还怕什么,完全可以过他的二世祖富家子的生活。

现场的气氛尴尬到了一定程度,说到兵权谁都不愿意放手的,在这乱世之中有兵马才能保证自己的生命地位,陶谦想给又不想给,边上徐州文武也是有人希望刘备得到兵权,比如糜家兄弟,弟弟糜芳已经在一旁说了“主公,玄德公是应我徐州在邀这才来解我徐州之围的,玄德公麾下三位将军您也看到了,把兵马放在他们手中定能退却城外曹军”糜芳一脸好像除了刘备之外就没有人能够让曹操退兵的嘴脸。

也有人不愿意刘备得到兵权,比如彭城曹豹一方曹豹没有开口,而是曹豹的弟弟曹宏说话了“主公,临阵换将是乃军中大忌,玄德公能来解我彭城之围,我徐州上下定然感激,但是这丹阳兵可是桀骜不驯啊,不是一天两天就能驯服”丹阳兵这才是徐州精锐所在,丹阳由于地靠山越,所以丹阳郡的人,都很是善斗,也很是喜斗,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直白一点就是一帮痞子兵,这些丹阳兵都是老陶的老乡,曹家也是,所以丹阳兵才听曹豹和陶谦的话语。换了一个战将来还真搞不定,但是刘备麾下的关羽张飞赵云那是等闲之辈嘛!

很是复杂。气氛就尴尬在哪里。

陶商受不了了,直接站了出来“刘叔父,请听商一言”

“仲德?!”陶商成功的把所有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这是陶家大公子,虽然徐州都知道此人就是一个败家子废物看一场战斗都能吓昏过去,但是脸面上却是要照顾到的,可是现在在议事啊,这个大公子走出来干嘛。

“刘叔父!家父承蒙我大汉垂怜得到大家的厚爱,这才坐上这个徐州牧的位置,家父不说有多大的功劳,但是多年的努力苦劳还是有的!”陶商前世就是一个二世祖,前世老爹总是带着他去见这个伯伯,那个叔叔所以陶某人见人还是会说人,见鬼自然也会说一点鬼话了。

看到自己儿子如此得体,陶谦也是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谁家爹爹不疼儿呢,要不是这个大儿子实在不争气,陶谦也不至于对自己大儿子那么冷漠。

前一段话陶谦还在笑着点头呢,后面一句话,差一点没把陶谦老头气得跳起来一刀砍了这个逆子。

“如今我父年事已高,年老多病,已经当不得这个徐州牧了”

(新书上传,求打赏,求**,有枪多谢大家了,咳咳,还是喜欢原来的我称呼啊!)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