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陶家有子

作者:升斗小民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完蛋了,完蛋了!“陶商站在彭城的城头之上双腿在打着哆嗦,里面还在冉冉自语,陶商不敢向下看啊!下面那完全就是地狱一般,到处都是血肉,到处都是厮杀,浓郁的血腥味让陶商站在城墙之上都感觉到恶心想吐。笔、趣、阁www。

“哎!”看到了一边的自己的大儿子如此的不堪,陶谦不由的苦笑了,陶商是他的大儿子,按理说应该是这偌大的徐州的继承人,可是,就这样,这样也能继承他陶家的家业嘛!这不是太平盛世啊,太平盛世儿子再废物,只要不乱闯祸,自然能保证一身的荣华富贵,但是现在是乱世,大汉已经失去其鹿,本来应该是天下英雄共追逐之,徐州可是一个丰腴之地啊,可以说战争潜力十足,粮草兵甲都不缺少,可以给陶谦的两个儿子带来一生的荣华富贵,可是两个儿子这般废物,徐州越是丰腴就越会给陶家带来灭顶之灾啊。

“这就是陶公的儿子嘛!”陶商站在一旁冉冉自语虽然没有人听得见,但是他那打摆子的下身还是能被明显的看到的,现在在城墙之上的是一众徐州文臣武将啊,看到陶商这个样子无不为陶谦叹息,虎父犬子啊!

如果陶商知道这些人的想法,一定跳出来大吼道“你们才是陶谦的儿子,你是,你是,你们全家都是!”当然,我们的陶仲德在今天之前还不是陶谦的儿子,他只不过是一个二十一世界二世祖,一个混迹在酒吧夜店,还有各种娱乐场所的二世祖败家子,昨天晚上因为世界杯的缘故,陶仲德输了,他偷偷拿了他老爹的银行卡,里面足足有三个亿,全都一战输得精光,不敢回去面对自己老爹的陶仲德,就只能在一帮狐朋狗友的带领之下去夜店鬼混,准备躲过这场风头,可是谁知道这个风头一躲,躲了一千八百多年!跑到了这个东汉末年来,醉酒之下陶仲德没有了意志,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陶商啊,这货字仲德,你也不能带着自己来倒霉吧!虽然陶商也是一个官二代,也是一个二世祖,但是现在可是东汉末年啊!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彭城,如果早几年还好,毕竟还能过过败家子的生活,而现在呢!这城下的厮杀,那些战旗,除了徐州的陶字旗,就是深蓝色的曹字旗帜了。

还不明白嘛!人,妻杀手,屠夫,大奸臣,曹老大攻伐徐州了,这已经是曹老大第二次打徐州了,可以说小半个徐州已经被拖入了战乱之中,小沛之前的城池都被攻占了,老曹还屠杀了取虑、雎陵、夏丘,为什么要攻伐徐州,陶仲德虽然是一个败家子,但是历史三国他还是懂得一些的,老曹打的旗号是为父报仇,因为曹操的老爹曹嵩在徐州回兖州的路上被干掉了,所以曹操打就是为父报仇的旗号。

如果曹操打得其他的旗号,比如说徐州牧陶谦,不尊王命,或者就直接因为争地盘之类的,这样子打的话,陶商还是很开心的,大不了劝说现在这个便宜老爹,直接放弃徐州牧这个位置吧!按着老曹对投降派的待遇还是很好的,毕竟一个没有损失的徐州对老曹的意义是很大的。

可是现在不行啊!老曹已经打出旗号,要把陶谦,也就是自己这个身体的便宜老爹千刀万剐掉,而且还要把陶家夷灭三族,这你不是扯淡嘛!完全把后路给堵死了。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为重要的是什么!是那个貌似老曹不是在说谎,他老爹曹嵩是真的死在了徐州,曹嵩是什么人,位列三公过,此人不是王允孔融那些人,他们注意自己的名声不敢太过分,而曹嵩本来就是宦官的养子,自然无所顾忌,他的三公太尉都是自己捐赠的,在太尉位置之上,曹嵩可谓是上下其手啊,数十年,家财已经不止万贯了,而是有整整万金,而且还有良马数百匹,金银珠宝无数,粮草也是有着数千石,你问陶商为什么这么清楚?那还用说嘛!因为派出兵马砍杀了老曹的老爹的就是陶仲德现在这副身体的前主人啊。

陶仲德从陶商的记忆之中得知,陶商是一个败家子,也是一个二世祖,在徐州的名声是真的不怎么样,强抢民女之类的都是小事一桩了,这货最擅长的还是败家,陶谦就两个儿子又是中年得子,自然很是疼爱,大儿子陶商,小儿子陶应,陶应一直以兄长陶商马首是瞻,所以身为宜州州牧的陶谦,自然对两个儿子的用度没怎么控制,给陶商陶应一年的零花钱,就有近百金,百金啊,那都可以买上好几匹良马,或者一个中等家庭数十年的用度了,但是这却是两个儿子的零花钱。

陶谦舍得给,陶商自然就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陶商此人还十分的喜爱赌博,逛青楼,就老爹给的百金怎么够呢,一下子输了个精光,再和老爹要是不可能的了,为了能够得到足够的钱财,陶商不由的打起了不好的主意。

陶商败家自然身边狐朋狗友真的是不少,这其中就有一个黄巾余孽叫做张闿的,此人原先是一个小小的渠帅,后来黄巾主力被消灭了,他就怂了,跟随过曾经在下邳作乱的阙宣,后来阙宣被便宜老爹陶谦收拾掉之后,这个张闿就转换了门楣到了徐州军麾下,陶商喜欢赌博,这个张闿也不是一个好东西,两个人臭味相投一来二去自然就成了朋友。一看陶商没有了钱,两个人就狼狈为奸了起来,本来打算去截取过往的商人的,因为徐州可是丰腴之地啊!在徐州之上还有一个商贾大家糜家在,所以来往的商队十分的多。不过也不能在徐州境内动手啊,被查出来那就完蛋了,所以就商量在边境之上在华县一代动手。

而曹嵩老头呢,好死不死他就出现在了华县一代,他是从徐州琅邪回去兖州的,曹家的家财实在太多了,光拉车的马匹就有数百匹,大车更是形成了一个大的车队,也不知道怎么了,陶商脑子一热带着张闿就冲着曹嵩的车队过去了。

曹嵩麾下虽然有一些家仆私兵,但是哪里是那些张闿带来的黄巾贼士卒久经战场啊,他们先是当黄巾贼和官军打,再变成了官军打过山贼贼寇,现在在徐州挂着官军的军衔,虽然徐州牧陶谦不喜欢开拓疆土,但是也被动了打了不少的仗,这些人可以说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都是属于精锐的士卒,老弱病残早就死在动乱之中,而且张闿带来的这些人人数还比曹嵩的私兵人数要多,完全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等到人杀了差不多了,陶商才发现坏事了,因为从那里面竟然翻出了官员的官服还有通关案牍,上面写的是大汉退隐太尉曹嵩,就算这样也没有什么关系,那个叫做曹嵩的老头虽然很是心疼,但是实际上陶商并没有对那些身穿华服的人动手,这个老头还摆了摆手直言“壮士,些许财宝全都拿走吧,只求不要伤害我曹家之人”

抢就抢了吧,毕竟他们抢劫的时候是蒙着脸的曹嵩哪里知道是谁,而且这里是华县,不但是徐州和兖州的边境,也是靠着袁术的,在这里本来就是一个三不管的地带,曹嵩就算想找是谁抢劫的,都难,可是他吗的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张闿这头猪竟然当着曹嵩老头的面喊陶商叫做大公子!

这尼玛是逼着陶商杀人啊!大公子?陶商麾下的这些人马一看就知道是军中之人,不可能是普通的贼寇,能够有如此老卒的,要么就是徐州的军队,要么就是扬州袁术的军队。袁术麾下掌军的是什么人呢是纪灵是雷簿陈兰等人,他们都是正当壮年,家中子嗣还没后腿长呢,不可能带兵出来的,袁术只有一个儿子,不可能叫大公子的,那就只有陶谦麾下的那些老将了,陶谦麾下有谁呢!丹阳兵的老大陶谦的同乡曹豹,曹豹虽然年岁大了,但是他也只有一个女儿啊!还有就是臧霸了,臧霸最有嫌疑,因为这货曾经就是泰山贼的老大,虽然被招降了,但是在徐州陶谦也管不住他。可是臧霸也一样他有妻子却没有儿子。

那么就只剩下唯一一个选择了那就是徐州牧陶谦的儿子了,徐州牧陶谦有两个儿子,叫大公子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也有可能不对,徐州牧的儿子会这么做嘛?要知道现在曹嵩的儿子曹操正想着怎么师出有名的去打徐州呢!陶谦是不可能这么容易给出把柄的,曹嵩的脸上虽然很是平静,但是他的心中却在思考了也在翻腾了起来“这位山贼大公子,可否放小老儿家小离去呢!”曹嵩在故意混交视听,他故意在大公子前面加上一个山贼就是为了安陶商的心。

陶商虽然是个败家子但不是傻子,他看着曹嵩真的是阴晴不定啊,到底要不要杀了曹嵩呢!曹嵩可是曹操的爹啊!杀了曹嵩那么徐州就和曹操真的结下血海深仇了,可是如果不杀被曹操得知是自己抢了他老爹,还不直接,干,徐州啊!

这么想着陶商心中还是存在着侥幸的,这个曹嵩老头不知道自己是陶谦的大儿子,他只是自己自己是哪一座山的山贼头领的大公子,陶商在自我安慰着,就要挥手放曹嵩离去的时候,张闿这头猪又来了。

“什么山贼大公子,告诉你死老头,这是我们徐州牧陶使君的大公子!”

“我此奥!”张闿神补刀啊,他是不是上辈子和曹嵩有仇啊,打定主意不搞死曹嵩不罢休啊。

曹嵩虽然假装自己耳朵不好没有听到,但是陶商会信吗!这么近的距离,你说你没听到谁会信呢,而且张闿那头猪还那么大声音。

“全部杀了一个不留!”陶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发布下这个命令的,他也知道这一个命令发出了之后徐州和兖州可能就会不死不休了,但是就算放了曹嵩曹操也不会放过徐州的,现在杀了还有可能栽赃一番呢。

陶商一挥手之下,整个曹家队伍一个不留全都被杀了干净。

陶商等人也带着张闿的部曲离开了,陶商一回去他就跪倒在了陶谦的面前,把事情一五一十的交待清楚了,这个事情太大了,陶商根本不敢隐瞒。

陶谦听到第一句的时候就想一把把自己这个大儿子掐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本来曹操就有打徐州的心思,而陶谦呢,却在尽量去避免,他陶谦虽然有盟友袁术,但是这个袁公路也是一头野狼,巴不得看着徐州陷入动乱呢,这样他就可以扑上来咬上几口了。

单挑徐州军队根本打不过老曹啊!陶谦的徐州虽然富裕,但是兵马真的不多,能战的也就是那两万丹阳兵,剩下的比如臧霸,那个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子,表面上是陶谦的麾下,但是陶谦却指挥不动他!

陶谦从自己大儿子陶商口中一五一十的把事情搞清楚了,他也和自己大儿子一样那就能隐瞒能藏多久就多久吧!陶谦还派出了军队把华县附近有嫌疑的人都屠戮了一空,就是为了不流出蛛丝马迹。

不过老曹本来就想打徐州,他才不管你自己老爹到底是在谁的手中,现在老爹又死在了徐州,老曹直接就打着为父报仇的旗号起兵了。

曹军不愧是精锐部曲,三个月直接就从兖州打到了小沛,小沛已经是岌岌可危,可以说哦整个徐州都人心惶惶的,而我们的陶仲德为什么能够占据现在陶商的身体呢,那就是因为原先的陶商公子被老曹活活的给吓死了,老曹的军队打得太快了,手中战将如云,而徐州能够打仗的也就那么几个曹豹这种二流武将已经是徐州最豪华的的阵容了,自然被曹操压着打,曹操给出的口号可是要把徐州牧陶谦千刀万剐,把徐州陶家夷灭三族,徐州的战局又打成那样,再加上老曹为了警告徐州人,可是屠杀了好几座城池啊!

这下子直接把挑起这场战争的陶商公子活生生的给吓死了~!

难后陶仲德就就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之上,不过看样子现任的陶商公子,比之前任也好不到哪去,站在城头之上看着下面的厮杀双腿还在打颤,这不是废话嘛!

同样是二世祖啊,陶仲德在二十一世界哪里看过这样的冷兵器的厮杀啊,刀刀到肉,剑剑出血,现在城下的是徐州大将曹豹在试图冲击一下曹操进攻的节奏,因为徐州军的士气实在太低了,带着五千士卒打开城门就要试图振奋一下士气,曹豹的想法是好的,但是也得看实力啊!五千丹阳兵冲出去了,曹操也没有欺负人也拉出了五千士卒,带头的将领打着的旗号是夏,曹豹统兵还是可以的,但是有一点,他的武艺是真的不怎么样!对面的夏字旗帜的武将带着部曲猛地一冲,曹豹根本就拦不住,丹阳士卒也是这样,中军直接被撕裂了开来,丹阳兵只能各自为战,好在丹阳兵单挑一条龙,打架痞子兵,没有了指挥倒也没有崩溃,只不过是在被压着打罢了。

这里是彭城啊,如果彭城再破了,那么老陶一家真的就无处可跑了,陶仲德真的想骂死自己身体的前任,你做贼寇你找一个软柿子捏啊,你呀搞出这么一个大boss出来不是作死嘛!陶仲德来这个世界才多长时间啊!可能就要英年早逝了,这么想着陶仲德的双腿打抖得更厉害了,连身体都跟着动了起来。

“来人!把大公子给我落下城楼带回去休息!”陶商的动作实在太丢人了,打摆子都有声音了,再这样下去,就真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所以陶谦真的是忍着怒气啊,真的怒其不争啊,让几个士卒把陶商给拖下去了。

刚被两个士卒扶着陶商就承受不住了,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中陶商似乎听到彭城人民还有守军的欢呼,喊着什么刘皇叔来了,刘皇叔来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