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大排档庆功

作者:云吞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见人都跑光了,他们也不唱了,都停了下来,听了一段,嘿,别说,还挺有意思的。笔&趣&阁www.

大叔们都觉得这书听着起劲,只是拉不下面子过去听,一位大叔还在嘴硬,“这说的什么,猴子的故事有什么好听的,怎么能和我们的国粹京剧比,这些人太没眼光,居然不听我们唱。”

“刘叔,反正现在也没人,要不我们过去听听?您给他点评点评。”姑娘姓邹,叫邹依伊,心地十分好,马上找了个台阶给这位大叔下。

“嘿,好,我们听小邹的,这儿听不清楚,我们都过去听听,一会给他点评点评。”这位大叔立马借坡下驴。

等到王凌说到第五回,公园里基本上已经听不到广场舞那劣质音响发出的噪音了。而王凌的讲台前站满了听众。

这些大叔大妈们因为业余生活太无聊,才到公园里跳跳广场舞,找找组织,跳舞之余聊聊八卦。这些无聊的人这下不无聊了,和之前的听众一样,都被西游记这部史诗大作所吸引,也不再抱怨王凌影响她们跳舞健身。

人闲着没事做的时候会感觉时间过得很慢,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一但找到了找做,又会感觉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西游记第六回又说完了,王凌向大家鞠了一躬,三人收拾了一下,准备回家。

“孙猴子大闹天宫,太精彩啦!”

“二郎神三十六变对了孙悟空七十二变,牛啊!”

“后来怎么样了啊?好想知道。”

“完蛋了,今晚我要睡不着觉了。”

“怎么办?谁来救救我吧!”

“老师你别走啊,再说一回吧,这才十点呢!”刚才唱京戏的刘大叔也出言挽留。

“刘叔,老师也要休息呢,咱明天再来听吧。”还是小姑娘比较体贴,迷上西游记的邹伊依也想接着听下去,却不忍让王凌为难。

“咳,大家放心,西游记有一百回,以后我每天都到这公园来说书,每天三回,保证故事越来越精彩。只要大家愿意听,我保证把故事说完,绝不太监。”

大家伙都被他逗笑了,让出一条路给王凌三人离开,相约明晚再见,不少人还跟在他们身后送别,大有十里相送的架式。

王凌回到家打开系统一看,今天居然增加了五百多人气值,不错,再这样发展下去,任务就可以顺利完成了。

此后,王凌每天都带着小强父子到公园说书,听众也是越来越多,大叔大妈们不止自己听,还叫上自己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一起来给王凌捧场。公园里再也听不到广场舞的乐声,王凌说书的位置也移到了公园中间。

邹伊依也每晚必到,她虽然年轻,却是个活泼的姑娘,每天都早早的到公园来等着王凌,王凌一来就凑上前去套近乎,王凌说得口渴了,她就上去递水,见到王凌出汗,她就上去打扇,服务十分到位,俨然是一位铁杆粉丝。

王凌虽然平时有点小猥琐,但他两世为人,却没谈过恋爱,是个初哥,见有美女靠自己这么近就腿发软,刚开始一见伊依走近就涨红了脸。时间一久,两人熟了起来,他才自然了不少。

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孙悟空不再孤单,他有了师傅,有了师弟,师徒四人一起过关斩将,一路降妖伏魔,克服重重难关向西行去,中间有泪、有笑,让听众们随之落泪、欢笑。

不少随父母一起来的孩子们都把自己当成故事里的英雄。

“我是孙悟空,你是八戒,你是悟净,我们要打倒你们这些妖魔鬼怪,看招!”三个小男孩面对着另一群孩子,自来熟的玩在了一起。

“我才不当猪八戒,我才是孙悟空。”

“你们说什么,我才是孙悟空。”三个孩子先是内讧起来。

“你们才妖魔鬼怪呢!你全家都是妖魔鬼怪,你爸爸是蜈蚣精,你妈妈是蜘蛛精,你是蛤蟆精!”

“你是孙悟空,我就是唐僧,我是你师父,快叫声师父听听。”对面的孩子表示不信服。

“我是佛祖,额迷头佛,善哉善哉!猴子,看本佛祖一巴掌镇压你。”王小强也跳了出来。

……

转眼过了一个月,西游的故事也快接近尾声,公园里的听众也增加到近千人,以王凌为中心,里三圈外三圈把他围得是水泄不通。一万人气值早就达成了,只是故事没有说完,系统显示任务还未完成,似乎是系统也讨厌太监,而他也答应大家不会做太监,就一直坚持每晚都来。

书说到最后一回,师徒四人终于取得了真经,得到正果,回归东土大唐。听众们都抱着雷霆般的掌声,久久不息。

大功告功,王保根提出去吃个宵夜,庆祝一下,和他们混得很熟的邹伊依也跟了上来,有美女一起吃饭当然是件好事,让他们的庆功宴增色不少。

四人也不太讲究,在附近找了家大排档,点了些烧烤就吃了起来,又点了箱啤酒,给小强点了份饮料,小强也学大人的样敬了起来,“揍一一,我敬你一杯。”

“说了我不叫揍一一,小屁孩你是不是欠揍?”逗得众人一顿笑。

酒过三巡,小强已经睏了,趴在王保根怀里睡着了。保根就抱着小强也回家去了。

伊依探了探王凌的口风,“王老师,你的西游记太好听了,以后还说别的故事吗?”

“嘿,别叫王老师,叫我王凌就好了,我们这么熟了,叫老师多生份。”已经和美女混熟的王凌,嘴皮子也利索多了。

“故事是有的,还有不少,不过以后可能不在外面摆摊说书了。”

“那太可惜了,你现在粉丝可不老少呢,大家都这么喜欢你说的故事。”伊依自己想听,却不好意思说,只能往听众身上推。

“不在公园说书不代表以后不再说故事,不过在公园说,听到的人太少了。”

“是啊,这么好的故事不能推广出去,让更多的人听到,真是太可惜了!”

“我会把西游记录下来,放到网上让大家听的。”

“你现在知名度还不够,放到网上也不一定有人知道啊!”这是给面子的说法,这厮现在哪是知名度不够,压根就没有知名度,上次卖画事件上了回新闻,没两天就被人淡忘了。

“那怎么办?”王凌挠了挠头。

“好办哪,我是做模特的,平时也拍些广告什么的,认识一些人。这样吧,我明天找关系联系一下京城的广播电台,看能不能请你上电台上说故事,这样听的人就多了,行吗?”伊依自告奋勇要帮忙。

是模特啊,难怪身材这么好,“那真是太好了,先敬你三杯,哥先干为敬,敬模特妹子。”王凌其实酒量一般,但在美女面前怎能认怂,酒到杯干,那叫一个豪爽,占着酒胆开始口花花。

王凌并不在乎去电台说书什么的,他目前只在乎系统任务是否能完成,但妹子这么热情的邀请,自然是不能不给面子的,再说,上电台说书也能大量增加人气值,何乐而不为呢。

伊依妹子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家庭,父亲是演员,妈妈是歌手,虽然都没什么名气,却使她有一个好基因。从小跟着妈妈学唱歌,她爸爸没事就对着她练演技,七八岁时又去学跳舞,到了十一二岁又拜了师,学了两三年的功夫,说是长大要当功夫巨星。艺校毕业后,因为条件非常出色,被人发掘,当了平面模特,还拍了两三支小广告。虽然还没红,却潜力极大,不红只能怪那家发掘她的小公司没什么名气。

“当模特只是暂时的,我的理想可多了,我要当歌手,还要当影后!”又是一杯酒下肚,“目前最大的理想是当个魔术师。”

“魔术师?这个理想很奇怪啊!”

“我学了一年的魔术呢,前阵子网上有个视频,有位街头蒙面魔术大师,那个魔术才叫精彩,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他是怎么变的,那位大师不止魔术变得超好,人品更好,变了一大堆钱来帮助别人,那才是我的偶像。”伊依两手在空中画了个圈,形容好大一堆钱。

“蒙面魔术师?变钱?”不是说的我吧?

“是啊,变了好多钱,后来还有记者去采访那一家人,大家都在猜那位高人是谁?这视频挺火的,你不知道?”

“还真不知道啊!”原来哥又出名了,这阵子忙着说书,都没什么时间上网。

两人又喝了好一会,两人都带着八九分醉意,开始勾肩搭背起来,互相称兄道妹,“伊依妹妹,你太厉害了,我都喝不过你啊,不~喝了,再喝就要吐了~”

“小凌子你谦虚了不是,我看再来一箱都没问题啊。”

“真不喝了,老~板,买~那个买单。”王凌已经喝得有大舌头了,他向老板招了招手,从口袋里掏了一叠皱巴巴的软妹币,也不点,就都塞给了老板,“我送~你回家啊!夜深了~不~安全。”

“什么不安全,我可是学过功夫的,一个打七八个都没问题,还是我来护送你回家。”

“不行~不行!”

“好不好嘛~好哥哥~让我送你回家嘛~”酒喝多了的伊依不自觉地双手勾住王凌的脖子开始发嗲,一对凶器还在他身上不停地蹭啊蹭,电得王凌全身酥麻。

虽然喝得比较醉了,但占便宜的男人本能驱使着他,他一伸手,勾住伊依的小蛮腰,憋了半天,吼出一个字:“走~”

两人就这样拉拉扯扯地往幸福小区走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