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难得糊涂

作者:云吞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正在各大电台为自己的收听率创新低而震惊不已,茫然无头绪的时候,我们的王凌同志还没在床上呼呼大睡,直到一个电话声把他吵醒。笔|趣|阁www。

一看,林曦?这不是那天买自己画的记者吗?什么事找我?该不是要退画吧?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接起了电话,“喂,你好!”

“是王凌老师吗?”

“是啊,林记者找我有事?该不会是要退画吧?货物售出概不退款哦!”

“哪能啊,二十万买您一幅画我还觉得占便宜了呢!是这样的,今天是我大舅生日,我把您的画送了一幅给他,大舅高兴坏了,他非常欣赏你的画,还说你的画绝对不止值二十万,说是我们占了大便宜,他想见一见你,认识一下是哪位青年大画家,顺便请你吃顿饭。”

“见面?吃饭?不用这么客气吧。”

“要的,要的!我大舅是美协的副主席,徐水平徐大师,他在你们画界也很有名的,你应该听说过吧?”

“徐水平?没听说过。”

“……”

“好吧,你就别当他是什么大师,就当是我大舅,赏脸吃个饭呗?”

“行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嗯,有龙虾吃吗?”王凌就喜欢吃这个。

“有的有的,龙虾你想吃几只都行。”

果然是一出手就几十万的土豪啊,这种土豪一定要做朋友。

“那时间地点?”

“今天正好是大舅的生日,他办了个聚会,下午就开始了,吃饭是晚上,地址我一会发短信给你。”

“生日宴啊?我去方便吗?”

“方便的,还请了不少画界的同行呢,你一定早点到啊。”

“好,那我们下午见。”

挂了电话,王凌没有了睡意,他得先把今晚要说的故事录好,不能因为自己吃饭就耽误了广大听众们听故事不是吗。

他花了两个小时,把射雕的故事录到第十回,还好金大师的小说字数都不多,不像网络小说似的动不动几百万字,经过他添油加醋一通改,五回书都录好,再设好自动播放的时间。

搞定了这些,王凌开始准备礼物,人家生日请吃饭,总不好空着手去吧。

送什么呢,我现在穷光蛋一枚,也买不起什么贵重的礼物,听说林曦她大舅是美协的,那就写个字吧,作画太花时间,而且这厮是这懒人,能少花时间就少花。

虽然没有得到过书法技能,但前世的王凌可是一位书法爱好者,各大名家的字帖他都临摹的不错,还参加过全省青少年书法大赛,获得过二等奖。

写个什么字体呢,当然是这个世界没有的字体,这样才能体现出哥的水平嘛。

王羲之?不错,其书法达到了“贵越群品,古今莫二”的高度,被尊为一代“书圣”。但尼玛这个世界居然有王羲之。

颜真卿?柳公权?这个世界是没有,他练楷书时就知道,“以柳体入门,以颜体见功”,但是楷书过于端庄,作为礼物送人太没特点。

怀素的狂草?也不行,太草了,水平差一点的人都看不懂写的什么字,万一林曦他大舅没看懂,那多尴尬。

有了,就他了,字少好写,意义也好,要是她大舅问起自己年纪轻轻,为什么作画水平这么高,就用这字来解释。

他写好了字,上街把他装裱起来,一看时间不早了,就联系了林曦,并按她给的地址找到了她大舅的家。

林曦的大舅果然不愧是大画家,美协的副主席,住的是高档别墅,京西狮子城,按京城这房价,没个几千万是买不起的。

林曦一早等在门口,见着他来,就领着他进了别墅。

别墅后的花园里被布置了一番,摆了许多的桌子,桌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的酒水点心让人自助,看来别墅的主人还挺新潮的,知道与时俱进。

林曦把他带到一位年纪大概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跟前,给他们互相介绍,“舅舅,这位就是王凌王老师,我送你那幅画的作家。”

“王老师,这位是我舅舅,著名的大画家、书法家,美协的副主席徐水平徐大师。”

“你好啊!王大师,欢迎来我的生日趴踢,本想说到酒店去办,可是家里人非要在家办什么趴踢,让你见笑了。”徐大师伸出手和王凌握了握。

“在家办也挺好的,热闹。”

“王大师看起来好年轻啊,小曦今天送给我一幅清溪松荫图,告诉我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画家玩的,我都不敢相信!她又给我看了个视频,就是你现场沙画和作画的那个,那神乎其技的双手持笔作画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徐老师,叫王大师听着别扭啊,您还是叫我小王吧。”

“那好,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小王,你也别叫我徐老师,叫我徐叔叔就好。你能告诉我你的画技是怎么练的吗,我很好奇啊,不止是我,我们画院的各位同事们都很好奇。”

“是啊!我们都很好奇,原是不信,可是有图有真相嘛!”

“小王你谈谈呗,我们大家交流交流。”

徐水平的身边还围着几个人,有他的徒弟,还有其他的画家,书法家,他们也纷纷发问。

就知道你们要问这个,王凌也不正面回答,他拿出自己带来的礼物,递给徐水平,“今天是您的生日,我也不好空手来,就写了一幅字送给您,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礼轻情意重嘛!”

“哦,你还会写字?”

嘿,看这说的,文盲才不会写字呢,王凌一阵腹诽。

“快,搬张桌子来,我要看看字。”徐水平的几个徒弟马上去搬了张桌子过来。

徐水平把字放在桌上,小心翼翼地展开,“好字!”

“这字体从没见过,体势具有隶书之架,楷书之骨,行书之意,小篆之格,狂草之神,好啊,当真是好!”徐水平也是书法家,生平见过不少名家的书法,自己也写过各种字体,但郑板桥独创的六分半书他哪里见过,立马把这字视若珍宝。

“您大家见笑了。”王凌也很得意,郑板桥的字,特别是这幅难得糊涂,他在前世可是下过苦功的,写得是神韵十足。

“不但字好,意更深远。难得糊涂?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放一着,退一步,当下开心,非图后来福报也。”

王凌把下面的小字改了一改,当下安心,改成了当下开心,虽然意境差了一些些,却符合生日的开心场景。

“好一个难得糊涂,小王你这是要我们不深究你的作画技巧,好,就冲你送的这幅字,我就不再问了。”

“谢谢徐叔叔。”

不一会,徐水平的别墅又来了新客人,正是吴鹏佑和小余这一对,他们过来向主人道贺,走近一看,又是王凌,真是冤家路窄啊!

王凌也看到来人,只觉得眼熟,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吴鹏佑向徐水平道了贺,一阵寒暄,又和周围同行们打了招呼。

徐水平给他们介绍,“小王,这是我们美协的会员,吴鹏佑教授。”

“老吴,这可是位青年才俊,天才画家、书法家--王凌,他的画~”

“我认识。”这小子什么时候又变成书法家了?

“你认识?”

“他在潘家园卖画时我也在。本来想买来送给徐副主席,可是这位小王要价太高了。”

“这你就看走眼了,小王的画绝对值这个价,或者说绝对不止这个价,二十万那是占了大便宜了。”徐水平还是很公正的,以他的身份当然不可能嫉妒王凌。

王凌这才想起这两货就是那天要低价买自己画的人,还说了不少难听的话。

“小王,听说你最近到电台去找工作啊?还顺利吗?”自从搅黄了王凌的工作,吴鹏佑很是得意了一阵,今天碰面,就有些得意忘形了,想在王凌面前得瑟一下。

“你怎么知道我去电台找工作?”王凌一脸的疑惑,难不成是你这孙子破坏了我的面试,让人给我难看?我们有这么大仇吗?不就是没有卖你画吗?至于这样对付我吗?

“哦,偶尔撞见的。”

没有证据,王凌也不再多说。

“小王你要找工作?以你的才能还需要找工作?”徐水平大感不可思议。

“现在不找了。”

“那是,以你的水平,办办画展,平时出去表演一下沙画,那不是轻松的很,根本没必要去找什么工作。要是没钱办画展,你可以找我啊,我可以帮你拉赞助。”

徐水平很热情,不止是看在林曦的面子上,主要是因为王凌真的非常有才华,如果是个三流画家他才懒得搭理。

“谢谢徐叔叔,目前我还没有这些打算,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你的。”

“那好吧,你们年青人的世界我不懂,不过我很看好你。”

听着他们的对话,吴鹏佑和小余嫉妒的不行,凭什么要给你办画展,我们也很有才华,为什么不给我们也办个画展,凭什么给你办画展你还不干?这是不是叫做给脸不要脸?你没事还跑去电台面什么试,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