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面试批斗会

作者:云吞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今天又是一个周末,日上三竿,王保根已出门工作,呯呯的敲门声吵醒了正在床上熟睡的王凌,“叔公,快开门哪,我饿了!!”

“哦哦,就来!等会儿。笔·趣·阁www.”王凌勉强自己睁开眼,宿醉让他的头一阵阵的疼。

自己昨天是怎么回来的?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他伸手在床上找他的衣服,摸啊摸,怎么一团软绵绵的,手感不错,是个啥?

“啊~~~什么鬼?”只听一声尖叫,床上蹦起一个人,正是我们伊依同志,昨晚上她坚持要护送王凌回家,然后,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我怎么在这?王凌?”伊依一阵紧张,她拉开薄毯,一看自己还穿着裤子,这才放心下来,然后又一把扯过薄毯,包住自己的上半身。

是的,她喝高了,把这当自己家,脱了上衣,倒头便睡。

王凌抱着头一阵懊悔,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差过了。

“放心,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虽然嘴上让伊依放心,自己的语气中却带着浓浓的希望。

“多好的机会啊!”他小声嘟哝了一句。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帮你找找衣服。”拎起静静躺在一边的罩罩,递给了伊依。

“你转过去!我自己找。”伊依一阵脸红。

王凌不情不愿的慢慢转过身,最后还在用力瞪了几眼伊依,仿佛能看透毯子一般。

等伊依穿好了衣服,王凌指了指门后,“你先躲躲,我把小强支走。”

等伊依在门后躲好,王凌把门开了一条缝,对着小强道:“小强,早啊!”

“什么早啊叔公,都快十点了,我都饿死了。”小强往门缝里看,“刚才是谁啊?俺听到有阿姨的声音~”

“什么阿姨?哪有人?是我的声音。”王凌把门快大了一点,又迅速合上。

“你骗小孩呢吧?”小强斜着眼看王凌,一脸的鄙视。

“你刷牙了吗?”王凌开始使用转移注意力大法。

“刷了。”

“脸洗了吗?”

“洗了。”

“那上了大号没?”

“还没。”

“那还不快去?”

“我上不出来。”

“上不出去可不行,憋久了肚子里会长虫子,一会虫子会从你嘴里爬出来哦。”

“哦。”听说会长虫子,小强吓得立马跑了。

小屁孩就是小屁孩,这么好骗,王凌得意的一笑,还是哥厉害。邹伊依躲在门后笑得直抽抽,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有这么好笑吗?你笑点真低。

“我一会带小强出门,你再偷偷地出门,打枪的不要。”

“什么打枪的不要,你再贫!”作势要打。

伊依虽然现在在模特界工作,却是一位洁身自好的好女孩,这一晚上虽然什么都没有发生,却迅速拉近了他们的距离。

一看手机没电关机了,还不知道爸妈急成什么样,有没有报警。想到这,她心急火燎催着王凌赶快出门。

王保根有给他俩留早餐,王凌却怕把妹子等急了,拉着小强就出了门,“叔公今天带你去吃好吃的。”

“有龙虾吗?”

“有,小龙虾。”

“我不要小龙虾,就要龙虾。”

“你想把叔公吃破产啊?!”

又过了五分钟,确定两人已经走远,伊依才敢出门,还顺走了王凌一份衣服,捂在脸上,这才离开。

王凌带着小强出门吃了早餐,又溜达了一圈,这才回到家,还很大方的打开自己的房门一指,“你看,随便看,是不是没人?”

小强又是一脸的鄙视,不再理他,搬出自己的玩具一边玩着去了。

王凌回到房间,锁好门,打开系统,得到提示任务已完成,又能抽奖了,这一次他的心态好了许多,技多不压身,不管是什么技能,有总比没有强,随便来一个吧。

点开抽奖,一点,转盘呼拉拉一通转,指针停了下来,只有两个字—医圣,好吧,这下哥又要转职当医生啦。

任务:恭喜您获得顶级医学技能,成为医圣,请用该技能治好一位绝症病人。

喝!这个简单,有了这医圣技能,治个绝症还不是手到擒来。回头一想,哎呀我去,哥没有行医执照哇!随便乱治还不给抓进局子里,要是坐上几年牢再出来,黄花菜都凉了。

这个任务只能先耽搁下来,等拿到了行医执照再想办法了。

下午,接到邹伊依电话,一阵寒暄,也不知道她编得什么借口骗过了父母,蒙混过关。伊依告诉他,已经和电台工作的朋友联系过了,让他准备准备,过两天去面试。

看看这办事效率,不愧是睡过一张床的关系,王凌立马给点了个赞。

不就是电台面试吗,对现在的哥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还需要准备?

牛是这么吹的,但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次面试,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这两天时间他又闭关了,窝在家上网找资料,什么毕业生面试五百问,什么首次面试如何着装,什么如何增加竞争力,总之,有关面试的资料都看了个遍,也不管有用没用。

看过资料,他把小强抓来当面试官,自己模拟了一下面试的情景,直到自己自信满满,这才放过小强。

周一,王凌穿上他那件仅有的白衬衫,皮鞋擦得锃亮,挎上个只装着个人简历的公文包就出了门,一路直奔京城广播电台办公大楼。

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吴鹏佑自从报警投诉城管都拿王凌没办法后就放弃了他的跟踪行为,今天他应老同学邀请来帮忙做电台的一个户外活动的美术策划,在大门口,他又见到了让他恨得牙痒痒的王凌。

怎么走到哪都有你啊?

他像做贼似的躲着王凌,到了他的同学办公室。他的同学是京城电台的副台长,两人一通寒暄,吴鹏佑就向他打听王凌,新人面试这种小事副台长哪知道,他打了个电话一问,才知道今天有人来面试。

得,看我不把你给搅黄了,还面试?回去说你的评书去吧。

吴鹏佑心里一发狠,就向他的副台长同学提出要求,要请我做策划,行,我分文不要,只要你打个招呼,让面试官刁难一下王凌,然后再拒绝招收他。

副台长有些为难,又不好拂了老同学的面子,“这人怎么得罪你了,这么整他?”

“这就是个小人,前一阵子使诈,打了我的脸。不让你们招他也是为了你们好,这种人招进来就是个祸害。”他也不敢明说,只能含糊过去。

“好,那我打个电话。”

王凌找了前台,说明是来面试的,等了不一会,下来一位电台的员工,带着王凌找到了面试的房间,敲了敲门,让他进去。

面试官有三人,都坐在桌子后,看起来还颇为正式。

今天是王凌的单独面试,也不需要等,就他一个人。那员工把王凌的简历递给三位考官,三位考官却连看都不看一眼。

他对着三位面试官鞠了一躬,问了声好,便开始自我介绍。

“三位老师好,我叫王凌,毕业于新东方戏剧大学导演专业,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

“应届毕业生?还是导演专业的,我们这是广播电台,招的都是广播播音专业的,你一导演专业的凭什么来电台面试?”一位戴眼睛的中年妇女开始发问,语气刁难。

“我们对外的招聘上个月已经结束了,你找了什么关系来参加这次单独的面试?看来关系很硬啊?”还不等王凌回答上一个问题,又一位考官向他发难。

王凌听到这样的问题,也是一阵火大,他吸了口气,强忍下来,“首先,我虽然是导演专业毕业的,但我有特长,最近一段时间我都在公园里说书,还颇受大家欢迎。一位朋友听了我说的故事,感觉还不错,觉得只是在公园里说,听众太少,可惜了这些故事,她觉得在电台里播我说的故事,能让更多的人能听到。”

“看来你还颇有自信,你要知道,电台里的播音可不是街头说书,我们电台也没有这种说书的环节。”

“我觉得只要故事好听,大可以增加个栏目。”

“是啊,现在的节目大都是和听众的互动的,对播音员的专业知道还有应变能力有很高要求,再说,说书已经落伍了,我们又凭什么相信说书可以增加我们的收听率呢?”

“为你单独开一个栏目?你口气到是不小。不想着怎么适应工作环境,却想着让环境来迁就你。”

“年青人,不要好高骛远,脚踏实地才能有前途。”

三位面试官轮番向王凌展开攻击,似乎不说得他无地自容便不罢休。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的确是很有自信的。”王凌被他们说的心里一阵发虚,难道现在说书真的没有人听了吗?转念又想,不能!要真是没人听,那在公园里又怎么会有那么多听众?总不能是巧合吧?

“好心劝你你还不听!还你有自信,我们对你可没有这么自信!”一位考官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看来你不是我们需要的人才!”一位考官把王凌的简历丢了出去,落在王凌面前。

受到这样的对待,让王凌怒不可遏,他的脸被气的一阵红一阵白,虽然他比较黑,看不大出来脸色,但额头暴出的青筋暴露了他的愤怒。

这哪是面试,分明是批斗会。他弯腰捡起了自己的简历,转身就走,临出门前,他又回过头,“你们会后悔的!!以后就是求我回来我都不来!”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