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浮尸

作者:饼脸猫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笔《趣》阁www.众人听闻便往外走去。

只见远处四个官差用木板抬着什么,上面好像是用白布罩着的,所以也不知道抬的到底是何物。

”何事吵闹?“欧阳徇说道。

”禀大人,在燕子崖底下的湖里打捞到一具浮尸。

”浮尸?“汝嫣只觉嗓子眼一紧,眼睛有点眩晕。

不远处,王礼度带领几个官差已先他们迎上去了。

这王礼度身材被鱼肉美酒以及女人掏得虚胖,这会儿却踉踉跄跄地走得极快,甚至走在了几个官差随从的前面。

眼见抬着木板的四个人已经将木板放下,王礼度由于走得太急,一个没站稳,差点扑在了木板上。

王礼度刚揭开白布的一角,便吓得后退了几度,随后,便朝汝嫣这边走过来。

“陈小姐,还是别看为好,是一具浮尸,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尤其是面部,已经……已经面目全非了!”王礼度用鼻子嗅了嗅自己的手,仿佛,因为用那手揭了白布也会沾染上臭味似的。

汝嫣一行人赶紧走了过去。

这次是欧阳徇走在最前面,看了一眼,便返过来拦住几位姑娘不让她们近前了,“汝嫣,可以肯定不是汝彥,你还是别看了,尸体形状已有些不雅,你还是先回去吧!“

“欧阳兄长,这些年陈家的经历您也看到了,您放心,我再不是将军府那个娇滴滴的大小姐了!“汝嫣情绪有些激动,眼眶湿湿的。

没办法,欧阳徇只得让她过去。

白布已经被王礼度的随从揭开了,露出一具男尸,看来在水里已经泡了很长一段时间,已经开始发胀发肿,面目被利器划得已不可辨。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具尸体确实不是陈汝彦,这具男尸粗壮而肤黑,而陈汝彥与陈汝嫣是同胞兄妹长相非常相似,瘦弱而肤白胜雪,以前常被人取笑长得像“小娘子”,而陈汝嫣较其他女子又多几分男子的英气。

紫风嫌恶心看了一眼便走开了,朦月也背过脸去不敢看,玄霜抱着手臂站在一边,像在看戏。降雪弯下腰去,正要去检验那男尸。

“降雪姑娘,你……”,欧阳徇一声惊呼。他完全也想不到,对于一具尸体,正常的姑娘家应该是害怕厌恶……降雪又是一副斯斯文文,柔柔弱弱的大家闺秀的样子。不料,她竟是如此大胆勇敢。

“不妨,欧阳兄长,我这个师妹是位大夫!”汝嫣解释到。

“没关系的,欧阳大人”,降雪也回过头来笑着对欧阳徇说。

“原来如此,女大夫,降雪姑娘真是了不得!“欧阳徇口里这么答着,心里却在人、盘算,他这位儿时的小妹,这些到底是去了哪儿,又有什么样的经历。这位看起来柔弱瘦小的降雪姑娘都不是凡物,那么,其他几位姑娘也绝不是等闲之辈。那么,她这位儿时的小妹呢?十年前,听闻她已经重病夭折,然而,十年后,再出现时,感觉如此神秘。

降雪一边检验,一边说:“中年男子,身高八尺左右,肤色黝黑而粗糙,四十岁左右,手有老茧……应该是习武之人,身上多处伤口,死前与人有打斗……“。

然后,她回头疑虑地望着汝嫣,“死后被人抛入水中“。

“为何凶手杀人后,又要将其抛入水中呢?“欧阳徇问。

“肯定是凶手太恨死者,如果不是太恨他,怎么连人死了还要把他的脸划得稀巴烂,划烂之后再抛到水里!“朦月说道。

”朦月,你就别瞎猜了啊,你有没有发现,你每次猜的都是错的?“玄霜嘲笑道。

“又或者凶手只是不想让我们知道死者是死者呢?“,汝嫣若有所思地补充道。

”不想让我们知道死者是死者?“欧阳徇重复道,”这又是为何呢?“

”目前我也不知道!“汝嫣回答。

”看样子情事比我们想的要复杂!“降雪站起来说。

众人纷纷陷入了一阵沉思中。

“欧阳大人……“,王礼度突然凑过来喊了一句,把一群聚精会神的人都吓了一跳。

“王大人,我看你比这尸体更吓人!“玄霜没好气地翻了王礼度一个白眼。

“真是抱歉,玄霜姑娘“,王礼度也不生气,赔着满脸的笑,”我找欧阳大人有点事“。

”好,你先去,我随后就到!“欧阳徇回答。

王礼度便喜滋滋地往自己房间走去。

”我觉得王大人好像一只胖胖的老鼠啊!“朦月望着王礼度的背影有感而发。

”真是的,有什么可喜的,看那德性!“玄霜是向来对王礼度由里往外的讨厌。

王礼度把欧阳徇请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往外小心地察看了一翻,确定无人偷听之后,才把门关了。

欧阳徇有些不解:“王大人,您这是?”

王礼度在欧阳徇对面坐下,“欧阳大人,您看咱们这寻找陈大人也寻了半月之久了,可是,仍然是音讯全无,欧阳大人您与陈大人要好,下官话说直了,您千万别生气哈!”

”王大人,您有话直说无妨!“欧阳徇回答。

”依下官之见,这陈大人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王礼度说完偷偷地看了一眼欧阳徇的脸,很平静,猜不透他到底是怎样想的。

于是,他又试探性地说道:“依下官之见,这案子也该结了!”

“那么,依王大人之见,这案子该如何结?”欧阳徇说话的语气及表情仍是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外面现在不就有现成的一具男尸,只要欧阳大人肯与下官统一口径,把这具尸体上报成陈大人的,天热炎热,尸体会火化,到时刑部也无从查起。假如万一……我是说假如,当然这种情况也不会出现了,假如,陈大人没死,被人给救了,我们也能以当时男尸面部不可辨认,误作为陈大人当作借口,上头也不会怪罪!”

欧阳徇一直沉默不语,王礼度紧张极了,手心都出了汗,死死地盯着欧阳徇的脸。

偏偏欧阳徇还是既无表情又无言语。

许久,欧阳徇似乎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说:“这,不太好吧?”

王礼度终于放松了绷紧的神经,只要欧阳徇有所表示就好办了。显然欧阳徇这句话是带着试探性的,这就说明他并不反对这个主意。

王礼度甚至开始变得有些兴奋:“欧阳大人,这种方法对活人和死人都有好处。对于我们活人,不用天天呆在这个鬼地方搜来搜去,对于陈大人,他是因公殉职,该封的,该赏的,该有的名声,是一点儿也不会少……“。

”王大人,您这个主意还真是好啊!“欧阳徇赞叹到。

”呵呵,过奖,过奖!呵呵,欧阳大人谬赞了!“王礼度高兴得眉开眼笑,口水都差点喷了出来。

“大胆!“欧阳徇突然拍案而起,把正在滔滔不绝的王礼度吓了一大跳,”好你个王礼度,竟然这般大胆,你可知你这样做是欺君之罪?“

”欧阳大人……您您……这是……我……我我……“,王礼度被吓得语无伦次的。

“汝彥一日未找到,我就一直住在这燕子寨,绝不离开。于私,我与汝彥是自幼相识的好兄弟。当初我们一起运银,汝彦遇难,我却无恙而返。现在他生死不明,你就让我弃他而去,你让我欧阳徇往后如何抬得起头?于公,你我都是食朝廷俸禄的官员,都是为天子办事的,现如今却要反过来欺骗天子,这不是大逆不道还是什么?”

欧阳徇这一翻义正言辞吓得王礼度手脚发软,连连求饶。完全看不出王礼度平时温文尔雅,谦逊恭卑,对他这个下级都是十分地尊敬。现如今却……,还真是病猫莫去挠,小心是猛虎。

欧阳徇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正准备离开。

结果王礼度,“扑通”一声双膝跪在了地上,不停地认错告饶“下官知错,下官知错!”

欧阳徇没理他,自走自的。

不想这赖皮的王礼度突然死命地抱住欧阳徇的腿,“欧阳大人,饶命啊!”

欧阳徇自然是知道这王礼度的意思,“放心,我就当从来没有进过王大人的房间。”

王礼度这才放了手,直到欧阳徇走出门去,他的心还是在掂着,放不下来。

良久,他伸出头去看了一下欧阳徇走远了,才敢呼来了官差,让官差把师爷请到他房间来。

师爷听到消息,便急勿勿地朝王礼度房间走来了。

和王礼度一个样,先是东张西望地防偷听,然后,赶紧把门栓上,似乎栓慢了消息长了腿顺着风跑出门去了。

师爷一进门,王礼度便迎了过来:“怎么样?那人在哪里,事情都安顿好了吗?”

师爷的鼠眼焦灼成一团了,“大人,出事了!”

接着,他便凑着王礼度的耳朵一阵耳语。

而这时,王礼度梁上的那位‘梁上君子’——一位身着紫衣的妙龄姑娘正拉着自己的耳朵听。奈何那师爷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距离又远,实在是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两只挨千刀的耗子!”紫风在心里问候了他们的祖宗八百遍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