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县令大人

作者:饼脸猫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水……是水……快来看,是水啊!”前面传来朦月惊喜的叫声。笔|趣|阁www。

“水什么水,朦月你能不能稍微稳重点啊?”是玄霜的声音。

可是朦月可不管,继续喊:“汝嫣姐,你快来看,这下面是水啊!”

从燕子崖往下看,下面迷雾缭绕,可真到了下面,似乎又是另外一番天地。谷底山青水秀,谷里的草木长得格外地葱郁,气温比崖上要低上许多。而燕子崖的正下方则刚好是一湾水潭,这就表示从崖上坠落而下的人,经过崖壁藤蔓的缠绕,牵绊,再坠入这满水的潭中,也就有生还的可能性,这也是玄霜如此惊喜的原因。

汝嫣看见这满潭的水,眉毛也不禁舒展开来一点,“如果说兄长已然遭遇不测,那么,尸首必会浮出水面,早被人发现。现在虽说杳无音讯说不定还是个好消息,兴许刚好有人经过,已将兄长救走。

直至中午,仍是一无所获,崖底气温低,汝嫣身体又比常人要弱,不能留太长的时间。众人只能先返回燕子寨。

当汝嫣她们回到燕子寨的时候,降雪和紫风也已经赶到燕子寨了。二人一齐迎上来还没开口,只见玄霜摇了摇头,便已知事情还没有进展。

而陈伯又恰好收到了镇西将军府的飞鸽传书,他虽未说明是何事,但即是飞鸽传书来的,就算不是十万火急的事儿,却也会是紧要的,又见陈伯神色有几分焦急。于是,汝嫣便让陈伯先回镇西将军府了,有事会飞鸽传书给他。

午后,欧阳徇差人来找汝嫣去正厅,说是兹宁县县令王大人来了。

玄霜知道汝嫣不喜这样的官场应酬场面,便说道:“汝嫣,你要是不想去,打发了便是,理他什么大人,别说是区区一个县令了,就是……”。

“我倒觉得汝嫣还是应该去见一下这个王大人!”降雪说道。

“是啊,素来爵位传男不传女,我虽是将军府中的女儿,现如今也是平民。他是官,我是民,哪有官要见民,民拒见的?”汝嫣说道。

“况且如若不见也弗了欧阳大人的好意,让欧阳大人脸上无光!”降雪补充到。

“正是如此!”汝嫣说。

“好好好,见见见,就不知道你们这些斯文人怎么这么多的顾虑,还是我们江湖人来得爽快直接!”玄霜说。

”玄霜姐,我就是喜欢你的爽快直接!“朦月一直是玄霜的崇拜者。

来到正厅时,只见这兹宁县令王礼度,中等身材,有些发福虚胖。眼睛却是很亮,闪烁着一种狡黠的光,人倒是显得很和气。

倒是王礼度旁边的那个师爷,尖嘴猴腮的,人极为消瘦,一双眼睛却是如老鼠一般,贼溜溜地转来转去,一看就让人讨厌。

汝嫣她们四个刚进正厅时,欧阳徇还未发现,王礼度却是先发现了,似乎他对漂亮的姑娘有一种天生的敏感度。还未等欧阳徇介绍,他便先行几步,迎了上去,眼睛亮晶晶地闪着光。

”老色鬼,哈喇子都要掉出来了!“玄霜没好气地在心里骂道。

王礼度这人说也奇怪,熟稔于官场的种种人情世故,上上下下的光系都混得相当不错,可以说是在官场混得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然而却在这小小的兹宁县做县令一做便做了二十年。

兹宁县在位置上属于连横接纵的交通枢纽之地,许多途经的客商官家都会选择在这里歇脚,转站。但附近缺少途经的河流,常年缺水,因而与邻近几个县城相比,算不得是最富裕最繁华的。

然而,王礼度就是安安心心地在这个并不富裕的县城一呆就是二十年,既不愿意升迁,更不愿意选调。王礼度人脉广,消息灵通,每次听闻上面有要他挪挪地的意思,他便以财物打点,久而久之,便成了兹宁县的土皇帝。

王礼度一口茶下肚,感叹到:”唉,陈大人此次出事本官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啊,是本官没有保护好陈大人!“

同样是觉得自己对此次事件有责任,欧阳徇让人感觉非常诚恳,情真意切。而王礼度却让人感觉虚伪而浮夸。

”大人不必自责,大人当时不在场,又如何能保护得了兄长?“汝嫣知他虚伪,却也不得不做做样子,王礼度其实要的就是这句话。

”那也怪本官当初未再多派些人手随行……“,王礼度仍是不肯放弃装模作样。

汝嫣实在不想接话了,倒是欧阳徇接道:”与王大人无关,是我没有保护好汝彥!“

相对于王礼度而言,欧阳徇的话语愈加显得十分地真切。

”唉……!“王礼度又换了一种方式感叹,”可惜了,陈大人少年得志,翩翩才俊,文武双全,真是天妒英才啊!“

其他人听了十分惊愕,“这王礼度说的是什么话,仿佛已经确定陈汝彥已命归西天了似的?”

“王大人,我提醒你,陈大人只是失踪了,失踪了!”玄霜再也受不了这个王礼度的嘴脸了,她把后面一个失踪了说得特别重,怒气冲冲的。

“是,是,是,是本官口误,是本官口误!”王礼度连连认错。

旁人都不想再理这个人了。

也只有他自己的师爷站出来帮他圆好这件事了,“王大人的意思是,陈大人虽是经了这一劫难,但吉人自有天佑,必定毫发无损地平安归来……平安归来!”

师爷最后一个平安归来说得毫无底气了,因为他发现无人睬他,自个说得也无趣。

堂内陷入一片尴尬的境地。

最后打破尴尬的是紫风,午休刚醒的紫风进来了。照旧是人还未到,声音便响起来了,“哟,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热闹,人真多!”

一进来便看见了身材比旁人都要醒目的王礼度,欧阳徇正要介绍。紫风手一挥,“不用介绍,不用介绍,大名鼎鼎的县令大人谁不认识呢?”

说话间,紫风的手便搭上了王礼度的肩膀,“早就听闻王大人英名,小女子对王大人已是仰慕已久,今日有幸一日,王大人果然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英雄气概……”。

朦月低声对降雪说:“紫风姐又开始编瞎话了!”

降雪只是笑笑,似乎对这种场景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紫风这招果然是老少通杀,王礼度被吹捧得春风得意,表面上故作谦虚回道:“哪里,哪里,姑娘谬赞了!“眼睛却溜溜地在紫风身上打转,恨不得将目光化成手才够用。

玄霜再也看不下去了,毫不客气地骂道:“野猫发情也要注意场合!“

紫风正要发作,却突然意识到这是在大厅,周围全是人。

王礼度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佯装咳嗽了几声,转而对汝嫣说:“陈小姐,你放心,从今天起,由本官亲自坐镇,定能找到陈大人。“

汝嫣回:“有劳大人辛劳费心了!“

当王礼度离开的时候,降雪拉住了紫风问:“以前未曾听说过你去兹宁县,你是何时认识王大人的?“

“就是刚刚认识的啊!“紫风不以为然地回答。

“这都行!“朦月的嘴巴已经惊讶得合不拢了。

“紫风,刚刚那老色鬼趁大家没注意拉着跟你说了什么?“玄霜问。

“哎哟喂,好眼力啊!王大人让我今晚去他房间!”

“你这个死女人已经这么饥渴了吗?口味变得这么重?”玄霜没好气地白了紫风一眼。

“你今晚真的打算去?”降雪关切地问。降雪与紫风差不多同时入的师门,因此关系要更好些。

“紫风姐,你千万不能去啊,那个王大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大色鬼,对你没安好心的!”朦月有些急了。

“不,紫风今晚应该去!“说话的是一直未做声的汝嫣。

其他几个人连同紫风都错愕在那儿了,不过,最后还是降雪反应过来了,“汝嫣,你是说,这个王大人有……”。

话并未说完,欧阳徇刚刚送走王礼度,走了进来,降雪便止了声。

欧阳徇脸上还挂着送王礼度客气赔笑的表情。

玄霜最看不得的就是这种了,“欧阳大人,我真是不明白你了,你说你的官职比那王大人高一截,你用得着这么巴结着他吗?“

说得欧阳徇尴尬得说不出话来,脸上红一块紫一块。

玄霜素来直来直去,从不遮掩给人面子。但是,降雪也觉得这欧阳大人谦虚客气得有点过头了。到了这境地,降雪赶紧解围,

欧阳大人这是为人谦逊礼让,试看当今世道,有些人得点小势便张牙舞爪,人五喝六的,可是,欧阳大人却处处谦逊诚恳,不单是对王大人,就是对我们这些平民女子也是如此,这是最难能可贵了!“

欧阳徇别无他话可说,只是客气道:“姑娘谬赞了,在下当之有愧!“。在心里却非常佩服和感激这个姑娘。

“是啊,欧阳兄长素来是如此谦逊有礼的!“汝嫣也接道。心里却明白欧阳徇为何如此。

大允朝从先皇起就尚武轻文。先皇是大允的开国皇帝,当初立国之初,开开疆辟土,东征西讨的,跟随在他身边的全是一群武将。在先皇眼里,文人都是些”尽知道耍嘴皮子的没用的东西“。因此,彼时,出现了很多年轻世子弃文从武的现象,甚至有人感叹:”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文生“。当今皇帝继位后,这种情况稍微有所改善,但文臣的地位还是比武将要低。

而欧阳徇的父亲欧阳洪冰正好是一位文臣,按资质可以和汝嫣的父亲陈崇明相比,然而,陈崇明加封进爵,闻名天下,到为国捐躯时才三十出头,已是位同三公,名列王候。而欧阳洪冰却一直居于陈崇明的封地做一个三品文绶。虽说是三品,却还比不上武官中的四品。幸得陈崇明一直视欧阳洪冰为好友,在滇西任期,也无人敢轻贱他。

然而,后来不知为何,欧阳洪冰被调离了滇西,还被降了职。此后的日子便不大好过了,一直居于人下,有时候甚至要下一级官员的脸色。因此,欧阳洪冰自己的性格以及欧阳徇的教育导致了欧阳徇如今这种步步为营,如履薄冰的性格。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