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静宁庵内

作者:饼脸猫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一年后。

此时的静宁庵内,寂静如水。略显昏暗的烛火下,大堂之上的那几尊佛像静静地端坐在神龛之上,默默无闻地俯视着堂下那个素衣青丝的俗家女弟子。

这个来自宫里头的‘贵人’女子,此时正端坐在堂下的蒲垫上,一头行云流水般的青丝,随意地绾成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只用一根木制的发簪穿串起来。俗家女弟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置于膝前的木鱼,心中却是如同千丝万缕般理不清。

一年前她跟宇文澈提出要出宫理佛,他答应了,但是要求寺宇要由他来定。而至一年后的今天,她还是想不通,他为何会将她安置在这静宁庵内。先不说别处,就按这京郊来论,寺宇庙堂数以千计。而他,却偏偏将她安置在这毫不起眼的静宁庵内。

果然,天子的心意不是那么好揣测的吧!

算算,孙皇后那边的消息也已经断了两三个月了。然而,就在昨天,孙皇后那边又派人与她接上了头。

而在这次接头中,心细的她,发现了诸多的疑惑与不安。那些事情,表面上合情合理,年似无懈可击,但是,她总觉得,在这种表面的风平浪静下,正隐藏着暗涌翻滚。宫里,此时,又是怎样的一翻景象呢?一切,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着吗?

为此,她不得不向那个向她发号施令的人求证。

那个人的回答是,宫中一切尚在掌控之上。那人让她不必忧心,当前她的任务便是找出他让她找的那个人。

而他让她找的那个人,正是先前她在陈家的祠堂找出的那副画像上的女子。听闻那女子在几十年前便看破红尘,归入佛门,出家的地方正是这京郊之地。这也是她当初向宇文澈请求出宫入庵理佛的缘故之一。

然而,这一年以来,她在暗中几乎查访了京郊所有的庵寺,仍无半点关于女子的消息。如画像上的女子那般的倾世容颜,即使是经过几十年的岁月韶光的洗涤与摧残,怕也是鹤立鸡群,绰绰出众的吧!要在芸芸众生里头,寻出她来,应也不是难事。然而,何故,经过一年的查访,仍不得关于她的一星半点的消息。难道……难道,是先前得知的消息有误。几十年过去了,那女子恐怕早已离开此地了吧?几十年的光阴,是什么都可能发生的,什么变数都可能有的,又或许那人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一年前,她与宇文澈约定好,出宫理佛祈福半年,便回宫,然而,这一年已经过去了,仍不见宫里头传来宇文澈的半点的诣意,抑或是口谕。

那座用黄金打造而成的牢笼,倒是不回也罢,只不过,这毫无半点消息,着实让她有些担心,此时宫里头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此时,不通消息的她,恐怕还被蒙在鼓里头。

她想过要回宫看看,然而,一则是,她有命在身,不能擅自离开。二则是,她是离宫的妃子,宇文澈若是不主动来接她回宫,她如此这般毫无由头地回去,似是不妥。

俗家女弟子这般左思右想着,思绪被拉扯得愈加地杂乱无章,手里头敲木鱼的动作便也愈加地杂乱无章起来。

心烦意乱地,她索性将木鱼放置在了一旁,不再去敲它。如此毫无心绪,毫无诚意地理佛,只怕佛主也会怪罪。

‘唉!’,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此时,大堂的门‘吱悠’一声开了。

一名身形佝偻的老尼,微微颤颤地走了进来。

老尼的背如同老去的拱桥,似是负累过重地被压垮了,只能年年岁岁地向着地面,仿佛永远保持着一个叩拜的姿势。

老尼奋力地抬起头来,望向堂前端坐着的女弟子。略显昏暗的烛火之下,老尼的那张微微抬起的脸,竟如同鬼魅般地可怖。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似是经过了魔鬼般的摧残一般,严格来说,那张脸已经不能称之为‘脸’了。那张脸的五官已经完全扭曲,左眼已经完全毁坏,右眼尚留有一条可视物的缝隙,嘴唇已然与鼻子扭曲到了一起。整个脸上,甚至找不出一块完好的皮肤。

“宁华!”,老尼,低低地唤着俗家女弟子。

那声音经过那张已然歪曲变形的嘴,再发出来时,显得犹为恐怕阴森。

方才出了神的俗家女弟子听得了声音这才回过神来。

“师太!”,俗家女弟子,回了一声,赶紧起身来搀扶老尼。

若是旁的人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里,突然间见了这鬼魅般的容颜,怕是会惊得七魂丢了六魂。她也是过了半年之久,才渐渐地习惯静芸师太的容颜,才不会猛然见时,发怵与愕然。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让这个女人的容颜像是被魔鬼摧毁了一般?

对于入佛门前所发生的一切,静芸师太一直是三缄其口的。只是有一次,师太说过,是被大火焚烧而致,语气却是轻描淡写的,像是在讲述一个他人的故事。

然而,经历过这样的噩梦与不幸,师太到底又是拥有一颗怎样强大的心才能如此淡定与从容,波澜不惊?

然而,这个拥有魔鬼般容貌的老尼,内心却如同菩萨一般的慈善与悲悯。除她之外,庵中的女弟子都是孤儿,几乎都是从呱呱婴孩时便一直由她抚养成人。成人之后,静芸也不干涉女弟子们的去留。是继续留在庵内暮鼓晨钟,青衣古佛,还是选择离去,如普通人一般,赴身红尘,都由女弟子自己的择决。她,从未干涉过。

按静芸的说法是,每个人都有每个的命,每个人的路,不能一概而论,不能过多强求。佛家,讲的便是随缘……

“怎么还没休息呢?”,老尼低低地问道。她本想和善地朝女弟子笑笑的,然而,因大火的焚烧,面部的肌肉已经被绷得如同一张满弓的弦,无法松弛,更无法做出笑的动作来。

然而,女弟子却是懂的。

虽然她与师太只相处了一年。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她比其他所有的师姐妹们都懂得师太的心。仿佛是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如同桥梁一般,将她与师太的心牵扯到了一起。

“心中有些烦闷,睡不着!”,女弟子在静芸面前也不掩藏心中的真实想法。在师太面前,她很安心。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时候,你试着离得远一些,或可看得更清楚一些……也就不再那么疑惑烦恼了!”,静芸轻声道。

见女弟子还是一副愁云满面的模样,静芸温和地将自己的手覆在了女弟子略微冰凉的手上。女弟子微微一震,静芸又裂了裂嘴,当作是在微笑,又道:“昨日想不通的事,今日会想通,今日想不通的事,明日会想通,事情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一切便交给时间吧!既是这样,你又何苦伤神费脑,便只管去歇着吧!”

说完,不等女弟子反应过来,老尼便又蹒跚着离去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