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漂亮的公子

作者:饼脸猫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正当众人吃饭的时候,有人禀报说外面有人自称是玄霜姑娘的朋友。笔~趣~阁www.

“不许放进来!”玄霜一听火冒三丈。

“把他们请进来吧!”汝嫣对那禀报的人说到。

接着又开解玄霜道:“先听听他们的解释嘛,我相信他们一定是事出有因!”

“是啊,说不定其中有什么误会,大家当面说开了便好!”降雪也说。

朦月满嘴里都是饭,还抽空抬起头来说:“是啊,是啊!”

紫风却是一脸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一行人都是江湖人士的打扮。为首的男子,一身翩翩白衣,二十岁左右,身量挺拔,面容俊秀。一双略为上挑的桃花眼煞是引人注意。

“哟,好俏的公子哥啊!”紫风直勾勾地瞧着那年轻的少年,一脸媚态。

连朦月也看呆了,偷偷地对降雪小声说:“这位哥哥长得真好看!”

那少年低着头红着脸朝玄霜走去。

玄霜头也不抬只顾往自己碗里夹菜吃饭。

“玄霜,对不起啊!”少年低声道歉。

玄霜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仍是只顾吃自己的饭。

降雪为了缓解这种尴尬的气氛,连忙站起来招呼说:“各位兄弟大老远跑过来应该还是饿着肚子吧?来人,再准备几张桌子,把饭菜……”。

“都梳妆打扮去了吧?”玄霜正愁气没处撒。

“扑哧”一声,紫风一口饭喷了出来,这话不正是她之前说玄霜的吗,这么快就活学活用了?不过,这公子哥长得比女人还俊俏,要梳妆打扮一翻再出门,她也能原谅。

那少年满脸通红,对降雪回礼道:“多谢姑娘,我们已经吃过了!”

“瞧瞧人家,是吃了饭,再梳妆打扮一翻才出门的!”

“玄霜,别生气了,我们在茶馆被人用迷药放倒了,所以才……”,少年一脸的好脾气。

“迷药?可是劫了你们的财物?”汝嫣急切地问。

“并没有,我们身上的财物分文未少!”

“难道是……”紫风一脸的色迷迷。

然后被玄霜一眼盯过来,把到嘴边的话都给盯回去了。

“你们是第一天出来闯江湖吗?居然这么轻易地就被放倒?”玄霜毫不客气。

“我们原本也是很小心的,连他们端上来的茶都小心地验过,没有问题。可是,问题就出现在包子里面,包子是统一蒸制的,又不是单独卖给我们,所以我们才大意了。”

汝嫣与降雪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感叹到:“看来那人有是备而来的!”

“什么有备而来?”那少年一脸的不解。

“哦,没什么,还没请教公子尊姓大名呢!”

那少年双手一抱拳:“我姓程,单名一个浩字!”

“原来是程公子,你们也是辛苦了,不如先带着你的弟兄们坐下来歇息一会吧!”降雪接话道。

那少年并不敢坐,低着头,用眼睛偷偷地去瞟玄霜。

“玄霜姐!”朦月偷偷地推了推玄霜手肘提醒她。

“要坐就坐呗,看我干嘛!”玄霜仍是没好气。

程浩只得招呼手下一行人一齐坐下了。

这时,被朦月困在陷阱里的官差们也被陈府护院给押回来了。

“小姐,这些人怎么办?”陈伯问。

“放了罢!”汝嫣回答。

“这么轻易就放了啊?那朦月不都白忙活了吗?”紫风有点急了。

“没关系啦,我听汝嫣姐的!”朦月说。

“他们也只是听命于欧阳徇的,况且就算我暂时放了他们,他们今生也再也回不去了,犯了这等事,也只有发配边疆的下场了。”

“他们好惨啊!”朦月难过地说。

“人各有命而已,看开就好!”降雪安慰道。

“是啊,上苍看似不公,却也公平,这世上,又有谁没有受过上苍的摆布与凌虐”,汝嫣似乎有点优伤。

“那么,后院的那人,你准备怎么处置?”降雪问。

“走,我们现在就看看去!”汝嫣挽起降雪的手向后院走去。

“哎,你们要去哪去,怎么不带上我?”紫风问。

“你还是留在这儿陪程公子多喝几杯吧!”汝嫣笑着说。

“带上我好不好,我不会喝酒,在这里只会扫大家的兴!”朦月嘟着嘴恳求说。

“来吧!”降雪朝她招招手。

看着朦月飞奔而去,欢快的身影,紫风都囊了一句,“不公平!”但是,她一眼望去便看见玄霜那张苦瓜脸,再一看就是程浩那张熠熠生辉的脸,两张脸交相辉映,实在有趣,她便又兴致盎然地走了过去。

到了后院的庭中,还没进门,降雪便又问了一遍汝嫣,“你可想好了,这事情一旦做了,便是开弓没了回头箭!”

“想好了!”汝嫣肯定而又坚定。

多年以后,当她经历了那么多的跌宕曲折,生离死别之后,再回首往事的时候,她常常想起这个下午。她的脚还没迈进去,降雪问她可曾想好,而事实证明,这事情果然是做了便是开弓没了回头箭。她不知道如果让她再选一次,她还会不会如当年那般初生牛犊不怕虎,毅然决然地回答,“想好了!”。但是当年彼时,她的确是毫不犹豫。

门“吱悠”一声被推开。三个姑娘缓缓地踏了进去。

“我们这是要去干什么啊?”朦月问。

“嘘!答应我,等会无论怎样,你都不要问,只管按照我说的做就可以了,好吗?”降雪小声地对朦月说。

“好的!”朦月也特别小声地回答。

汝嫣走到自己的床边,把被子枕头都拿开,床里边便露出了一个机关。

“哇!”朦月平时对这些机关之类的最感兴趣了,不想原来汝嫣的床里就有一个,忍不住兴奋地大叫起来。

“嘘!”降雪再一次将食指堵在她的嘴边。

朦月做了一个捂嘴的动作表示道歉。

只见汝嫣轻轻地扭动机关,右边那面挂刀的墙便开了,后面是一间密室。降雪取了烛台,三人便进了密室。

原来是汝嫣那日睡着,总觉得床上有膈人的东西,翻开铺盖一看,便发现了这个机关,想必这房间之前就是胡万住的。狡兔有三窟,胡万给自己挖的窟以防万一,却最终也没用得上,倒是让她们用上了。

进去后,汝嫣就着烛光,扭了里面的一个开关,墙面便又合上了。估计现在如果紫风与玄霜要找她们,掘地三尺也找不着了。刚进来的这个空间并不是很大,紧接着便出现了几级石梯,走了下去,空间开始豁然起来。烛光渐渐地充满这个密室,里面的物景开始变得可辧。

降雪把烛台放在中央的桌子上,便和汝嫣一起走向密室的后角,朦月也赶紧跟了上去。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被五花大绑绑在那儿,嘴里塞着布团,看见她们来了,发出呜呜呜的含糊不清的声音。

男人的身边放了一个木箱,汝嫣没有理睬那男子,只是取了他身旁那只木箱子,打开来,里面的东西用黄色的布包裹着。汝嫣小心地揭开了黄布,原来是一方印,印下压着文书。

“你想好了没有?”汝嫣问。

“呜呜呜……”,男子的反应更激烈了,似乎有很多话要讲。

降雪示意朦月拿出男子嘴里的布。

布被朦月扯了出来,“这些东西是陈大人的,你不要动!”

“陈大人的?我就是陈大人啊!”汝嫣大笑。

朦月虽然非常不解,但是由于一开始便答应了降雪不问的,便也只能强行忍住心中的好奇心。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你不是我的文执吗?现在就帮我拟一份奏本上报朝廷。”

“我是陈大人的文执!”

“对啊,所以你是我的文执我说错了吗?”

“闵殊闵大人看来您的记性不是太好,我这儿倒是有能帮助闵大人恢复记忆的药丸。朦月!”降雪示意朦月。

“哦”,朦月便拿起降雪手中那颗朱红色的药丸塞进了闵殊的口里面,然后再抬起他的下巴,一拍喉咙便吞了下去。

降雪满意地笑了笑,“这是我独家秘制的七魂散。只所以叫七魂散,就是发作的时候痛得你七魂出窍。”

最后四个字,降雪讲得一字一顿,狠劲十足。听得人不禁寒气顿生,完全不像是平时那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降雪。

“妖女,放开我,妖女……”。

“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吧,等会发作时有得你受!”汝嫣说。

果然,不出一盏茶的工夫,药性便发作了,闵殊开始时还能骂骂咧咧,到后面就只能呼天抢地,连连告饶,头上豆大的汗珠子冒了出来。

“这就受不了啦,这七魂散可是一次痛过一次哦!”降雪轻笑道,随后将一颗解药塞进他嘴里,“这颗解药能保你三日安然无恙,当然你出去后也大可以跑,去找别的大夫帮你调制解药。我也大可以放心告诉你,我这解药就是宫里头的御医也无法调制。不信,你大可以一试,不过,当时乱吃解药吃坏了,我可不负责哦!”

那闵殊吃了解药后,立即就止了痛了,只是全身大汗淋漓身子还是比较虚。

汝嫣走过去亲自为闵殊松了绑,“闵大人早早地如此配合,又何必受那么多的苦呢,你也不必担心那么多,我们在江湖上的朋友也不少,真要是哪天东窗事发,朝廷怪罪下来,我们定会动用江湖势力护你与你家人周全的。”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