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闯入者

作者:饼脸猫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转眼之间,悠悠岁月已过去十载。笔~趣~阁www.又是一个大雨倾盆的黑夜。

此刻幽鸣谷的谷主莫长风正在静思堂的正厅闭目打坐,管家莫云突然闯了进来。这莫云年纪与莫长风相仿,都已经是耳顺之年,从小便与莫长风一起长大。所以,莫云的心性莫长风自然是知道的,不是真的有事,莫云不会如此冒失。

“何事如此匆忙?”莫长风抬起眼睛问道。

“谷主,适才大牛在药王丘给龙牙草支茅草篓子的时候,抓住了一个闯入者,神情慌张,从衣饰打扮来看,应该不是附近的山民,看似……”

“这种事情,你就不必来找我了,你自行处置便罢了!”莫长风还没等莫云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并且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可是……可是,那人,却自称是镇西将军府的管家,将军府中出了急事,要找汝嫣姑娘。”

“找汝嫣”,莫长风重复了一遍莫云的话,似乎有点难以致信。

“对,找汝嫣姑娘”,莫云又接着说道,“我本来也打算给他灌一碗无忧汤,然后明天一早差人将他送出谷去了事,可是,这从江湖到朝廷,知道谷主与陈将军有交情的人恐怕一只手也能数得过来,何况咱们与镇西将军府断了联系已经十年了,知道汝嫣姑娘还活着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事关重大,才急着禀告谷主。”

“唉……”,莫长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该来的总归还是会找来,去把人带进来吧!”

莫云答应着,出去了片刻便领进来一位面黑身壮的憨汉,这憨汉便是莫云口中说的大牛。大牛反剪着一男子的双手,押了上来。被押男子低着头,头发已是黑白参半,约摸已是五十出头,衣着不似是平常人家,却是满身污泥,应该是被困在药王丘不少时候才会如此狼狈不堪。

被押着的人正是镇西将军府的管家陈伯。陈伯当年是将军府的护院头领,身手在江湖上虽然不算一等一的高手,却也绝对算中等偏上,然而何故进入了这幽鸣谷便如同瓮中之鳖似的,被药农大牛手到擒来,而毫无招架之力?

原来这幽鸣谷本就是按八卦迷阵建筑,外人若是无人指路都是一进来便成了无头的苍蝇,不辨东西南北。再加之,陈伯误闯进了药王丘的蓝色妖姬片区。这蓝色妖姬本身就有致幻性,闻其气味,便让人四肢无力,浑身如同瘫痪了一般,食之,更会让人精神错乱,不知所以。

也幸亏这陈伯只是闯入了蓝色妖姬的片区,蓝色妖姬虽然使人陷入幻境,但也不致命。这幽鸣谷又号称人间的百草谷,这救人医病的良花益草自然是数以万计,然而,这使人命丧黄泉的毒药也种植了不少。如果闯入毒草的片区,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

这就是幽鸣谷的神秘之处,看似平常的山谷,山谷里走动生活的也只是些退隐的休士,药农,毫无兵甲之迹,甚至连寻常大户人家的看家护院都不曾有。可谁又知道,这幽鸣谷实则处处是机关,处处有陷阱。即使进得来,恐怕也出不去。

再说这陈伯被押上堂来,稍稍恢复了点力气,微微地抬起了头,一见莫长风便如同溺水的人见了救命的稻草一般,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能挣开大牛的拑制,爬到了莫长风的跟前,一把抓住他的裾角,带着哭腔说:

“莫谷主,快,快叫我们家小姐,我们公子出事了……”,话还没说完,陈伯好像是用尽了力气似的,晕了过去。

莫长风接住陈伯下滑的手腕,顺手搭在他脉上,片刻回头对莫云说:

“无妨,连日赶路,辛劳所致,又吸入了蓝色妖姬的气味”

接着,莫长风又对大牛说:“你把他背到偏室的榻上歇息,给他喂一颗唤息丸,不出半柱香的功夫他便会醒的!

大牛答应着便背着陈伯进了偏室。

莫长风目送大牛进了偏室,又转过身来对莫云说:

“你去把汝嫣叫来吧!“

莫云应声正要踏门而去。

“慢着……”

莫云怔在门口很是纳闷,镇西将军府要不是出了翻天的大事,这人也不会千里迢迢找到这来,可谷主却还在犹豫,谷主到底在想什么呢?可转念一想,谷主一向是讳莫如深,自有思量,只有他能看穿旁人的思虑,曾未见人瞧得清他的心思。

这么一想,莫云只是安排大牛回去歇息,自己便一言不发地候在门旁。

此时,为难的倒是莫长风了,一向广宇大厦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惊涛骇浪顷刻至而一往如旧的他倒是显得些许不安宁了。

莫长风背着手,在思静堂大厅里慢慢地踱着小方步,旁人看来是谷主是信游漫步,实则此刻莫长风的心中的江海河湖却一点儿也不风平浪静。

莫长风的思绪回到了十年前。

江湖上盛传土匪雨夜血洗了镇西铁将军府。陈夫人也在此次劫难中遇害身亡。明眼人都知这事有蹊跷,久传将军府的护院那都是百里挑一选拔出来的,人称铁桶护院,意如铁桶一般坚不可破,又岂是一班土匪所能攻破的。

而一月这后,镇西将军陈崇明便秘密来到了这里。

陈崇明带来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姑娘,小姑娘数日高烧不退,面色赤红,嘴唇发白。看了数位大夫,仍是无济于事。这个小姑娘就是陈汝嫣。

十年过去了,故友崇明当时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响起——”长风,我深知你的医术一定能救活汝嫣,汝嫣今日交于幽鸣谷便不再是我陈崇明的女儿,而是你莫长风的女儿,成年后便劳烦长风帮她觅一寻常人家出嫁,永远也不要再回镇西将军府。除了几个亲信,我对外都是称小女已病故。长风,喝完这盅,我们恐怕是要下世再一起畅饮了。“

如陈崇明自己所预料一般,三月后,陈崇明战死沙场。

到底要不要让汝嫣知道呢?按理说不应让她知道,然而来人虽未把话全部说完就晕过去了,却必定是镇西将军府是真真地出了生死攸关的大事,不然也不会来找这个连将军府都没几个人知道还存活于世的汝嫣小姐。

莫长风又想起十年前镇西将军陈崇明为国捐躯,而汝嫣那时候刚好被莫长风从活死人状态拉回来不久,为着她的性命打算便将这事瞒了下来,一年之后,见她的身子骨已大有好转,才敢将这事告诉她,可未曾想,她当时的反应之激烈……。

莫长风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唏嘘不已。

此时的静思堂显得沉闷而寂静,莫长风踱了几个来回,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便向偏室走去。

莫云也赶紧跟了上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