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雪狮

作者:饼脸猫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一阵阵寒气从山洞里面传出来。笔《趣》阁www.别说是紫风和玄霜两位姑娘,就是其他几位血气方刚的男人也是不禁打了几个寒颤。而洞口,居然开着几族雪梅,这可是炎热的六月啊!

“见鬼!”,玄霜骂道。

欧阳徇迟疑了片刻,便要进入洞中,却被柱子一把拉住,眼神焦虑地看着他,“公子!”

欧阳徇没有回应,只是也看了柱子一眼便踏入了洞中。

其他人也紧紧跟着进入了。

走了半柱香的功夫,转过几个曲折的拐弯,洞里愈加开阔了起来。大家更为惊叹了,这洞中,居然是一翻冰天雪地的景象。

“等一下!”紫风突然停住了脚步,也示意其他人停下来,“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紫风擅长乔装模仿,除了相貌上的模仿,声音形态也要惟妙惟肖,因此,她对声音比常人都要敏感一些。

“奇怪的声音?”欧阳徇也停了下来,仔细侧着耳朵听,却除了听到洞中冰水从冰岩上滴落的声音外,洞中一片寂然。“我没有听到!”

“嘘!”玄霜深知紫风的听力比常人要灵敏,虽然她自己也没听出什么,但是她还是示意其他人安静下来。

紫风闭着眼睛静静地感受,“是一种动物的低吼声……是从洞口传来的……脚步很轻盈……但是速度很快……好像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

突然,紫风眼睛大睁,“大家快跑……!”

众人一惊,却突然发现前面又分出了两个洞口。

定神之间,那东西一阵旋风似的过来了,却是一头大狮子。这地带居然出现了狮子,不免让人咋舌不已,更惊奇的是这头狮子通体雪白,好似与这冰天雪地的世界融为了一体,是一头巨大的雪狮。只是,它那张开的血盆大口与这静谧的环境才是格格不入。它放口一吼,洞底垂下来的冰条便簌簌地往下掉落。

那几个水师哪里见过这种排场,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胡乱地便朝其中一个洞口逃去。

其它四人便朝另一个洞逃去。

却是不多久的时间,便传来那几个水师的惨叫声和雪狮的怒吼声。

四人心中一惊,不禁加快了脚下奔跑的速度。

突然跑在最前面的柱子停了下来,“别跑了,前面是死路,这个洞只有进口,没有出口!”

紫风差点哭出声来,“这下玩完了,可怜我这副如花似玉的模样,却要死在这个鬼地方,死就算了,一想到那畜生在弄死我的时候还会划烂我的脸我就受不了!”

“命都没了,还要脸呢?”玄霜没好气地说到。

“雪狮杀了几个水师,很快就要朝这个洞来了,我们要赶紧想办法怎样逃身!”欧阳徇提议到。

“哪还有生可逃,只有死路一条,”紫风哭丧着脸,“幸好有玄霜做陪,黄泉路上我也不孤单了!”

“你喜欢男人,有两个俊男作陪你不会孤单的,本姑娘可还不想死,”说着玄霜掏出了腰间的匕首。进入水中带其它的兵器都不太方便,唯有短匕首合适,当初每人带了一把就是以防不测之需。

“现在我们冲出去,也许还有一线希望!”,欧阳说完便往外冲去,柱子紧随其后,紫风与玄霜也赶紧跟上。

只是非常不幸地是,四人还没跑出一半,雪狮便赶到了。

雪狮的嘴边与四爪都沾满了红色的鲜血,张牙舞爪地朝四人扑了过来。

欧阳徇与柱子几乎是同时用力将手中的匕首朝雪狮掷过去,两只匕首不偏不倚地扎在了雪狮的两只眼睛上。瞎了眼的雪狮一下子发了狂,一个扑腾便将欧阳徇与柱子齐齐按倒在地,锋利的爪子很快刺破了二人的皮肉,雪狮张着血盆大口便张口就咬,急得紫风与玄霜二人也是齐齐地甩出了手中的匕首,扎中了,却似乎对狂怒的雪狮起不到很大的作用。

眼看着欧阳徇与柱子就要藏身狮口,雪狮朝二人埋下头去,欧阳徇与柱子二人也是绝望地闭上了双眼,哪知,受伤狂躁的雪狮挨近二人时,却突然住了口,似乎在二人身上嗅着什么。接着却出人意料地放开了二人,朝紫风与玄霜二人扑过来。

紫风见形势不对朝玄霜大喊:“快跑!雪狮不吃男人,只吃女人!”

玄霜也跟在后面,急速地奔跑。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取出了腰间的止息丸朝张大的狮子口里扔去。

雪狮的速度开始减慢了。

玄霜见药起作用了,朝紫风大喊:“快,快朝狮子口里扔止息丸!”

紫风一回头也朝狮口里扔出那颗止息丸。

狮子的速度更慢了,跑了一会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这时,返回的欧阳徇与柱子,脚点洞壁,一个翻身翻到了雪狮的前面,同时朝还未来得及爬起来,大张着口怒吼的狮子掷过去止息丸。

狮子爬起来的身体立马又摔了下去,又爬起来,又摔了下去,如此几次,似乎是用尽了力气,躺在了地上,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四肢摊平,没了动静。

玄霜长长舒了口气,“多亏了降雪的这玩艺儿!”

“难怪降雪姑娘说此药不能续服,原来,服一颗,虽是止了息却还能动,但是继续服用就会真死了!”欧阳徇感叹到。

“为什么雪狮不咬你们?”紫风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柱子回答。

“难道这雪狮是雌狮,不咬男人专咬女人?”紫风喃喃道。

“走吧!”,玄霜拖着紫风就走,“再不走等雪狮醒过来又要可惜你这如花似玉的容颜了!”

“啊?雪狮还没死吗?”紫风一边被拖着走一边问。

四人来到另一个洞口,发现了那几个水师的尸体,简直是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有的尸体被开了膛破了肚,内脏都被拖了出来,有的头都被抓了下来。地上到处是鲜血,碎肉。

“雪狮也咬男人?”紫风在心里想到。

欧阳徇心里却十分难受,人都是他的部下,被他带进来的,而如今……

“公子,别难过了!”柱子安慰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是啊,欧阳大人,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陈大人,我们早一点找到陈大人,陈大人就少一分危险!”紫风也说道。

“厚待他们的家人!”欧阳徇说,“柱子,出去后,这件事你亲自去办!”

“是,公子!”

再说说这湖边的情景,天色已经黑下来了,等在岸上的人见下水的一行人迟迟未回,早已是焦急不堪。

汝嫣后悔不已,她不应该急于要寻找自己的兄长,而让那么多的好友陷入困境,还有可能丢掉性命。随着时间的一点点的过去,也不再是朦月与降雪劝得住的了。

汝嫣只能请来了欧阳徇的下属官,五品参从,王冲王大人过来商议营救计策。现如今这里面也只有王大人的官最大,最能决断了。

王冲四十左右,身量魁梧,脸面呈紫红色,似是喝酒过量所致,声音洪亮。

可哪知这王冲也只是白长了一副八尺好躯干,毫无决断力,任汝嫣说什么,都被他一一否决。显而意见,他并不想做任何营救的决断。当初做下水寻找陈汝彥的决断的是欧阳徇,现在出了事,大可推在欧阳徇身上。他不采取营救措施,充其量只是担了个无所做为的责任,但一旦采取了措施,造成了更多的人员伤亡,那指不定要担多大的责任。

这王冲把汝嫣气得够呛。

降雪也在心里直骂这王冲混蛋,就是这无所作为,混日子的态度让他四十好几了还在年纪轻轻的欧阳徇手下做个五品的参从。

“汝嫣姐,降雪姐,他们不愿意去,那我就一个人去吧!”朦月也被气哭了。

正说着,突然有差人指着水面大声喊:“快看,那里有动静!”

众人朝那个喊叫的差人所指的地方看去,果然漩涡早已消失,归于平静的水面再次漾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紧接着冒出了一个头,两个,三个……。

“是玄霜姐,是玄霜姐和紫风姐她们回来了!”朦月高兴地抱着汝嫣大叫。

汝嫣一看确实是玄霜他们,于是高兴地流出了眼泪。

降雪也走了过来,三人抱着,纷纷掉下了眼泪。

“玄霜姐,紫风姐!”朦月高兴地朝两人奔过去。

然而,玄霜与紫风二人去征征地愣在那里,丝毫没有要迎接她的意思。

欧阳徇与柱子二人也垂着头,神情十分丧气。

朦月走近一看,他们几个还带回来了一样东西。差人们正帮着忙把那东西往岸上拖,那东西,是一具棺木。

汝嫣与降雪也往这边走过来。

经过欧阳徇身边的时候,欧阳徇说了一句,“汝嫣,对不起!”

汝嫣心中升起一种强烈的不安。这种感觉随着一步步地走近更加地强烈,以致于有好几次,如果没有降雪的搀扶她都会摔倒在地上。

棺木已经拖上了岸。

汝嫣在棺木前站定,颤抖着用手抚摸着棺盖。

“打开它!”汝嫣无力地说。

“汝嫣!”降雪试图去安抚她。

“打开它!我让你们打开它!”汝嫣的声音突然变得声嘶力竭,把其它人都吓了一跳。

“玄霜姐,这是怎么了?”朦月带着哭腔问。

玄霜没有回答,只是把朦月拉到了身边,用手拢住她的肩膀。

欧阳徇无声地朝差人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开棺。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