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最后的搜索

作者:饼脸猫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汝嫣一路气喘吁吁地跑回义云堂,见人便问:“欧阳大人在何处,欧阳大人在何处!”

有人回答:“欧阳大人在操练场!”

汝嫣又急忙朝操练场奔去。笔、趣、阁www。

这操练场是胡万在燕子寨的西边辟出了一块场地。据说胡万曾是出身军营,这操练场也是按照朝廷正规军队里的操练场来设置的。难怪,胡万带领下的燕子寨土匪能够在这带的乌合之众中脱颖而出。胡万也因此声名大噪。

操练场上,欧阳徇正在给官差们训着话。有守门的官差过来对他耳语几句,他便让官差们自行训练,大步流星走了出来。见汝嫣站在外面,样子非常焦急。

见到欧阳徇,汝嫣立刻迎了上去:“欧阳兄长,前日那打捞铁匠浮尸的官差何在?”

欧阳徇一头雾水。

“稍后再与欧阳兄长细说,我现在马上要见那打捞浮尸的官差。”

“汝嫣……我……”。

“怎么,那打捞浮尸的官差不在么?”

“倒也不是……”,欧阳徇吞吞吐吐地似乎有话有说,却终究是未说出口,只是唤来身边人让他速速去找前日那打捞出浮尸的官差。

只是一柱香的功夫,那日四个打捞出浮尸的官差便恭恭敬敬地站在了面前。

“那日是谁最先发现浮尸的?“汝嫣问道。

“是我!“,一个二十出头憨憨厚厚的小伙子回答到。

“你是在哪里发现浮尸的,虽为夏季,但是谷底气温低,湖水冰凉,浮尸已开始腐烂,可见死者被害的时间也不会太短,为何官兵连日搜索却未曾发现。“汝嫣问道。

小伙子不明所以,生怕这浮尸案突然和他扯上关系,腿脚吓得发颤:“我……我也……不知道!”

“如实说便是了”,欧阳徇对那官差说。

听了这话,那官差才稍稍放下心来:“那湖里长满水草,岸边又是绿藤缠绕,如果不是走近非常仔细地搜寻,别说是一个人,就是藏三五个人在里面也未必看得出来,当日我……也是跑到湖边……小解……才发现……”。

“欧阳兄长,汝嫣恳请您派人乘小舟环湖清理水草与绿藤,那浮尸被卷入绿藤之中,那么兄长也有可能……”。

“汝嫣,”欧阳徇还未等汝嫣说完便打断了她,”其实有一件事,方才我就想对你讲了,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欧阳兄长可有什么难处?“汝嫣问道。

”唉,是朝廷觉得搜寻的时间够长了,人力物力吃不消,命我今日便整顿好,明日就要离开燕子寨了!”

汝嫣望着她,眼里流出了泪水,“所以,欧阳兄长是要放弃搜寻了是吗?”

“汝嫣,我从未放弃过对汝彥的搜寻,是朝廷,朝廷的决定,朝廷要综合人力物力去考虑……”。

“人力物力个屁”,说话的是玄霜,“人力物力比人命要重是吧?”

原来是四位姑娘许久未见汝嫣回来,便去寻她,听人说她往操练场这边来了,于是也就赶过来了。

“欧阳大人,此事还得慎重考虑,王大人与师爷被害,凶手不明,胡万还消遥法外,大人怎可就打道回府?“降雪说。

“朝廷的命令不可违抗,我是这样安排的,我先回去,向我的上方柳大人禀明这里发生的一切,再恳请柳大人重新命我调查王大人与师爷被害一案。”欧阳徇说。

“那如果那柳大人不让你调查这宗案子,安排了别的人,再把你安排到别处去做别的事呢?”紫风问道。

“那我就称病休假,仍要回到这与大家一起找寻汝彥,即使是赔上我的仕途我也再所不惜。”欧阳徇义正言辞地说道。

“哼,欧阳大人,你不会幼稚到认为就凭我们几个再加上你的那几个家臣就能清掉湖边的水草与绿藤?”紫风有些嘲讽地说到。

“欧阳大人,您一定要想想办法啊!“朦月也焦急道。

“你们都别再为难欧阳兄长了,“汝嫣开口道,”我们都不是朝廷中人,因此不会明白抗命的严重性,欧阳兄长为兄长一事,已然奔波劳碌,尽心尽力了。我们再不可无理取闹连累欧阳兄长。“

“汝嫣……“,欧阳徇没想到汝嫣如此通情达理,对于她的理解欧阳徇心中十分感动,”你放心,我先回去复命,很快就会重新领命回来的,相信我,我是不会丢下这事不管的。“

欧阳徇的话情真意切,汝嫣心中也十分感动,“我相信你,欧阳兄长,这段时间也多亏了您的帮助,不过,汝嫣还是有个不情之请,朝廷既是命欧阳兄长明日启程离开,那么,今日我们还有一日的时间,烦请欧阳兄长派人再去湖边搜寻,重点搜寻水草丰茂与那绿藤缠绕之处。“

“欧阳大人!“其他四位姑娘也双手抱拳齐齐诚恳地请求到。

“你们放心,即使你们不说,我也打算今日亲自去湖边再作最后的搜寻!“欧阳徇回答到。

考虑到谷底寒凉,降雪赶紧让朦月去多拿了几件披风,于是众人便出发了。

一群人来到湖边,欧阳徇亲自带着差人们登船往那水草丰茂与那绿藤缠绕之处搜寻。

“玄霜,你去取一条小船过来,我也想登湖搜寻“,汝嫣说到。

玄霜找来了两条船,她和汝嫣,朦月一条船。而降雪与紫风一条船。

站在岸上感觉不到湖大,船到了湖中才发现湖的宽大,显得船和人是如此渺小,而湖中的水草与湖边的绿藤之多,也让人不禁担忧,这么多的绿丛,别说清理,就是一一找寻过去,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找寻得完。

直至中午,仍是一无所获。除了汝嫣吃不下,其他人都先食用了一些干粮,食完干粮后继续搜寻。

汝嫣的这条船行至湖边那棵大柳树下时,朦月忽然大叫起来:“快看,快看那是什么?“

其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柳树下的绿藤与水草搅在一起的地方包裹着什么东西。

突然,“扑通“一声,其他船上的人纷纷往这边看过来,只见是有人掉进了湖里。掉进湖里的正是汝嫣,刚刚朦月的发现,让她有些心急,一个不小心便掉了进去。

船上的朦月已经吓得哭起来了,玄霜一跃跳入湖中,一手从后面揽着汝嫣的腰身,一手划着水,划到了船边,朦月抹了一把眼泪,赶紧过来拉玄霜。

虽然是正午,但湖水仍是冰凉得很,幸亏玄霜通水性,救得及时,汝嫣只是呛了几口水,并无大碍,但却浑身冷得直发抖。玄霜与朦月赶紧一齐速速划浆,把船划到了岸边,扶汝嫣上了岸,再赶紧升起一堆火,给她用披风紧紧地裹起来。

欧阳徇也过来了,一边命人去刚刚朦月发现异物的地方搜寻,一边命人取来了单架要抬汝嫣上燕子寨休息。

“不!“汝嫣反应非常激烈,一把推开朦月的掺扶,微微颤颤地站了起来,”没有找到兄长,我绝不离开!“

众人也知道汝嫣的性格,拗不过她,只能把火烧得再旺些,再给她披了件披风,由朦月陪着坐在岸上等,其他人又返回湖中搜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