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现形

作者:饼脸猫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已是夜半三更,这边的王礼度已经睡下了,窗外突然飘过一个身影,听见门外守门的差人一声大喝:“什么人?”

王礼度睡得极浅,这一声喝把他立马从床上吓了起来,“谁……是谁来了……”。笔《趣》阁www.

只见那黑影从外面绕了一圈,躲过官差的追踪之后,迅速地闪进了王礼度的房间。

”你,你是谁?“王礼度吓得有点哆嗦。

黑影便把脸凑了过来,”王大人记性不行啊,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吗?“

就着外面微弱的光,王礼度终于看清楚了那张脸。那是一张粗犷呈紫红色的脸,嘴部被浓密的胡须包围,除了张口说话时基本看不见他的嘴巴。

“胡万,你好大的胆子,这个时候还敢到这来,你不要命啦?”王礼度显得有些狼狈,外衣未穿,连鞋都没穿。

“我已经把官差全都引开了,王大人不是担心我有没有命,王大人怕是担心我被抓,你就会被我供出来吧?”那胡万步步逼近王礼度,丝毫无惧色。

“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王大人,”胡万故意提高了声音,“别以为师爷死了,你就能抹杀咱们之间多年的友谊。”

“嘘……祖宗耶,你小声点”,王礼度急得差点去捂胡万的嘴了。

“王大人此刻最想做的事就是与在下一刀两断,然后把罪名全都推到我头上吧?“胡万冷笑道说。

“胡说什么,本官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吗?“王礼度显得十分不高兴。

“很好……,那么,王大人为何又要杀师爷灭口呢?杀了师爷,也就没了人证,到时罪名全都在下一个人背,到时候,在下即使有一百张口也没办法说得清了,王大人,您说是还是不是?“

“当然不是,师爷不是我杀的!“王礼度回答。

“王大人,在我面前就不用装了吧?不是你杀的,又会是谁杀的?“

王礼度沉默不语。

“王大人到现在还在抵赖吗,也罢,在下现在本来就是丧家之犬,横竖都是一死,于其到时被大人灭口,还不如自投衙门算了,说不定到时候检举立功还能捡回一条小命呢!”。

“反正师爷不是我杀的,信不信由你,凶手是谁我不能告诉你。”

”王大人,你可要想清楚,咱们现在可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人!“

“不是我不告诉你,是你知道了只有害处没好处!”

“凶手是不是就是这次指使你我劫银的幕后……?”

“你不要再问了,你不要命啦?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会要了你我的性命!”王礼度恶狠狠地打断胡万。

胡万一把抓住王礼度的衣襟,“你不说,他更会要了你我的性命,杀人灭口你难道不懂吗?师爷就是最好的例子!我可不想到时候死了,去见了阎王爷还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杀的!”

王礼度头上豆大的汗开始滴了下来,身体也开始颤抖,但还是闭口不言。

“还是不说是吧?看来你才是不想要命了!”胡万生气地一把把他扔在地上。

“没用的……对方势力很大……我们斗不过他的……”,王礼度瘫在地上,十分地颓废。

“那王大人自求多福吧,在下要逃命去了,如果在下有幸保住小命,每年清明我会给你烧纸的!”说完胡万就毫不犹豫地朝门口走去。

“等一下……凶手是……啊……”,身后传来王礼度倒地的声音。又是一枚飞标插在王礼度的胸前。

“凶手是谁?快说,凶手是谁?“胡万追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凶手蒙……着面,不过……我知道他是……“,王礼度用手指了指上面,”……的人!“

”什么意思,凶手还有其它什么特别的没有?“

“初次见面……见面时……他落了……东西在……在我那。“

“什么东西,东西现在在哪?“

“在………咳咳……”,王礼度似乎有点顺不过气来。

欧阳徇赶紧扶起王礼度的上半身,王礼度突然口吐黑血,四肢抽搐而死了。欧阳徇用手指探了一下王礼度的鼻子,对随后跟进来的人摇了摇头:“没气了!”

紫风泄气地一把撕掉她脸上那张胡万的脸皮,生气地问朦月:“怎么回事,这么多人都在干嘛去了,玄霜又哪去了,平时不就她最能吗?”

“我……”朦月惭愧地低下了头。

“不能怪朦月,凶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凶手行凶时,我们都没有看到,玄霜功夫好,看到时都来不及了,只能顺势挡了一下凶手的手,不想这标还是扎死了王礼度,现在玄霜去追凶手了。”汝嫣解释到。

“看来这王礼度的背后还是有人!”欧阳徇无奈地放下了王礼度的尸体。

降雪一言不发,走过去仔细检查王礼度的尸体,检查过后,却只是眉头微蹙,但并不言语。

”怎么了?降雪姑娘?“欧阳徇问。

“没什么,就是我们好不容易有点眉目了,结果线索又断在这儿了,真是可惜了!”

”是我们的防护措施还是做得不够周全!“欧阳徇说。

”唉,凶手又比我们快一步!现在也只能看看玄霜有什么收获了!“汝嫣感叹到。

半柱香的功夫,玄霜回来了,手里抱着一套黑色的衣服,后面跟着欧阳徇的家臣柱子。

还没等众人开口,玄霜就摇了摇头:“太快了,柱子帮着追都没追上,追到马棚便只见地上这衣服了。”

“这胡万也太狡猾了吧?”紫风懊恼地说到。

“凶手不是胡万!”汝嫣说道,“凶手是一直和我们住在一起的熟人!”

“啊?”旁人发出一阵惊叹。

玄霜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刚刚跟凶手有短暂的交手,在他逃脱的时候,我抓伤了他的后背。”

柱子摸了一下那身黑色夜行衣,“公子,还是热的,凶手有可能还在这寨子中。“

“没错,如果凶手是熟人,那么,他有身分做掩护,潜伏在寨里,比夜黑风高奔逃也更安全。“降雪分析到。

“来人,“欧阳徇大声地喊道,”给我封锁寨门,从此刻开始,寨里的任何人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得踏出寨门半步,还有,每个人都得去义云堂脱衣检查,柱子你亲自去监检。“

“是,公子!”柱子应声便大步流星去了义云堂。

“那……那女的……女的也要检查啊?”朦月怯生生地问道。

“如果你想要检查也可以去的,本姑娘睡觉去了!”说完紫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汝嫣见再过几个时辰天就要亮了,于是,就先让大家回去睡了。

反倒是她自己,自从得知兄长坠崖的消息后,她就一直没怎么睡,而今夜更是难以入眠。加害兄长的凶手就隐藏在自己的身边,可是,她仍然查不出究竟是谁,凶手总是快她一步,现在事态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而更重要的是,兄长至今仍然是生死不明,毫无消息,这如何让人不心忧着急,如何让人安睡。

她翻了个身,发现睡在自己身边的降雪也还未睡。于是,二人又说了会今晚的案情。

渐渐地,倦意袭来,眼皮开始打起了架。

汝嫣来到湖边,湖面起着水雾,温度照常地低,阵阵寒意四面袭来,汝嫣冷得抱紧自己的双臂。她朝四面望去,水雾太重,看不了太远,只能隐约看到水面在有规律地波动。汝嫣忽然不知道她为何出现在这里,还有就是,降雪,玄霜,紫风,朦月她们呢,她们不是总是和她在一起的吗?

“汝嫣……汝嫣……汝嫣“,有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呼唤她,声音温柔而凄凉。

“谁,是谁在叫我,到底是谁在叫我?”她举目四望,茫然而无助。

“汝嫣……汝嫣……”,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就在,就在身后。

汝嫣回过头,看见了一张——一张熟悉的面孔。对,一张熟悉的面孔,这张面孔,她每天清晨都能在镜子里看到。这张面孔,好似是她自己的。只不过,这张面孔的棱角更为分明,多几分阳刚之气。

“兄长,是你吗?兄长?”,汝嫣喊道。虽然已经十年不见,然而,血脉同源,那种强烈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汝嫣,我好冷,我好冷,我真的好冷!”说话的男子浑身湿淋淋的,面色异常苍白。水不停地从他身上流下来,流下来,源源不断。

“兄长,兄长!”,汝嫣朝男子伸出手去,她想跑过去,抱住他,把全部的温暖都给他。

然而,她却扑了个空,汝彥仍是在她前方的位置呼唤着她。

”兄长,请您告诉我,我要如何才能找到您?“

然而,汝彥如同根本听不见她说的话,转过了身子,朝水雾深处走去,声音却仍在身后飘荡,“我好冷……好冷……好冷“。

汝嫣哭着喊着追了上去,然而身子一空便跌了下去。

“兄长!“,汝嫣一声尖叫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是个梦,她头上的汗如雨滴一样滴落下来,也不知哪里是汗,哪里是泪。

“怎么了,做噩梦了?“降雪跟着坐了起来,用手绢温柔地帮她擦拭着满头的汗水。

汝嫣转过身紧紧地抱着降雪,紧紧地抱着。

降雪环抱着汝嫣,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如同在安慰一个脆弱的婴孩。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