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师爷死了

作者:饼脸猫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朦月,你去把欧阳大人请过来”。笔·趣·阁www.

却还未等朦月起身,欧阳徇急匆匆地赶过来,一进门便大声喊:“汝嫣,汝嫣,我有事要跟你说!“

汝嫣迎了上来:“欧阳兄长来得正好,我正好要让朦月去请兄长,不知兄长要对汝嫣说的是何事?“

欧阳徇眼睛瞟了一眼四周,发现几位姑娘都在。

汝嫣立即会意,解释道:“无妨,都是自家姐妹!“

欧阳徇这才开了口:“我怀疑王礼度与胡万有勾结。“

姑娘们惊讶地互相对了几眼。

“欧阳兄长又是如何得知?“汝嫣追问道。看来,欧阳徇这里有更多的线索。

“首先,从我与汝彥运银出发当日说起,我们是六月十二日天刚亮出发的,出发后王大人派人追上我们说里阳道路塌方,无法通行。事后我派人去调查,里阳确实发生了道路塌方,但是发生在十一日的深夜,试想,里阳距兹宁将近两百里,半日之内,最快的马也未必能把塌方的消息从里阳传至兹宁。且塌方路段距里阳县城有二十里之遥。深更半夜,怎么就如此巧合就有人发现了道路塌方再快马加急告知了王大人了?

“对,且塌方路段距里阳二十里,距兹宁百余里,塌方路段能通行人而不能过车马,此人舍近而求远不把塌方的消息报给里阳县令却告诉了兹宁县令,实在是蹊跷!”汝嫣补充道。

欧阳徇惊讶地看着汝嫣。

“昨天我去了里阳,今天才回来。并且我发现里阳的此路段其实是很难塌方,曾经发生过更大的水患,都安然无恙,显然塌方是人为的”,玄霜解释道。

“欧阳兄长,我们是想到一处了。”汝嫣接着说道。

欧阳徇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且当时有一支商队,载满财物,从里阳塌方处转行燕子寨,走在我们前面,安然无恙地通过了,胡万却单单劫了我们。”

“这点我就不明白了,要知道,官府的防御力比商队要强多得,劫商队比劫官银要容易得多,且劫官银的罪比劫商队要大得多,为何这胡万偏偏,舍易而求难,舍安而求险呢?”降雪不解道。

“这一点,我也一直没想明白,除非王礼度和胡万的目的不在于求财。”汝嫣说到。

“不在于求财?可是,这王礼度和胡万都是视财如命的主啊!”是紫风的声音。

“不管怎么样,王礼度勾结胡万那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昨日汝嫣姐让我去了兹宁县调查王礼度,我发现王礼度的师爷就是他与胡万的联络人“朦月说到。

“我也派人去兹宁县查过王礼度,确实如朦月姑娘所说。兹宁县是要道。因此,每回多少商队,哪家大户人家携带了多少财物,要走哪条道,何时走,都被王礼度让手下的人摸得清清楚楚,然后再让师爷透露给胡万,事成之后再分赃。”欧阳徇接着说到。

“难怪胡万手上的赃物怎么就到了王礼度手上,真是禽兽不如的东西”,紫风想起王礼度送她的手镯与宝钗,便气得想问候他八辈子祖宗。

“哎呀,那你们说,这胡万会不会现在和王礼度还有联系啊?”朦月突然拍腿而起。

“朦月,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聪明了!”玄霜笑呵呵地摸了摸朦月的头说。

“我们看住王礼度,说不定就能顺藤摸瓜找到胡万。”降雪补充到。

“没错,我们还得让王礼度自己说出胡万在哪里”,汝嫣说到。

“王礼度自己怎么会说,除非让紫风去色诱灌醉他。“玄霜又调侃起紫风来。

“要去你自己去,老娘才不想搭理那老东西。“紫风没好气的说。

“照玄霜姐这暴脾气,那王礼度还没说出胡万的下落来就被整死了。“朦月笑道。

“还是朦月了解我!“

“来人啊,来人啊,不得了了,杀人啦,杀人啦!“外面传来响彻整个寨子的呼喊声。

众人惊得急忙跑出去看。

呼喊的不是别人正是王礼度,而被杀的却是——师爷。

师爷死在王礼度的房里,仰躺在桌前的椅子上,面朝窗户,一记飞标中正心脏。师爷的核桃眼瞪得老大,口张得夸张地大。师爷本来就干瘦干瘦的,整张脸本来就那双突出的大核桃眼和那镶了几口金牙的嘴最显眼。现在死了还是这两样让人看了第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

降雪仔细检查了师爷,说:“致命原因就是这记飞标,直中死者心脏。死亡时间应该是一柱香的时间以内,凶手还在这燕子寨“。

“对对对,快抓凶手,来人……来人,快抓凶手,……凶手还没离开……凶手还在燕子寨……还在燕子寨……“,王礼度就跟疯了似的喃喃自语。

“抓什么凶手?“,紫风再也受不了这老头了,”你装什么装啊,你们两个同时在屋里,胡万不杀你,就杀一个小小的师爷,他傻啊?“

玄霜拔下飞标仔细看了看,说:“确实是胡万的梅花标。“

“下一个……下一个就轮到我了……轮到我了……“,王礼度声音颤抖。

“死者的手……手指向窗口“,降雪陷入了沉思。

“难道是熟人所为?“汝嫣猜测到,”可能是师爷看到了凶手的脸。

“熟人?……哈,你个老不死的,还想抵赖是吧,对师爷来说,还有比你更熟的人吗?“索性摊开讲了,紫风对他毫无客气而言。

”也不一定是王大人所为,我们寨里的人师爷都认识,都能称为熟人,所以就连我们也都有嫌疑。“欧阳徇说了句公道话。

“啊,我们也有嫌疑啊,我们刚刚都在一起啊!”朦月非常疑惑。

”对!”王礼度却更加不安起来,“你们都有嫌疑,你们都有可能会杀死我,都有可能……”。

“这老头脑袋吓傻了吧?”是玄霜的声音。

”王大人,您这戏可唱得比京城里的名角还好啊,要不要我们给您鼓掌啊?“紫风仍是怀疑师爷是王礼度杀的。

“紫风,不许胡乱猜测,“汝嫣觉得紫风有些过份了,毕竟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师爷就是王礼度杀的。

“胡说八道,当时本官就坐在师爷对面,又怎会跑到窗外去掷飞标呢?再说,本官不会武功,手无缚鸡之力,又怎么能杀死师爷呢?“王礼度突然又变理智了,分析得头头是道。

“那就是你派人杀的!“紫风喊道。

一旁的朦月小声对玄霜说:“玄霜姐,我怎么觉得紫风姐和王大人死磕上了?“

“你……我……,对了,我为什么要杀师爷啊?“王礼度被气糊涂了,但马上又清醒过来了。

“玄霜,你和紫风去厨房看下晚饭准备好了没有“,汝嫣怕紫风一时冲动,把他们怀疑王礼度与胡万勾结的事给抖出来,到时打草惊蛇。

欧阳徇立刻会意,也连忙拉了王礼度在凳子上坐下来歇休,连连安慰他,“王大人,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姑娘一般见识,我们知道,师爷遇难,您比我们更难过更着急,您放心,本官一定找出真凶,告慰师爷的在天之灵。”

汝嫣与欧阳徇交换了一个眼神,欣赏地点了点头。

“都到这个时候了,汝嫣姐怎么还想着晚饭啊,比我还……“,朦月小声地对降雪说。

玄霜也不可思议地大张着嘴。

只见降雪对她说:“去吧,照汝嫣说的做!“

玄霜只得拉着气鼓鼓的紫风出去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