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夜

作者:饼脸猫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大允二十三年,也就是当今皇帝宇文澈登基的前一年,朝廷的钦天监夜观星象发现西南方有将星坠落,主位星黯淡无光,以致朝臣议论纷纷,举国哗然。笔?趣?阁www。

已是三更夜,人们都在安睡,几道耀眼的闪电划过天际,接着便是雷声轰隆,大雨便倾盆而至了。对于滇西的人们来说,突如而来的大雨已经让他们习以为常。反倒是看门的狗烦躁不安起来,犬吠声此起彼伏,被吵醒的人们翻身骂了狗几句便又进入了梦乡。

几道闪电下来,云熙街上的商铺,街道隐约可见,这时,几十个黑影如同风一般飘了过去。黑影转了个弯,又进入了梦宁街,然后纷纷翻进了梦宁街的镇西将军府。将军府的两名巡夜护院还未来得及呼救便已倒下。

这一夜,镇西将军陈崇明莫名地心神不宁,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听到外面有响动,便起身出门察看,一看,府中护院已经和黑衣人打起来了,便速速返回取刀。

此时将军夫人也醒了,听到外面的嘈杂声,又看到丈夫的行为,大惊:“相公,出了什么事了?”

陈崇明取了佩刀,一把将夫从床上拉了起来,“花园的西北角有片竹林,竹林里的枯井是条暗道,你快带着孩子们从暗道离开,出了暗道自然有人接应你“,随后,他又似喃喃自语道:”他不会放过我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他,他又是谁?”陈夫人不明所以地问道。

陈夫人已然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这一切都让她不解,为何她在府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府里居然有暗道她都不知晓。还有,夫君说的他又是谁。

“你就别问这么多了,赶紧带着孩子们走。”陈崇明的动作最后都变成推了。

大雨中,陈夫人拉着两个八岁左右的孩子急匆匆地朝花园奔去,婢女小香带着雨具在后面跑。她一边跑一边喊夫人拿雨具,可是,夫人跑得太快了,她怎么也赶不上。她不明白夫人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雨,夫人雨具也不带就拉着公子小姐跑,小姐昨天还发着烧呢,也不怕淋坏了两个孩子。

雨越下越凶,几乎是铺天盖地地浇下来了。陈夫人突然就在半路上停了下来,小香一时没止住脚步,撞到了夫人身上。

陈夫人突然夺走小香手上的雨具扔了,然后把公子和小姐推到她面前,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小香的手被夫人抓得吃痛。

“夫人,您怎么了,夫人”小香带着哭腔问。

“香儿,前面的竹林里的枯井,你知道的,你带着公子小姐从那下去,里面有条暗道,你从那出去,出去后会有人接应你。”陈夫人说完就往回跑。

小香吓在那儿了。

“娘亲……娘亲……”,公子和小姐哇哇大哭,呼唤着陈夫人。

陈夫人听到哭声跑了回来,紧紧地抱住两个孩子,也是号淘大哭,分不清哪里是泪水哪里是雨水。

“乖,你们要乖,要听香儿的话,到外面等着爹爹和娘亲,爹爹和娘亲很快就会来找你们。”陈夫人一狠心便推开了孩子们,又往回跑。

”娘亲……娘亲……“,两个稚嫩的声音仍在哭喊。

跑了好远陈夫人还回过头来对两个孩子喊:“听话……不要怕……爹爹和娘亲很快来找你们……要乖……”。

小香带着两个孩子艰难地来到了竹林的枯井边。小香让两个孩子在井边等着,自己去拉井里的绳子。正在这时,突然,“嗖”一道闪光,小香应声而倒,血喷在了两个孩子的脸上。两个孩子吓得呆住了,凶手一身黑衣,手持的长剑正滴着小香的血。血水很快把井周围的雨水的都染红了。

两个孩子当中的女孩事发前正发着烧,这会淋了场大雨,又受到了惊吓,脑袋便昏昏沉沉的了,朦胧中,她看见兄长扑向了那黑衣人,咬住了那人的手,却被那人狠狠地甩在地上,也不知道受伤了没有。

女孩双脚发软,倒在了地上,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爹爹,娘亲”。

黑衣人把她从地上上、抓起来,邪恶地一笑:“等会你就能见到你爹爹娘亲了。”

然后,另一只手捡起了地上的男孩,便往将军府后院奔去。

两个孩子当中的男孩在方才已被黑衣人甩晕过去。女孩,勉强用力地睁开眼睛,发现已来到自家的后院。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地上的雨水全都被染成了红色。爹爹抱着娘亲坐在地上,十分悲恸,娘亲全身都是血,嘴巴微张,雨声太大掩盖了娘亲微弱的声音。

女孩想大声呼喊“爹爹娘亲”,然而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只能发出极其微弱的声音,想跑过去,却丝毫也挣不开黑衣人的钳制。

最终,娘亲颤抖着要是抚摸爹爹的脸的手还是停在了半空,又垂了下去,紧接着,便是爹爹撕心裂肺地喊叫。

“陈将军,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你总不想看到你的两个孩子和你夫人一个下场吧?”黑衣人朝爹爹喊道。

爹爹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把娘亲安放在地上,用刀支撑着自己沉重的身体,巍巍颤颤地站了起来,眼睛死命地盯着黑衣人,那眼睛里燃烧着熊熊大火。

“陈将军不必如此看我,我等也是奉命行事,”黑衣人说道,“现在有两条路,就看将军怎么选择了!”

爹爹突然仰天长笑:“哈哈哈哈……选择……现如今我还有得选吗?……哈哈哈哈……”。声音悲怆而绝望。

“可怜无定河边骨,深闺梦人魂何处。彼岸花为冤灵开,奈何桥边无颜睹。“将军,那与你剪烛夜谈的故人已等候您多时了。”

女孩最后的印像中,挟持她的黑衣人大手一挥,便出现另外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地架住了爹爹,而爹爹也不再反抗,随他们架出了后院。

尔后,她便晕了过去,不醒人事。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